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九章 都在算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請加群,搜索……

  張氏看到府衙里面坐著的沮授還有各大世家家主就感覺有些不太妙,但是冀州豪族的自信還是讓她沒有深思這些事情。

  接到袁紹傳信之后不久,糜家和甄家就爆發了這種事情,由不得沮授不多加思量,特意探查,或者說在糜竺特意給冀州官方釋放的信號在官方接受到之后,很快沮授就明白劉玄德要的是甄家。

  甄家有什么?沮授仔細思考了一下發現,不外乎北方的人脈商貿以及財富,不過這些相對于冀州來講并不算什么,尤其是袁槐,袁成兩脈注入冀州之后,以袁本初,沮公與,田元皓等人的眼光都明白一點,冀州的世家需要削弱,冀州只能有一個聲音,那就是袁家!

  不過有句話叫做強龍不壓地頭蛇,袁家是勢大,但是冀州本土的耿家,崔家,張家,甄家每一個都是累世數百年的豪族世家,可能對比中原影響力不如袁家,但是對比冀州,四家聯手,袁家也別想占到便宜。

  這也是為什么以袁紹的勢力來到冀州也需要拉攏本土勢力的原因,地頭蛇們都太強了。

  糜家放出的信息對于冀州官方來說實際上是一個好消息,不過就算如此沮授也特意給陳曦去了一封信,警告陳曦不要得寸進尺,而陳曦的回信讓沮授放心了很多,青州疲敝,百萬黃巾負累,你到時候公平評判,然后再給我個一百萬石糧食了事。

  沮授看完就將信命人傳遞到前線,不過他已經知道該怎么處理了。一百萬石糧食不是太大問題,現在冀州繁華,去年又是豐收,官府存糧就超過兩千萬石,不過白給你一百萬石想得美。

  沮授一邊和陳曦扯皮,一邊讓糜竺不要太急,先別告甄家,他還沒準備好,回頭還悄悄聯系冀州各家家主,將當前情況挑明,甚至連戰報都拿了出來。

  說來冀州各個家族大小不一,而且也沒有專業的情報處理人員,情報系統自然也大都混亂不堪,雖說知道泰山出兵應對黃巾這件事,但是當前準確情況是怎么樣,情報系統最好的崔家也就知道陳曦已經擊敗了黃巾,這件事對于崔家主來說挺震撼的,但是與他們崔家沒有任何的關系,嗯,至少崔家家主是這么想的。

  等沮授掏出最新戰報遞給冀州大小家族家主之后,所有家族的家主臉都黑了,公孫瓚那算是御敵域外,不用擔心自家門前戰火熊熊,打碎瓶瓶罐罐。

  那這個陳子川怎么辦?一百多萬黃巾一個月全部擊潰收降,這種人物現在就在自家家門口,磨刀霍霍,搞不好來真的這不是死定了嗎?

  瞬間所有的家主都盯著沮授,然后崔家主掃視了一下四周微微皺眉,這等大事居然不見甄家,軍略他不懂,但是家族處事知道的倒是很清楚,甄家要么被排擠出這個群體,要么即將商量的事情和甄家有關,否則的話,依照甄家的身份,必然會有一個位置。

  同樣那些眼力足夠好,大腦足夠靈活的家主也都發現了不尋常的地方,于是都不在說話只是盯著沮授。

  很快騷動的全場都安靜了下來,盯著坐在主位上的沮授。

  “此時的確與甄家有關。”沮授笑了笑說道,讓他們猜到,到說的時候對方也就能理解到自己的心思了。

  “這是陳子川的信,諸位考慮一下,我先出去,冀州的命運交在你們手上。”沮授耍了一個滑頭,將陳曦的信交出之后沒有給在場諸人反應時間,直接退場而出。

  小半個時辰之后沮授便被人請了回去,結果和他預計的一樣,甄家直接被踢出場了,就連和甄家關系甚好的張家都沒有多說任何話,在自身利益和甄家的生死面前,所有的家族默默地選擇了自身的利益,按照耿家家主的說法,為了甄家將整個冀州百姓卷入戰火非智者所為,所以甄家出局。

  有了冀州所有家族的支持,沮授淡然的計算甄家的勢力,最后發現整個甄家全部折算估計也不夠賠償,頓時大感欣慰,冀州四大家族被放棄了一家,整體的實力就出現了大幅度下滑,袁家也就有了介入的可能。

  在核算完甄家的家產之后,沮授連夜休書派快馬送信給袁紹,他有更好的計劃,既然陳子川想玩,他不介意借陳子川之手一次性壓服河北四家,世家都是墻頭草,既然你陳子川能用,為什么我沮公與不能用?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有效果,袁家甄家聯手未必不能一次整合整個冀州!

  有了這個心思沮授便開始小心的籌備,打著防備陳曦的想法去調動府庫銀錢,這是一個好機會,一個讓袁家徹底掌握冀州的機會!

  只要抓住這個機會,完全掌握了冀州這個人口,產糧大州,軍令政令相結合之下迸發出來的力量絕對足夠擊潰公孫伯圭,然后協幽并冀三州之力,天下可期!

  想到這些沮授就感覺到極其興奮,撬動天下大勢的感覺讓他有一種顫抖,禍兮福所倚,沮授清楚的感覺到了這種相扶相依。

  張氏盈盈一禮,雖說氣氛有些詭異,但是看了一眼坐在上手的沮授,頓時安心了很多,冀州官方并沒有倒向糜家,有了這一個保證,張氏就放心了很多,沒有冀州官方的勢力,單憑糜家想在冀州擊敗甄家那只是一個笑話!

  “給甄夫人,糜子仲賜座。”沮授面色平淡的說道,很快就有人搬來坐榻,令兩人坐下。

  糜竺微微皺眉,沮授給張氏賜座他能理解,畢竟甄家世襲兩千石的官職,張氏有資格享有夫人待遇,而他只是一介商人,并非官身,沮授給他賜座根本不符合禮儀,難道沮授想要調解?糜竺不自覺的想到。

  不管沮授做什么,主動權在糜竺的手上,現在每一步都如同陳曦所預料的一般,已經走到這一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甄家該結束了。

  命人將一箱地契還有借據全部搬了上來之后,糜竺面色平靜,“這些證物皆是貨真價實,想來以甄家的信譽也不會抵賴吧。”

  很快書佐就將之全部對證之后站起身來對著沮授說道,“稟太守,下官已經查證皆是甄家所簽地契與借據。”

  這一次沮授為了避免疏漏每一個官員都是他的親信,自然也都知道這一次不需要有任何偏向,以證據說話,不要顧忌對方的身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