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對著你的優勢下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作者不掙扎了,咱還是更新咱的,其他的與咱無關了……

  關羽看到那道銀藍色的光芒之后直接命人快馬奔赴青州邊境,讓太史慈速速趕來,這是之前陳曦以防萬一的時候安排的事情。

  說實在的不是陳曦不想將兩萬大軍偷偷摸摸的運到冀州,而是沒有那個能力,就算關羽張飛的一千親衛,也都是分幾批化作客商進來的,至于兩萬大軍想要偷偷過境那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就算是起霧招雨,這動靜都太大了。

  南皮城破那么大的動靜,整個南皮大營都能聽到,但是卻沒有一個將士敢于擅自離營,原因很簡單,一個是因為沒有軍令,中低層將領根本沒有資格調動南皮大營的士卒,漢代留傳下來的習慣這個時候依舊保持,只認印綬不認人。

  再一個南皮城丟了,那屬于南皮守將的事情,而南皮大營要是丟了那可真就是整個冀州南部的大事了。

  正因為這樣,現在南皮城和南皮大營出現了一種詭異的平靜,南皮大營明明有三萬精銳老兵,而南皮城只有一千關張趙的親衛,結果雙方都是嚴陣以待,不敢出陣迎敵。

  “哈哈哈,子川,你看南皮大營空有三萬精銳老兵,現在居然只是嚴防死守,不敢出營一戰。”這個時候敢說這種冷笑話的只有張飛了。

  “沮公,你們冀州兵還真是不錯,在形勢不明的情況下依舊能保證之前的規定,雖然刻板,但是想要擊潰也是麻煩。”陳曦理都沒理張飛,扭頭給沮授說道,也算是說給張飛聽。

  “哼,我等為你所俘,形勢不明之下,大軍只有恪守軍規才能免于戰火,我冀州雄兵就算沒有我們三人的指揮,你們要拿下也會損失慘重!”沮授冷冷地說道。

  不過張飛的話對于現在的沮授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消息,只要三萬精銳老兵依仗大營軍陣,在中低層武將的帶領下,嚴防死守,想贏不可能,但絕對是一股足以給青州帶來相當程度損傷的威脅。

  “呵呵,沮公可以安心,若是一塊肥肉,我青州吞了也就吞了,但為了一塊沒有必要的硬骨頭還不必如此。”陳曦打開折扇,緩緩地晃動了兩下說道,“現在還請沮公在此小住一日,子義來后我自然會放沮公離開。”

  另一邊關羽的傳令兵快馬加鞭的奔至青州邊境,而在那里太史慈早已翹首以待,眼見己方傳令兵趕來頓時大喜!

  “形勢如何!”太史慈未等傳令兵下馬,就一馬當先沖了過去,大聲問道。

  “兵出青州,掠南皮!”傳令兵大聲地說道。

  “整軍出發!全速前進,今夜不息,強行軍!”太史慈大吼道,原本一直戒備的軍隊全部起身,拿起之前太史慈命人準備的干糧在各自隊率的帶領下朝著冀州沖去。

  至于原本在沮授傳令警戒的守備部隊,全體嚴防死守,沒有一個出城阻敵,他們的任務是在接受到命令之后再進行阻敵,其他時候守護好各自城池即可,守衛渤海本土的任務,那是南皮大營該做的事情。

  要說沮授的做法并沒有錯,甚至可以說是很好,畢竟每一個縣城的防守力量都不多,與其讓他們阻敵,還不如讓他們依托城墻防守,這樣還能多拖不少時間!

  更重要的一點,泰山若不拔除這些城池,之后一旦敗退,后路被截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所以青州要真打冀州的注意,只有一城一城的攻取,至少要殺出一條安穩的后路,否則,一旦失利,整個軍隊都會有崩潰的危險。

  可太史慈清楚的知道他們這次不是去攻城略地,而純粹是為了在南皮掃一票,就算出了意外,關羽能命傳令兵傳來這種消息那肯定是說南皮已經被襲擊,只要這兩萬人進了南皮,出不出來都無所謂了。

  中心開花的策劃陳曦走前都有想過,他將法正留在歷城就是為了讓法正掐算時間,一旦不妙就通知劉備前來打著會盟的注意強壓冀州,不過那屬于下下之策了。

  不過慶幸的是,一切如陳曦所估計的一般,沮授還是如同歷史上一般長于謀略,謹慎持重,外加以大局為重,結果直接被陳曦狠狠地宰了一頓,不過也是,陳子川的容貌很容易讓人打上年少輕狂,不顧大局的標簽。

  這一次陳曦直接順著沮授的性格狠狠地坑了對方一次,讓你那么謹慎,讓你注重大勢,讓你以為我年少輕狂,我就給你狂,我就是在欺負你,你咬我啊!

  陳曦面上的得意連沮授都能看得出來,但是在見了這一幕之后,沮授反倒放心了,至少陳曦還屬于少年的范圍,要是老成到喜怒不形于色,那么沮授就要思考一下是不是在這里以他的死給田豐、荀湛、許攸他們提個醒,以免小視陳曦到時候導致局面一發不可收拾。

  既然現在陳曦很明顯出現驕傲的神情,沮授就安心了很多,只要還是少年,那就規避不了驕狂,沮授已經打算在此事了后,給陳曦狠刷聲望,刷到譽滿天下,刷到劉玄德忌憚為止!

  沮授就不信在那么高的盛名之下,陳曦能一直保持自己的心態,少年人,一朝得勢,譽滿天下,他就不信到時候悠悠天下之口捧殺不了陳子川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家伙,你不是智計百出嗎,我這次就給你做一個踏腳石,讓你好好顯顯你的智慧,不讓你譽滿天下,我就不叫沮公與!

  陳曦自然不知道沮授已經開始在算計他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亂世不外乎你算計我,我算計你,整個天下局勢都是謀臣們算計出來的結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外乎如此。

  “沮公啊,要不你加入我們吧,我覺得你這個人不錯。”陳曦讓人炒了一個蛋炒飯,給沮授弄了一份,自己也端著一碗,一邊吃一遍有一搭沒一搭的勸服沮授。

  沮授吃著噴香的蛋炒飯,感覺自己以前吃的貌似哪里有問題,而聽到陳曦的話之后,抬起頭來,“不說忠臣不事二主,你陳子川本身就沒有勸我之心吧。”

  “這不是吃飯的時候胡說嗎?其他的時候我自己張口都覺得丟人。”陳曦滿不在乎地說道。

  “既無此心,又明我意,何必如此。”沮授皺著眉頭說道,對于陳曦的話很是不解。

  “這不是拉拉家常嗎?我和沮公又不熟,隨便找點話題而已。”陳曦隨口說著要將沮授氣死的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