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窮則思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加群,群號95010223,或者搜。

  不過還沒等袁紹將給沮授的信件寄出,第二份情報就到了,要說前一份情報袁紹還感覺到自己只是震撼的話,那么后一個情報就意味著劉備已經有資格和他站在一起了,就算有強弱之別,現在的劉玄德也已經算是一州之主了!

  “元皓,你看這份情報吧。”袁紹有些苦澀的說道,早知道那個小孩子有那么厲害嗎,當初就應該一直帶在身邊,現在還真是是后悔了。

  田豐大致的瀏覽完這份情報之后,抬頭盯著袁紹一字一句地說道,“主公,劉玄德必是我等日后大敵,陳子川乃是縱世奇才,關張趙之勇傳遍天下,我等不可不防,然則現如今公孫伯圭南侵冀州,我們只能勉力防守,防守有余而進取不足……”

  說到這里田豐猶豫了一下,盯了兩眼袁紹。

  袁紹不解,于是開口問道,“元皓有話直說。”

  “主公可敢冒奇險?”田豐一狠心開口說道。

  “有何不敢!”現在的袁紹還處于英勇果敢的時期,對于田豐的刺激并沒有太大的畏懼。

  “我們現在的實力對戰公孫伯圭可以說是防守有余,但是想要在公孫伯圭手上占到優勢基本不可能,白馬義從的速度太過快了,我覺得既然我們攻擊不足,那就全面舍棄攻擊,然后轉戰這里!”田豐伸手指著地頭上的一個位置說道。

  “舉一州之力短期無法擊敗公孫伯圭,那么就讓我們增強我們的實力,增強到就算是同時面對雙方也能不落下風。”田豐鄭重的說道。

  “并州現在烏丸鮮卑橫行,以我們的實力擊敗這種雜牌軍完全不成問題,我提議我們現在分兵,一路攻取并州,一路守衛邊疆,只是……”田豐看向袁紹,現在的袁紹距離歷史上據四州之地,兵馬如云,將帥如雨的時候差的還非常遠,除了防御本土的力量,現在袁紹帶的已經是整個冀州全部的兵力了。

  話雖未說完,但是田豐的意思已經表達清楚了,那就是調動袁紹身邊的兵力去開墾并州,剩下的兵力跟隨袁紹防守公孫伯圭,以公孫伯圭的驕傲,看到袁紹如此挑釁自己,肯定會大怒,全力以赴攻擊袁紹本部,這樣一來只要能拖過去,并州拿下,整個局勢就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袁紹思考了良久之后,艱難的下定決心,“好,命令顏良文丑前來見我!”

  很快顏良文丑二人來到了中軍大帳,對著袁紹和田豐分別一禮然后恭謹的站在原地等待袁紹的命令,和虎牢關的時候已經不同了,現在他們兩人的身份已經變成了袁紹的家臣。

  “顏良,文丑!”袁紹嘆了口氣說道。

  “末將在!”兩人大聲的喝道。

  “若只有你二人還有我與元皓在此,由你二人領兵想要逼得公孫瓚不得輕易越過冀州和幽州的邊界,你們可有把握!”袁紹詢問道。

  “我等必然死戰!”顏良和文丑完全沒有猶豫直接單膝跪地脫口而出。

  聽到此話袁紹先是感到欣慰,隨后伸手捏著眉心,這都是什么事啊,他都什么沒說,顏良文丑上來就是以死相報,我要你兩個混蛋去死?

  “元皓?”袁紹扭頭看向田豐說道。

  “顏文兩位將軍乃是勇烈之將,沖鋒陷陣無所畏懼,留此二人與我等在此即可!”田豐夸贊一下顏良文丑,但是心下還是有些無奈,相比于張郃,高覽這種文武兼備的武將,袁紹明顯非常信任并且看重顏良文丑。

  “好,既然如此,我等就冒險一試!”袁紹看了一眼田豐,然后扭頭欣慰的看著顏良文丑。

  袁紹也知道顏良文丑很難成為領兵大將,但是他袁紹需要那種大將嗎?河北謀臣不說如雨,但也真如車載斗量,袁家的勢力不是吹出來的,劉玄德想要的文臣,在袁紹這里比比皆是。

  顏良文丑的確統兵不行,但是袁紹現在認可忠心的也就文顏,其他的多多少少還有點疑慮,所以袁紹總是將這兩個帶在身邊,當初遠不及呂布的時候,為了保護他都敢和呂布死戰,這種忠心才是袁紹所需要的,至于人才,天下之大要找遲早就能找到,但是忠心不二的臣子卻就只有眼前這二位。

  正因為這樣,袁紹打算培養一下顏良文丑,就算實在不能成,以后他們兩個出征的時候給帶上一兩個謀臣作為軍師也就行了,想來只要他嚴令顏良文丑聽軍師指揮,以二人的忠心必然會聽從指揮。

  “我等必不敢懈怠!”顏良文丑對視一眼,皆是一頭霧水,但是照樣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反正聽袁紹的指揮就行了,他們兩個已經準備好隨時將命賣給袁紹了。

  現在的袁紹還沒有開始昏庸,為人依舊果敢,下定決心之后,便擊鼓升帳,準備分兵應對公孫瓚。

  另一邊正在朝著冀州行軍的陳曦完全不知道,因為他的行為,逼得原本穩扎穩打的袁紹不得不冒險襲取并州,原本因為和公孫伯圭數年僵持才趨于保守性格,不愿意冒險的袁紹,現在上手就被逼的開始冒險。

  “駐扎在歷城吧,不需要向前了,我們是來給與冀州壓力的,不是來挑起戰爭的,翼德,你要是敢擅自出兵不要怪我不客氣!”陳曦坐在歷城的府衙,瞪著張飛警告道。

  在路上張飛一直在喊著青州一戰沒有打爽,在冀州一定要和河北四庭一柱交手一番,有好幾次都想領兵先行奔赴冀州,這使得陳曦不得不警告一番張飛,萬一真的挑起戰爭,那可就嚴重損害了泰山的利益!

  陳曦很清楚他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占領冀州,甚至可以說他們這些人和冀州留守的沮授戰斗起來也只能勝一時,不可能真正擊潰冀州本土的防御勢力,既然打不下冀州,陳曦也就沒有一點動手的心思,公孫瓚和袁紹的戰爭才是劉備發展的時機,現在他們也只是攜大勝之威兵壓冀州,只是來耀武揚威,而不是過來和袁紹拼命。

  可以說和袁紹拼命這種事只有公孫瓚喜聞樂見,雙方全力攻取冀州,袁紹敗亡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這對于劉備沒有半點好處,打完袁紹,冀州怎么分?公孫瓚的確英雄,但是那又如何,在江山的下,原本就逐漸變得剛愎自用的公孫瓚能聽進人言?

  那個時候因為攻打冀州,沒有鞏固青州的劉玄德不就是一塊肥肉嗎?公孫瓚能因為兄弟之情不吃?“汝妻子吾養之”可不是一句空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