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借機生根發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這是要逼死我的節奏嗎?上架改成了下午,我這本書從簽約開始就多災多難啊,不過既然說了凌晨更,那就更吧。

  “怎么樣,只需要一千人就能拿下一座城池,俘虜城池之中最高統帥,兵敗如山倒,城門被破對于守城人員來說意味著什么我想沮公比我更清楚吧。”陳曦一臉的嘲弄,現在的張飛就只有五百人,但是五百不求殺敵,只求擾亂的士卒,而且還是在對方將不知兵,兵不知將,外加城門被破的情況下,破壞力還是很強的。

  “哼,陳子川我承認你的膽量還有智略,但是你也太大意了吧,我河北名將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沮授冷笑著說道,“就算你能一時壓住南皮守衛,但是等儁義和元伯率軍返回,你等眾人徹底就陷入險地!打個商量如何,我放你等離開,你攔住張飛不要讓他大肆破壞!”沮授有些心疼地說道,他已經看到了好幾個黑波了。

  “放心,放心,翼德不會大肆破壞的,畢竟南皮城也是冀州的顏面之一。”陳曦輕笑著說道,沮授頓時松了口氣,要是讓張飛繼續這么下去,南皮損失就大了。

  “不過沮公希翼的張高兩位將軍大概做不到想要的那種事情了。”陳曦打開木質折扇,遮掩住自己輕笑的神情,“南皮大營建的那么醒目,真好啊!”

  話說間城西一道巨大的青光劃過天空,然后大地輕微的震動,陳曦的折扇捂著嘴,雙眼斜視沮授。

  “如何?”陳曦嬉笑道,“不過還請沮公息了挾持我的想法,我可和沮公的自信不同,趙子龍可是一直盯著這里,我保證沮公將切肉的匕首拿出來的瞬間,子龍就能讓您的匕首分成兩半。”

  說完陳曦收了匕首,自有趙云會看守沮授,并不需要他親自動手了。

  很快關羽就帶著自己的五百校刀手壓著張頜高覽等人過來,對著陳曦一拱手,“幸不辱命!”

  “云長,去阻止一下翼德,不要讓他繼續破壞了,我們還要防守一下南皮,時間不需要太長,只要一天即可,而在這段時間冀州其他地方就算反應過來也來不及了,進行本土防御的三位最高統帥都在這里,指揮體系已經崩潰了,不知道子義能快點嗎?”陳曦側身看向關羽一臉平淡地說道。

  “陳子川!”沮授憤怒的叫道。

  “沮公還請收起那副神情吧,既然做出了選擇就要承受后果,自古就是如此,我想沮公大概不是一個不敢承擔責任的人吧。”陳曦平靜說道,至于一旁被關羽封了內氣丟在一邊交由趙云看管的張頜高覽,陳曦也很有興趣,畢竟這也算是兩條大魚。

  “唉,這通訊手段真是垃圾啊,現在子義大概都沒有收到我們這邊的情報吧,雖說我讓他做了準備,但是現在大概還在青冀邊境蹲著吧,真心浪費時間。”陳曦伸了一個懶腰說道。

  “陳子川,你到底想干什么!”沮授憤怒的看著陳曦,他已經從陳曦的話中聽到了,局勢在向他最難以接受的方向滑去,太史慈倘若真的兵出青州,沒有最高統帥的冀州軍絕對會被打爆,渤海郡失落幾乎是定局,然后整個幽州冀州之戰可能徹底改寫!

  “我還想問你沮公與想干什么?”陳曦冷笑著說道。

  “公孫伯圭若是拿下冀州對你有什么好處?”沮授憤怒的看著陳曦。

  “總比袁本初好吧,公孫伯圭與玄德公意氣相投,做個鄰居有保障啊。”陳曦面色嘲諷地說道。

  聽了這話沮授算是長舒了一口氣,陳曦也在提防著公孫伯圭,既然如此就有合作的余地。

  “你想要什么。”沮授冷靜的問道。

  “南皮城我搬走了。”陳曦毫不客氣地說道。

  沮授一哆嗦,這座城花了他多少心血,韓馥的時候他就在修建,現在建好……

  “那就說定了。”陳曦笑著轉身,現在大勢在他,根本不需要和沮授談判,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不過要的再多可能就會觸動沮授的神經了,而且也會讓袁紹原本艱難的防守崩潰掉。

  “云長和子龍率兵防守四門,南皮城有點太大了,這一千人防守起來的確有些難度,不過撐過一天就行了,子義肯定是下了死命令往來趕的,至于渤海郡其他地方,沒有命令大概都只能謹守城防了。”陳曦一臉無奈地說道,不過在趙云看來,卻著實是寫滿了對于冀州的嘲諷。

  “喏!”關羽趙云抱拳道。

  整個冀州世家默默的看著這一幕,全部都沒有動手,只要陳曦不觸動世家的利益,他們不會去管現在的情況,尤其是現在很明顯是陳曦勢大,而他們自己和袁家聯系不深,遭了災的袁家說句不好聽的,和他們沒有半文錢關系,回頭還能嘲諷一下袁家。

  至于張氏在看到現在的形勢更是雙目閃耀著異彩,沮公與在冀州之名人盡皆知,其能力觀這南皮城便可得知,但是現在卻在南皮城中被陳曦反制。

  之前聽聞陳曦掃平百萬黃巾,只覺震撼,卻現在眼前的形勢卻更能讓張氏明白陳曦此人的厲害!

  “宓兒,我們回家,陳子川未必不是一個好選擇,與其押寶別人,我更看好陳子川。”張氏笑著摸了摸甄宓的腦袋,“宓兒想去泰山看看嗎?我們甄家去那里建一個分點如何?”

  “泰山嗎?”甄宓點了點頭,聽說那里是帝王封禪的地方。

  “宓兒快快長大吧。”張氏笑著摸了摸自己女兒的腦袋,“這么小就有人喜歡了。”

  甄宓羞澀的低下頭去,然后又抱住自己的母親,在張氏的懷中蹭了又蹭,“母親,陳子川離開之后,我感覺家里變得和父親在世時一樣了。”

  張氏默然,經歷了這件事后,她才明白當初甄逸的選擇是最正確的,甄家已經過了急于求成的原始積累階段,現在不需要別的,只需要穩扎穩打,甄家的財富遠超正常人的想象,不需要向她之前那樣。

  陳曦不知道甄家在見到現在的這一幕,已經打算直接倒向劉玄德了,他在整個冀州花費的功夫已經不需要再等數年醞釀了,就在這一刻,之前種的那顆種子已經生根發芽了,吸收著甄家對于袁家還有冀州世家的仇恨緩緩生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