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冀州事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之后陳曦和沮授隨意的聊著一些不關乎軍事局勢的事情,對于陳曦的篤定,沮授總有些難以理解,不過最后他習慣性落到之前思考的那個落點——年少輕狂。

  太陽快下山的時候陳曦望著天邊的云彩笑了笑,他們泰山兵畢竟有城池保護,而外面的軍營就算扎的再好也肯定會有顧及不上的地方,比方說現在。

  “轟隆隆”巨大的雷鳴聲,雷電盤繞在烏云上面,陳曦用一塊烏云推著積雨云往這邊跑,不過推著推著就開始放電,估計還沒推過來就要下暴雨了。

  不過好在陳曦的動作夠快,大雨傾盆而下之前就將那片云拖了過來,然后經典的半邊日頭半邊雨出現了,南皮城西的巨大軍營直接是瓢潑大雨,而整個南皮城只有少量雨滴隨風飄落過來。

  “嘛,這樣你們要偷襲也很麻煩吧,雨夜你們要是還能攻城我佩服你們!”陳曦一臉得色的拍了拍手,戲謔的看著那群在雨幕中慌亂的冀州兵。

  之后果然像陳曦想的一樣,那群軍營里面沒有能驅散積雨云的謀士,陳曦一個人將那片云定在了那里,暴雨下了一夜,南皮城西基本下成澤國,陳曦覺得自己來都沒有可能攻城了,地都成稀泥了……

  太史慈幾乎在第二天天蒙蒙亮就趕了過來,一夜強行軍,雖說有幾十人掉隊了,不過相對于兩萬人的人數來說,陳曦已經很滿意,畢竟這是三國時期。不過民國時期,這些兵已經能稱得上是精悍老兵了。

  “看來我運氣不錯嘛。一路上果然沒有遇到什么倒霉事情,哈哈哈。沮公真夠謹慎了。”陳曦帶著沮授站在南皮的南門一臉笑意的說道。

  沮授聽了陳曦的話臉色黑的和鍋底一樣,這個時候他要是還不知道自己遭了陳曦的算計才怪!

  “好好好,不愧是陳子川,智略無雙,針對著我的心思去謀劃一切!”沮授壓下自己心中的惱意,憤恨的看著陳曦,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對于陳子川了解不深,而陳子川對于自己的性格都會有如此深的認識。

  “說漏嘴了。”陳曦折扇順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面上露出無奈的神色,隨后陳曦思量了一下,對著身后的守衛說道,“看護好沮公,切莫讓沮公出事。”

  說完之后陳曦就朝著城墻下走去,他可沒有呂布那種戰斗力,直接從城墻上跳下去。

  “嘛,子義來得好,先令手下士卒休息一下。飽餐一頓,然后我們再進行搬遷,冀州就這點好,很守規矩的。現在請示袁本初的信件大概已經到了袁本初的手上,不過等袁本初將自己下達命令再送給河間太守之后,我們大概已經快要出邊境了。沒有臨機決斷的權力真慘!”陳曦一邊鄙視袁紹,一邊將自己的思想傳播出去。這一次事件絕對會給劉備一個震撼,臨機決斷必須要有!

  泰山兵的素質只能說一般。有好幾個明明有府庫不搬,偏偏拐到別人家里去了,唉,真叫人無奈。

  “子義,子龍,看住這群人,他們那個還敢鉆到別人家去別客氣,十脊杖,讓他們長點記性,當然女方要是孤寡,軍士愿意迎娶就算了。”陳曦一邊警告趙云,太史慈,一邊示意他們睜只眼閉只眼,只要不太過分隨他去吧,反正我們是來搶糧,搶錢的,勝利者不做點壞事能行?

  陳曦在南皮城南城門樓子上擺了一個幾案——烹茶。和臉黑的和鍋底差不多的沮授吹著北地的涼風,喝著涼茶舒緩心情,名士嘛,要得就是這種千軍萬馬城門過,我自城頭喝涼茶的氣度。

  “陳子川,你夠了吧!南皮城除了世家大戶、普通百姓,整個府庫已經被你搬空了,你還想怎樣嗎!”沮授憤怒的說道,但是卻舍不得撇了手上的白瓷杯。

  “嘛,原本要是時間長一點,我肯定召集百姓,均田地,然后免稅三年,看這多好。”陳曦做在城頭滿不在乎地說道,至于沮授則已經一頭的冷汗了。

  這種手段妥妥的絕戶計,中國古代對于百姓來說只有土地最重要,分到手的土地絕對不會放手,有一片土地對于一個在土里刨食的百姓來說那就是命根子,陳曦這么干的話,整個南皮絕對沒得安寧了!

  “好了,沮公隨我隨我走一趟吧,到了地方我們自然會放您回去,南皮是您的,而且我代表玄德公像您表示誠摯的歉意,而且我們無有一點想要插手冀州的想法,還請沮公給條活路。”陳曦的微笑如同春風一般溫和,但是那話卻一點都沒有誠意。

  車夫駕著馬車帶著陳曦還有沮授,至于張頜則因為想逃跑被張飛打暈現在夾在腋下,準備到和沮授到時候同時釋放,至于高覽則被打暈在地牢里估計沒個半天是不會醒了。

  說實在的陳曦很有勸服這三個人的想法,不過這個時期正處于袁紹的上升期,這三個人絕對不會投降,而又不能殺了或者抓了,否則幾乎就等同于正式介入袁紹和公孫伯圭的戰斗,這和陳曦所想的穩定發展,囤糧屯兵完全是兩個概念,要知道,蝗災旱災已經不遠了。

  一旦這個時候介入袁紹和公孫伯圭的戰爭,那原本高傲的袁本初看形勢不妙,也可能會因此調動自己的盟友一起戰斗,隨之而來戰爭幾乎就等同于中原大戰!

  這對于現在根基薄弱的劉備沒有半文錢的好處,打贏了也殘了,而且好處還會被老大全部吞掉,這么打有什么意思,還不如將戰爭盡可能控制在可掌握的局勢范圍之內,對所有人都有好處,嗯,真的是對所有人有好處的,為天下蒼生計也該控制戰爭。

  看著緩緩行軍的泰山軍,陳曦心情大好,果然征戰這種事情還是不適合他,蹲在家里,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才是他最喜歡的生活,有這么多糧食,再加上陸家四處以書換糧,雖說養活百多萬黃巾夠嗆,但是好在能趕上夏種,扛三個月就差不多了。

  想想未來美好的生活,陳曦面上就浮現了一抹笑意,回去的話就該結婚了,陳蘭啊,也算是有一個妾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