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四章 幾句話的事情而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徐州陶恭祖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由于徐州門戶泰山郡在劉玄德之手,致使我們根本不與其接壤,所以想要借糧也就成了一句空話。”荀彧平靜的說道,“所以我們只能如劉玄德一樣以弱逼強了,我們打這里!”

  曹操盯著地圖上荀彧所指的位置,“袁公路的確是一個好選擇,但是憑我一人之力怕有所不逮!”

  “他劉玄德借的公孫伯圭之力,為何我們不能借劉景升之手完成此事,要知道南陽郡這個富貴之地可是從屬荊州的,而現在劉景升已經完成了對于荊州內部的統治。”荀彧微笑著說道。

  “果真?”曹操驚喜的問道。

  “就算是假的,志才也讓其變成真的,聽聞袁公路打算收孫文臺長子為義子,而以袁公路的義氣,孫伯符的剛烈和劉景升之間必有一戰!”荀彧平緩的語氣說出了當前的形勢,他打算打通和劉表的通道,并且順手將豫州魯國打成飛地,然后發動順手牽羊,錢糧人什么就都拿到手了。

  曹操盯著荀彧手指的蕃縣那個地方,估摸了一下,估計只要三千人就能拿下那座城池,這么干對于豫州來說九成的魯國就沒了!

  眼光順著荀彧的指尖右滑,荀彧最終目標出現徐州出現了,打了魯國瞬間和徐州這個狗大戶接壤了,泰山兵是硬骨頭曹操承認,但是被曹豹帶廢了的丹陽兵,那妥妥的是經驗兵,而且穩穩地兵鋒直指東海。彭城,你陶謙再挪窩也在曹操的劍下!

  “不過同時挑戰徐州豫州兩方有些……”曹孟德思量了良久幾乎已經認可了荀彧的戰略。但是卻又有些猶豫,畢竟徐州再弱也是有兵有糧。至于袁術在董卓倒臺之后更是天下最頂級的勢力。

  “此事倒不用擔心,南陽乃是天下最為富碩的地方,只要劉景升露出一點窺覦之心,袁公路都不會容忍,就算那塊地方隸屬荊州!”荀彧微笑著說道,“至于陶恭祖,若是放在十年前,我必然不敢輕視,但是如今。如若日落西山,已無當初的銳氣,不過予取予求之輩罷了!”

  有了荀彧這番話,曹操不再擔心,他確實非常需要一塊產糧地,沒有那么一塊地方他的心里永遠不會安寧,就算能從別人手上借來糧食,也不會放心,任何一個志在天下的諸侯都不會將自己的命脈放在別人的手上。

  且不說曹孟德這邊已經開始打袁公路的注意。陳曦在回轉奉高的路上已經開始惆悵回到該怎么辦了,官員缺口太大了。

  一百四十萬左右的黃巾,按照漢朝的制度,官員都需要一百四十左右。而小吏至少需要七百,好吧,七百都遠遠不夠。只不過按照陳曦的計算,七百小吏就差不多能勉強運轉青州的農事了。只要不出現太麻煩的問題,整個政務的架子基本算是能運轉了。

  這就是沒有本土世家的壞處。要是有本土世家,只要將人丟到世家掌握的范圍內,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需要管,世家自己就會將其處理好的,比方說甄家那種大世家,你就算是丟進去三十萬流民,他們也會自動規劃好,當然如果一百萬丟下去,甄家也就玩不轉了。

  陳曦率兵回來的時候,是由劉備親自領留守的文武官員來迎接的,給足了陳曦面子,話說一般對于這種事情,陳曦都沒有太大感覺……

  不過最新的消息是,關羽的老婆胡氏在最近得知關羽的消息之后從河東解良帶著兒子關平趕了過來,不過貌似這個和關羽長得非常像的少年有些畏懼他父親的威儀不敢親近關羽,而關羽則完全是因為不說話給他兒子壓力太大。

  看著已經有煉氣成罡程度的關平,陳曦只能說一句這基因真是夠好啊,以后多多鍛煉一下,不說比的上關羽,怎么說也和華雄有一拼吧,這身材,這肌肉,贊一個,誰說劉備沒后援,關平這一個高武力就夠頂曹家夏侯家兩個了。

  對于陳曦這種人來說,肌肉身高打架能力這是天生的,你想多要,除了回爐重造還真沒有別的辦法,至于領兵打仗,測算謀劃這些都可以后天熏陶,雖說比不上天才,但是中人之姿還是可以教育出來的,這一點陳曦很有信心的,嘛,就比方后世大學就可以批量產生中層人才,但是教育出天才就不靠譜了。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雄壯的肌肉,穿著一身單衣叫陳曦、張飛等人叔父,這種強烈的違和感到底是從哪里來的,話說關平貌似十四歲了吧,按照張飛那種吹牛的口氣,十六歲就該帶上戰場了……

  殺了人的關羽逃亡了十四年,現在見到他的兒子關平還是很興奮的,而劉備和張飛、趙云、太史慈也同樣興奮,幾個大光棍對于突然出現的這個侄兒非常有興趣。

  回到奉高,兵馬回營,交接了兵權陳曦猛地感覺到輕松一截,二話沒說直接命人擺車回家,這還是因為不會騎馬,要是會騎馬,陳曦才不會介意縱馬回家。

  至于城中不許縱馬這種事,陳曦可以保證對于他絕對沒有束縛,不過話說陳曦偷偷觀察了幾次,縱馬傷人這種事情貌似沒太大可能,除了年節城中較為擁擠的時候可能會出現,不過話說那個時候只要不是腦殘大概都不會縱馬吧!

結果陳曦還沒回家,車架就被魯肅給攔了,看了看就剩三五步路就到的家門口,陳曦直接沒理魯肅,三過家門而不入那是大禹,他陳曦還做不到那種到了自己門口不進去,幾句話溫情話的事,急什么,結果了少了那幾句話,八年后多了一個兒子,唉  在話說現在泰山郡守是魯肅,他現在就是一個無業游民,出了事也該是魯肅的問題,和他沒有半文錢關系,怕啥?郭嘉,劉曄,魯肅,滿寵,四個都蹲在奉高,就這陣容,有什么真搞不定的!

  正因為有這么一個保證,所以魯肅再鬧,陳曦現在都是堅決不理,捂著耳朵裝不知道就行了,等回家好好溫存一番,洗個澡,睡個覺,明早吃個包子喝點粥,然后優哉游哉的去政務廳交接一下政務,這才是正理,現在這個時候要是聽了,就別想好好休息了,眼不見心不煩,閃了才是王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