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們也去找人支持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洪在正面不太遠的地方布置的近千支援軍直接被華雄一刀驅散,大家都不是傻子,跑得都比兔子快,看到這種不能力敵的角色,沒有必要的話絕對不會死扛。

  華雄行軍的速度雖快,但是畢竟還是數千人一起運動,比不及一人數騎全力以赴傳信的速度。

  華雄才領兵跑到東平的時候,坐鎮山陽的曹操已經得知了最新的情報。

  “唉,劉玄德良臣猛將何其多!沒想到奉貢這種大事都交給華雄,借以此來和陛下打一個照面,洗清華雄身上的污漬,我還以為只是一個禮官去處理此事,沒想到居然是華雄,看來此人志在天下啊!”曹操看完情報之后深深的嘆了口氣。

  自從陳曦大破百萬黃巾,收攏其眾之后,曹孟德就一直呆在山陽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劉玄德是怎么回事,按說泰山的形勢不可能比陳留更好,劉玄德有陶謙支持,他曹孟德也有張邈送糧,怎么越了解越覺得差距大呢?

  于是曹孟德擱置下火并泰山的打算,開始仔細研究泰山,越研究越覺得陳曦的方式很有前途,可問題是泰山的方式就只適合在泰山搞,因為那里沒有世家……

  站在一旁像堵墻的典韋哼哼唧唧沒有說話,但是在這個時候發聲已經足夠說明他的不滿了。

  “惡來啊,你有什么話要說?”曹操聽到典韋哼哼唧唧的聲音就知道典韋在想什么,于是笑了笑問道。

  “典韋自認自己不弱于他華雄,還請主公給我一個機會讓其與我一戰!”典韋一抱拳甕聲甕氣的說道。那一身的肌肉疙瘩仿佛都要將鎧甲擠碎。

  “哈哈哈!”曹孟德大笑,“他劉玄德有關張我手下也有你這等猛將。走,我們去攔住華雄。我也想見識一下子廉說的那個陣法!”

  就在曹操準備帶著自己的護衛典韋去見識一下華雄的時候,荀彧出現了,“主公,雍州鐘繇來報,李榷,郭汜領兵三十萬擊敗呂布,王子師喪身于長安城下。”

  說完荀彧便將傳令的竹簡遞給了曹操,然后曹操越看臉色越陰沉,“賊子安敢如此!”

  暴怒之下直接起身。重重的將書簡砸在幾案上。

  “主公還請息怒,索性天子無事,我們還有時間積蓄實力,搶回天子。”荀彧盡力平靜的說道,天子蒙難對于荀彧這種人來說,簡直無法接受。

  曹操嘆了口氣,原本打算去堵華雄的想法也熄滅了,“文若,我們的糧食可還足夠?”

  “僅余一月之糧。再加之之前黃巾作亂,我們去年開墾的田地基本已經作廢,而之后夏種我們種子、農具都有相當的空缺,而且就算夏種我們按時種下。距離秋收也還有四個月的時間,最重要的是我們還多了五十多萬的流民。”荀彧無奈地說道,沒糧食始終是一個大問題。

  曹操壓根沒有聽到荀彧的話。他之前的問題只是為了讓荀彧不要將心思放在他的神色上,以免注意到什么。

  曹操現在的心思還放在之前的情報上。司徒王允跳城墻死了,劉協居然在李榷和郭汜的威逼下連一句維護王允的話都不敢說。只能低著頭任由王允失魂落魄的跳下城墻,然后下旨誅殺全家,棄尸荒野。

  曹操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是失望,還是沮喪。

  劉協哪怕說一句維護的話,王允估計都不會后悔自己的選擇,就算是跳城墻也會罵一句李榷郭汜亂臣賊子,他在地下等著什么的話,絕對不會一言不發的跳下城墻!而且此后還會有無數仁人志士踴躍的以死報國,結果劉協屈服了,一句話都不敢說,怕什么?

  李榷和郭汜根本不可能也不敢殺他,天子劉辨死,諸侯伐董,現在得李榷,郭汜根本抵擋不住天下諸侯的聯軍,他們根本不敢真的去傷害劉協,最多是去威逼。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曹孟德的心中浮現出了一句話,然后猛然像是褪去了一層牢籠一般,氣勢恢宏了起來。

  君之視臣如土芥啊……曹孟德嘆了一口氣,一顆種子在心底緩緩的生根。

  “主公!”荀彧微微皺眉道。

  “哈,文若切莫在意,我只是因為這份情報有些感懷罷了,現在我們繼續談一談正事吧,我們的糧食缺口很大嗎?”曹操笑著給荀彧道歉道,一點也不在意自己君主的身份。

  “缺口很大,就算有兗州世家接濟,差的也有些太多,總體來說府庫錢糧不足,正常的方式已經不夠彌補差額,我們只能用其他方式來處理這件事。”荀彧眼中閃過一絲感恩,隨后又平靜了下來,有些時候必須保持足夠的平靜,才能完成謀劃。

  “計將安出?”曹操有些興奮地說道,糧食這個問題是他一直以來的心病,荀彧居然能想出辦法。

  “既然我們兗州糧食不足,那就就食于敵,我們沒糧食,但是泰山,徐州,豫州都有糧食!”荀彧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說道。

  “諸侯討董之后,天下勢力可分關西董卓和關東諸侯兩股,不過關東諸侯又因為袁本初和袁公路的原因分成了以冀州和豫州為中心的兩股勢力,而白馬將軍異軍突起,插手其中,這也是為什么之前陳子川以弱勢依舊能兵壓冀州的關鍵,因為他在給袁紹施壓,他在加強自己與術勢力的結合,牽一發而動全身,就此一條他就可以獲得大量的支持,之后就有足夠的時間修生養息!”荀彧緩緩地道出了天下的形勢。

  “而我們現在也必須選擇一個勢力了,之前雖說我們一直和袁本初同路,但是畢竟沒有同盟,這一次我們也加強一下與紹勢力的結合,這天下不僅僅他劉玄德能獲得到別人的支持,有人也想支持我們的!”荀彧面上浮現出一抹溫潤的微笑。

  看到荀彧的笑意,曹操頓時放心了,每一次荀彧流露出笑容的時候,都可以說是局面已定,這一次既然荀彧如此說道,那么也不可能是在開玩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