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一章 從皇宮順來的農學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華雄現在很煩躁,已經有不少人來打他馬匹的注意,最不要臉的是有一個縣令居然以華雄盜馬準備把華雄抓了,這能忍?最后華雄將那個縣令打了一個半死,然后離開了,沒辦法,李儒也警告他盡量不要在兗州殺官,雙方現在最好還是留點情面的好。

  華雄一般聽不進人話,性子耿直,正常能做的就是沖鋒陷陣,不過好在這次有李儒,硬是壓著脾氣沒將那群打馬匹注意的人全部宰掉,要知道這要是按照以前華雄的個性,早就一刀上去了。

  “曲漢謀我警告你,你要是繼續亂跑我就將綁你!”華雄拎著曲奇的衣領,像提小雞一樣往馬車方向走,然后拉開馬車車簾將曲奇丟了進去。

  “喂,子健,那可是一個大穗稻谷啊,讓我摘了啊,我可是戶曹,良種很重要的。”說著曲奇就要沖出去,可惜華雄直接坐在車轅上將他按了進去,這家伙一路上已經收集不少的所謂大穗良種,有一次為了一株成熟的稻穗差點和別人打起來。

  “你有完沒,你已經收集了不少,我們和兗州百姓的沖突有一半都是你私摘稻穗引起的!”華雄憤怒的瞪著這個年紀不大的青年人。

  “誰讓你把我裝麻袋里面帶出來啊,我在上林苑種田種的好好的,你上來就問我會種棉花不,我說會,你就直接將我裝麻袋里了,你知不知道你這屬于威脅官員!”曲奇的嘴皮子也很利索,至少華雄完全不是對手。

  “你說我威脅官員,你還在上林苑種田。那里屬于皇家園林,私墾者死!”華雄嘴硬道。

  “唉”曲奇嘆了口氣。鄙視的神情深深的傷害了華雄,這家伙的神情和語氣永遠足夠將人重創。“去,給我把之前的大稻穗拿過來,我要研究一下。”

  華雄強忍著自己的火氣,他已經被這個自己之前裝麻袋的貨色折騰慘了,對著后面的士卒說道,“給那個人一些錢,稻穗連根拔了!”

  華雄雖說是個莽夫,但是由于李儒的教育還算到位,這家伙對于有能力的文士還是很不錯的。尤其是這位曲奇自稱自己精通農事,上林苑種田已經種出花來了。

  當初華雄獻完貢品,偷偷溜到上林苑準備順點陳曦要的東西,結果殺進去沒多久就看到了一片農田,這田的確長得好,估摸著都能多產一石,就算這地墾的是大畝,這也夠狠了。

  華雄笑瞇瞇的走到在田地里研究的曲奇問道,“先生可知棉花是哪一個?還有種子在哪里?聽說上林苑種的都是奇花異草。怎么種上麥子了。”

  結果曲奇看了一眼華雄隨后一臉的鄙視,“上林苑是種奇花異草的地方,棉花就是那個,種子就在那屋。至于麥子,你難道覺得大畝畝產五石以上的麥子不是奇花異草。”

  華雄嚇了一跳,他也種過田。自然明白一畝地產五石是什么概念,雖說有水土俱佳。但是五石也夠嚇人,按照這么說面前這人是個人物啊!

  想到這一點。華雄不在猶豫,毫不客氣的腆著臉過去問道,“那個先生,您貴姓啊!在下華雄,華子健。”

  “戶曹曲奇,曲漢謀。”曲奇高傲的回答道。

  華雄對于高傲不高傲沒啥感覺,他的習慣就是有能力的人傲氣是應該的,于是繼續搭訕道,“那個曲先生,這麥子的種子還有嗎?可以給我分點嗎?”

  “都在那里,想要就全部拿走。”曲奇對于華雄的低姿態很滿意。

  “不用給先生留點作為種子?”華雄問道。

  “種子什么的,只要我在,能沒有?”曲奇如是說道,然后華雄趁著曲奇得意的時候掏出麻袋,直接從頭兜到腳,給套了一個麻袋背走了,畢竟一個據說什么都會種的文士也不多見,稀有人才打包帶走,這是陳曦在他來的時候給交代的。

  正因為這樣曲奇覺得自己不把華雄往死了使簡直對不起自己被裝麻袋,話說他怎么也是益州曲家的家主啊,雖說家里沒幾個人了,但是怎么說也是源遠流長的世家,否則也沒能力到上林苑混日子的!

  正因為這樣,曲奇一路給華雄搗亂,當然他的搗亂方式就連華雄都沒有辦法發現,人家一個戶曹就是研究糧食的,按人家的說法順手挑選出最好的種子這是職業習慣,拔掉一株秧苗,確定一下土壤肥力什么的華雄完全聽不懂,但是感覺好像非常的厲害,所以只能強忍著頭痛給曲奇擦屁股了!

  不過不得不說曲奇是有些真本事的,雖說對于軍屯民屯什么的不懂,但是人家對于怎么提高糧食產量有著自己的見解,比方說,根據這位的研究發現,種一年黃豆,然后將黃豆稈什么的燒了灑在之前的地里面,第二年種糧食的時候產量會高一些……

  總之這位雖說性格比較惡劣,但是實際能力還是不錯,這也是為什么就連賈詡和李儒都能容忍這位每天添堵的原因,一畝地多產一斗糧食都能活人,何況這位號稱能多產個三五斗,這種人必須容忍。

  華雄一邊強忍著頭昏腦脹的感覺,一邊安撫著曲奇,讓他最近不要再出馬車了,自從那種窺視的感覺出現之后,華雄就緩緩戒備了起來,雖說他不大相信曹操會有膽量劫殺他,但是有些時候不得不防,而就在他安撫曲奇的時候,武者的直覺讓他生出一種危險的感覺。

  隱秘的做了一個動作,整支隊伍緩緩地變換成了一個類似圓陣的防御陣勢,但是華雄很清楚的知道,這可是他在李儒那里學到的唯一一個可以熟練使用的防御陣勢,至于叫什么他也不知道。

  “將軍,我們要殺下去嗎?”曹洪旁邊的一個親衛詢問道。

  “四千多馬匹啊,就這么從我面前過去,不搶了簡直忍受不了。”號稱鐵公雞,吝嗇鬼,未來的要錢太守曹子廉正盯著華雄的馬匹,為了這一票他從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李典,樂進那里每人借了幾百人,訓練了幾天調令一致之后,曹洪終于準備蹲守華雄了。

  夏侯惇,夏侯淵,曹仁這些人每一個都知道曹洪想干什么,甚至于連曹操都知道,但是卻都睜只眼閉只眼,曹操連萬一沒弄好,咬死不承認的打算都做好了,四千匹戰馬啊,沒有駑馬,這對于現在騎兵等于零的曹操來說是多大一筆收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