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下諸侯都存在的隱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果然一路過去未曾有人阻攔,沮授原本就漆黑的臉色已經徹底變得凝重起來。

  到達冀州邊境之后,陳曦將沮授請下車,“沮公見諒,為性命計,曦不得不如此。想必不久之后高元伯就會來此,沮公還請稍候。翼德,你也放了張將軍吧。”

  張頜自從那天被張飛夾在腋下帶出來,就算明知不敵張飛,看向張飛的眼神都有一種憤恨。

  “張翼德,你記得,總有一天我會還回來的!”張頜憤怒地說道。

  “這句話你已經說了很多遍了,臨走的時候不換一句話?翻來覆去的一句話,你不覺得丟人?”張飛一邊掏著耳朵,一邊毫不客氣的鄙視著自己幾百年前的本家。

  張頜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張飛,第一次他感覺相比于統兵,武力也是非常重要的評比,他要達到內氣離體的高度,第一次他這么渴望自己能超越現在的程度,至少那個時候他不會像這一次那樣無力。

  關羽冷冷的回望了一眼張頜,霎時間張頜全身冰寒,那天神一般的刀光現在依舊留在他的心底,沉默的關羽在他的心中遠比張飛更具有威懾性。

  “子義,子龍帶兵殿后!”陳曦無視沮授和張頜的神色,直接對趙云還有太史慈下達命令,他可不想被人襲擊,古代這種傷亡一成就極有可能崩潰的士卒,能給與陳曦的安全感實在不多。

  “喏!”趙云和太史慈大聲吼道,完全沒有顧及沮授和張頜,甚至在沮授看來。這句話實際上就是對他說的,看得出來陳曦和他一樣都不想在這個時候挑起戰爭。只是兩人最大的不同便是陳曦更為年輕,也就更大膽一些。

  “子川。這次你勝了,我且記下,但來日你我再戰,我必不會因為今日你放我而手下留情。”說完一拱手,面色冷厲的說道。

  “呵呵,到時候你也遇不到我了,冀州我不會再來了。”陳曦笑了笑,扭身準備離開。

  望著緩緩退出冀州的泰山各部,張頜一臉的怒火。“郡守,我們不進行追殺嗎?”

  “不了,那些物資換一次教訓,在我看來很值得,而且這一次教訓讓我發現了當前冀州存在這等巨大隱患,陳子川能借著這個隱患順勢而為,直接以一千人完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壯舉,難道不令我們深思嗎?”沮授盯著張頜說道,他已經注意到這次事件之中冀州軍存在的問題了。這些問題要比那些物資重要太多了。

  “冀州的軍政必須改良!不能再像現在這樣了,必要的時候必須要有專權的能力,否則很可能會變成案板上的肉!”沮授強硬的說道,沒有這權利。很可能還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至于袁紹那里如何通過,沮授并沒有思考。他在為冀州的未來思索,并不是為了個人。沮授相信袁紹必定會欣然同意的!

  陳曦在回轉泰山的馬車上也在進行著思考,冀州存在的問題。泰山絕對存在,就算因為現在地盤小,猛將多能將隱患壓制了下去,但是遲早也會暴露出來和冀州相同的問題。

  軍政必須改良,絕對不能出現這種被人耍了猴的狀況,陳曦一想到某一天泰山可能出現之前冀州的那一幕,就覺得丟人丟到姥姥家了,至于劉備那一方面該是如何通過,陳曦勉強想到了應對的辦法,一步一步來吧,總體來說泰山軍隊形勢要比冀州好上不少。

  “千古難求一平衡啊!”陳曦苦笑,就算是特殊時間的獨斷專權也會出現很大的問題,畢竟這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滋養野心的泥土,就算陳曦他自己都不能保證他在一直保持獨斷專權的時候依舊能平復自己的內心。

  對于這一點陳曦很佩服諸葛亮,千年以來,獨斷專權,軍政一把抓,但是卻依舊對于帝王保持恭謹的也就只有他了,這種定力陳曦自認連他自己都做不到,不攸關智慧,也不攸關眼光,權謀自古皆是如此,世上能讓男人越陷越深最后無法自拔,卻又不亦樂乎的游戲只有政治,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數千年不變!

  遠大的志向都沒有辦法阻擋這種侵蝕,白沙在涅與之俱黑不外乎如此,就算心再淡,一旦觸摸也會腐化,這些陳曦很早就知道了,在染缸中還想保持原本的色彩本就是不可能!這也是為什么陳曦在離開奉高的時候直接交接了政權,因為他不想給自己理由,一旦有了第一個理由,之后陳曦都無法篤定自己會拒絕第二次,不想墮落最好的選擇就是不接觸。

  現在的情況卻是因為某些不得不應對的情況,必須在特定情況下給某些人獨斷的權力,而這種權力是最佳滋生野心的方式,但是不給這種權利,在特定的情況下繼續請示就會出現這種冀州耍猴事件。

  “算了,這些事情還是先不要思考了,出了這次事情之后,劉子揚,魯子敬他們肯定也會注意到這一方面,交由他們去處理吧。”陳曦默默地抬頭望著馬車車頂,他已經將他該做的事情做了,隱患也已經給指出了,現在就看是誰去解決這個問題。

  “子仲!”陳曦打開車窗,對著外面騎馬的糜竺叫道。

  “什么事?”糜竺回道。

  “讓你的線報多多關注一下沮公與這次的處理,還有袁紹的反應。”陳曦小聲地說道。

  “子川,你可以動用泰山本身的情報線,為何要用糜家的。”糜竺神情古怪的問道。

  “泰山的情報線,現在正在全力探查兗州還有豫州,不能再給他們加重負擔了,至于冀州的情報,我只是想要一個結果。”陳曦搖了搖頭說道。

  基于之前的隱患,還有沮授的智力,袁紹的心性,陳曦覺得自己可能明白了為什么當初在歷史上袁紹形勢大好的時候,要讓自己三個兒子還有最喜歡的外甥高干各領一州了,不是袁本初腦子有問題,而是相對于三個兒子還有高干各領一州造成的威脅,要遠遠小于交給別的部將領一州之地,軍政一把抓造成的威脅。

  再一想,等到曹魏時期,邊疆一帶實際掌控者貌似都是曹家和夏侯家的嫡系,其他部將不管能力再強,都需要靠邊站,也就是說到了那個階段,所有的諸侯都明白了特定時間獨斷專權的必要性!但是更明白的是其中的危險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