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敵方大將是我們的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云長,告訴翼德,等一會看到什么都不要說話。”陳曦站在車架上扭頭對著關羽說道。

  “好!”關羽依舊的惜字如金。

  “云長也到前方吧,我和孝直在這里就夠了,有你們大軍在前,若還是不安全,那么整個戰場也就沒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了。”陳曦示意關羽可以到前方領軍沖陣,不必為了保護他們坐鎮中軍了。

  “仲臺命人看好帥旗,雖說我們不靠帥旗指揮,但是這畢竟是一個士氣問題。”陳曦對一旁的孫觀命令道。

  “是!”孫觀大聲地說道,然后親自領人去保護帥旗,畢竟按照陳曦的安排,帥旗什么的也要殺進去。

  “總覺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對。”法正聽著陳曦的安排皺著眉頭思索著,他總覺得陳曦的安排哪里有些不對。

  “先別管對不對了,用精神力協調陣勢吧,能少死一點是一點,醫者還是有些太少了,而且包扎用的干凈布也太少了,醫用酒精弄不出來,最多六十度的,還經常被人偷喝!”陳曦憤怒的看向張飛的方向,好不容易有一點糧食,他制造了一點烈酒用來消毒,結果運過來被張飛當做酒偷喝了不少。

  “咳咳,子川注意一下風度,你的那個烈酒的確不錯,不過消耗糧食太多了,就不應該生產。”法正瞄了一眼陳曦,然后義正言辭的說道。

  “糧食可沒有老兵值錢,小孩子不懂,等回去我將我的價格表給你一份,你就知道該怎么計算了。”陳曦直接無視了法正的話,畢竟他做的這些魯肅也不是瞎子,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魯肅那里根本無法通過。

  “價格表?”法正有些不明所以。

  “笨蛋,就是戰爭損失還有戰略收獲分攤到實際個人和物品上面的損失還有收獲,比方說打黃巾的代價是我會死,那就虧得一塌糊涂,那么這場戰役就沒有挑起的價值了!”陳曦鄙視了一眼法正,然后略一思索舉了一個例子,怎么說法正還有培養的必要的。

  此話聽得法正兩眼放光,于是陳曦又舉了一個例子,“再比方說打黃巾的代價是你死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算算青州還有你的價值,覺得雖說收獲大于損失,但是從長遠角度來講得不償失,所以沒必要因為一個青州之戰的勝利將你搭進去。”

  “你這家伙!”法正憤憤不已的說道,但是對于陳曦所說的青州和他的對比是得不償失還是很滿意的。

  “這就是價格對比,當然我剛剛說的那種心中有數就行了,其他一些常用的東西我還是列了一個價格表,比方說我們每場戰斗能保證死亡率低下,但是卻需要消耗糧食千石,這個時候對比一下老兵的價值,士氣的價值,正面效果的價值,一千石糧食就是值得投入的。”

  陳曦一邊幫著趙云等人加大對于天地之氣和陣勢的調控,一邊給法正講解這些東西,至于法正,話都不能說了,只能聽陳曦的事例,因此對于陳曦這種舉重若輕的精神力艷羨不已。

  “差不多了。”陳曦一拍手,軍陣的云氣流動算是用精神力穩固住了,短時間不會出現太大問題,等一會打起來雙方血氣上涌,云氣就會被逐漸被四溢的血氣,殺氣固定住,也就不擔心自身的云氣加持會被沖散了。

  當然這種血氣殺氣固定的加持也就是在戰場中,出了戰場,戾氣一散,原本固定的云氣加持也就沒了。

  陳曦看著坐在車架上一臉蒼白的法正,嘖嘖稱奇,“你的精神量也太少了,調整了一萬人的云氣流動就這樣了啊,真弱啊”

  “……”法正連回罵的精神都沒有了,只能用眼神勉強對付陳曦了。

  “少年多練練吧!”陳曦蹲下身去拍了拍法正的肩膀,然后散開精神力將兩片有些不太融洽的云氣連通起來,又將法正那邊調控的云氣梳理了一遍,要知道他的精神量可是很不少的。

  “你真的是人嗎?”休息了一會兒之后法正盯著陳曦看了好久吐出這么一句話。

  陳曦一甩頭,一副寂寞望天的神情,隔了好一會兒才不咸不淡的說道,“我的寂寞你不懂!”

  “……”法正被噎了一個半死。

  就在這時黃巾總算是排著扭來扭曲的隊伍,頂著一團土黃色的云氣,拿著破破爛爛的兵器,行進了過來,看到這種情況陳曦都想沖殺上去,不過想想自己的戰略,正面拼殺可比偷襲效果好太多。

  不等陳曦發話,對面一彪馬躍出,看起來是來叫陣的,不過張飛等人定睛一看,直接熄滅了上去放翻對方的想法,這簡直就是笑話,對方的大將直接是己方的插進去的探子,這是來撿功勛的吧!頓時關羽張飛都明白了為什么陳曦要讓他們看到什么都不要聲張。

  “仲臺,你去上去試試,給你一個機會,宣高會放水的,上吧!”陳曦側頭朝著身后護著帥旗的孫觀招呼道。

  “啊,好啊,遵命!”孫觀直接被自己老大對面的造型嚇到了,被陳曦一招呼頓時一臉笑意的翻身上馬,持槍沖了上去。

  “這不是臧宣高嗎?”法正感覺自己的臉皮抽搐,自己在奉高城外見了好幾次這貨領著三千多騎兵在跑圈,現在居然搖身一變成了黃巾頭目,這也太能整了。

  “我這個探子如何?”陳曦笑著問道。

  “都這樣了,黃巾還能贏,我把人頭給你。”法正興奮地說道,臧霸在敵軍里面混了一個高級頭目,這還用擔心自己計謀使不上去?開什么玩笑啊!

  “要你人頭有什么用?”陳曦鄙視的轉過頭去,氣的法正一肚子的火氣。

  “某乃泰山孫仲臺,敵將受死!”孫觀人未至聲先到,一彪馬殺出,挺槍對著臧霸直刺!

  “來的好!”臧霸大吼一聲,原本他都打算關羽張飛這票子人上來捅上三槍就跑,沒想到來的居然是熟人,這下不需要影響自己在黃巾里面英明神武的造型了,他還要靠著這幅造型去收攏黃巾潰軍,帶領著他們逃出生天,將自己樹立的光偉大正全。

  噼里啪啦的一陣馬上交戰,雙方打得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硬是未分勝負,看得雙方士卒熱血噴涌,士氣暴漲,至于關張趙太史慈四人則默默地數著馬鬃毛,準備著孫觀一旦退回,各種大招就朝著黃巾招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