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心亂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群號:95010223,請加群。

  在陳曦清醒過來的時候右手已經摸到了小女孩的臉蛋,不由得面色有些羞赧,但是下一瞬間就恢復了平靜,什么時候他也會為女人癡迷了?

  不過既然摸了陳曦也不想表示自己故意或者非故意,他還不需要如此,盡量平靜的說道,“甄宓?還真是不錯的面相。”

  甄宓紅著臉,雖說年幼,但是也知道自己的容顏不能允許別人觸碰,她身份乃是甄家貴女,而且是甄家這一代最寵愛的女兒,被陳曦如此輕薄,自然甄家其他人大怒,再無之前溫和,直接殺了上來。

  “子龍留點情面。”陳曦聽著身后的腳步聲,頭也沒回的說道,就這些人,要拿下趙云那簡直就是開玩笑。

  “再做一遍之前的表情。”陳曦盯著甄宓說道。

  “啊!”甄宓不解的看著陳曦。

  “再做一遍之前的表情。”陳曦重復道,絲毫不理甄宓不解的神情。

  甄宓完全不明白陳曦再說什么。

  “還要我再說一遍嗎?”陳曦有些焦躁,“快點做一遍,再做一遍!”

  甄宓直接被陳曦焦躁的神情嚇到了,雙眼迷蒙著淚水但是卻強忍著沒有流下,就在眼中打著圈兒。

  陳曦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他不想讓人看到他的另一面,再一次睜開雙眼的時候,陳曦已經恢復了平靜,掏出白絹丟給甄宓,“幸與不幸還真是……子仲,取椅子,讓她坐下。”

  很快糜竺就命人將一張椅子搬了上來,放在陳曦的一旁,然后請甄宓坐下。

  “母親說過,坐應該有坐相,陳公子現在的坐相并不像豪門貴公子。”甄宓恢復平靜之后,有些新奇的看著糜竺命人搬來的椅子,但是卻沒有坐過去,反倒看著陳曦落落大方的說道,完全沒有之前的畏懼,她能清晰的感覺到面前這個男子對他沒有惡意。

  “取坐榻,將椅子撤了。”陳曦平靜的說道,然后站起身來讓人將東西搬走,很快坐榻就被人扛了過來,陳曦堂而皇之的跪坐在甄家客廳中央。

  “主客分庭,并非善理。”甄宓看著換了坐榻平靜的坐在那里,原本手上拿著的木質折扇也橫放在坐榻右側,整個人看起來儒雅有禮,不過除了坐在正廳中央這件事。

  “還真是相似的性情,相似的舉動!”陳曦雙眼帶著一抹緬懷望著甄宓,仿若沒有聽到一般,很快緬懷之色褪去,只留下一片清明,嘆了口氣說道,“告訴你母親,看在你的面子上,你甄家逃過一劫,這次的事情算了,子仲將那一箱地契、借據留下我們走。”

  說完陳曦直接起身,帶著趙云還有糜竺準備離開,走到門口不自覺的回望甄宓,可惜并沒有看到他希冀的神色,只有一臉的不解,嘆了口氣,大踏步的走出甄家。

  “子川,你這是在干什么啊!”出了甄家之后,糜竺慌張的問道,之前在甄家不便相問,出了甄家糜竺徹底抓狂了,“好不容易抓住這么一個機會,眼看就要收網了,怎么突然放手,這樣不但不會讓甄家感恩,只會讓人覺得你好傻!”

  同樣趙云也是一臉不解的看著陳曦,但是卻沒有說話,他已經見過陳曦太多次的神奇了。

  “沒什么,我們需要的事情已經做完了,其他的無所謂了。”陳曦淡漠的說道,“就局面而言,該做的也都做了,最后一步有沒有也都無所謂了。”

  “我是說你,你怎么色迷心竅了!”糜竺有些憤怒地說道,雖說這件事是陳曦安排的,但是作為執行者的糜竺花費了太多的心思,結果現在你說放棄就放棄,我所花的心血全部白費了。

  “一個歲的小女孩讓我色迷心竅?”陳曦不屑地說道,“你妹妹糜貞我也見過,那時你可見我有絲毫的興趣,重要的不是甄宓,重要的是她的神態,是她的面容,否則單以容顏而論,甄宓也不過和你妹妹一個程度。”

  “這么一說的話……”糜竺皺著眉頭,陳曦以前的確是對于美女不假辭色,過年的在糜家飲宴,糜竺讓他妹妹奉茶的時候,陳曦都是那副懶散的神情,并沒有見到美女的激動,準確的說法連一句評價都懶得說。

  “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件事就這樣了。”陳曦搖了搖頭說道,冀州他不想再來了,甄宓他也不想再見了,那種記憶中的神情至今為止依舊難以忘懷。

  “咦?”張氏看著中廳的坐榻奇怪的看著四周的侍女,“陳子川他們呢?”

  “稟夫人,陳公子已經離開了,不過地契還有借據則留了下來,讓我們告訴您,這件事看在小小姐的面上就這么過去了,說完他就離開了。”侍女也是一臉好奇的說道,之前的情形在場的人都看到了。

  張氏找了一個侍女將之前的事情完整的了解了一遍,之后也是一臉的不解,她可完全不知道陳曦和甄宓什么時候有過交流,就之前陳曦流露出來的自信張狂,怎么可能被甄宓指揮,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不管信與不信,陳子川真的將那一箱價值十幾個億錢的地契還有借據全部留了下來,也就是說陳曦真的不打算追究了,之前所花的功夫不管有沒有回報,都這么放棄了。

  陳子川這是想干什么,大好的時機不去利用,居然會因為宓兒一番話回心轉意直接放棄了這次的吞并甄家的大好機會,難道哪里出了問題嗎?張氏皺著眉頭想到,至于陳曦所說的“看在甄宓的面子上這次就算了”,這種話張氏一點都不會相信。

  “算了,既然他放棄了,這一次的麻煩也就過去了,等一會兒問一下宓兒是怎么回事吧。”張氏想了又想愣是沒有想通,最后直接放棄了繼續思索,到手的錢伸手拿了就行,至于原因還是不要管了。

  就在張氏打算將原本甄宓的嫁妝還給甄宓的時候,一個仆人走了過來,“夫人,沮公求見。”

  “沮公與……”張氏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對比陳曦,袁家還有河北世家的做法才讓張氏感到齒冷,不過現在既然危機已消,張氏不介意和冀州所有的家族算算賬,這次可不是甄家理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