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李儒與賈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軍師你繼續呆在這里肯定會死,所以我必須帶你走,不管如何,我們都是您和董相從百姓,山賊中發掘出來的,董相我們十年來以血相報,恩我們不欠,而您我一直虧欠,我降于玄德公的時候就說好了,我不會參與任何與董相的戰斗,也希望玄德公能允許我召回故友。”華雄半跪在地上鄭重的說道,“所幸主公憐見,已經允了我的要求,您若去,我會以家主之禮待您,陳子川的命令對我并沒有太大約束。”

  “你走吧!”李儒擺了擺手說道,“我心已死,不想插手諸侯之事了,好好輔助劉玄德吧,他有可能成為新的王者,提醒他小心曹孟德,這個人以后一定會干出一番大事的,可惜當初仲穎卻沒有收服,可惜啊,可惜!”

  “軍師!”華雄低喝道。

  “你走吧!”李儒抬頭雙眼帶著殺氣,“這天下最后還是要落到世家,寒門的出路到底在何方!在何方!告訴劉玄德,世家非一代之力所能消磨,除非有大賢能開啟民智,讓世家逐步的消亡,否則,世家永不可滅!”

  華雄被李儒身上逸散出來的龐大精神力直接震懾住了,這種程度的精神力在這么近的距離足夠抹掉華雄所有的思維,讓華雄變成傻子,經歷了董卓,理想破滅,李儒的精神力已經出現了第二次的升華。

  “軍師!”華雄嘶啞的低喝,這種精神力已經足以危及生命了,但是他還是要勉力一試。

  “啊!”華雄大腦猛地一痛,仿佛要爆炸開了一般,不過還好也就是一瞬間,但是那一瞬間的痛苦直接讓內氣離體級別的華雄被汗水浸透。

  “到了我這種層次就算是呂布,我不愿離開,他也不可能強行帶我離開的,你走吧,劉玄德不錯,希望你沒有走眼。”李儒擺了擺手示意華雄離開,他已經不想活了,否則他要離開根本沒有人能攔住,王允,呂布那種程度根本就不算什么!

  華雄苦笑著對李儒一叩首,然后扭身頭也不回的走了,既然李儒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人家死意萌生沒得勸那就沒辦法了。

  李儒想死算是求仁得仁,華雄還不想死,要真的讓李儒爆發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不說李儒死活,至少華雄就算是不死大概會瘋掉!

  “唉,不知道劉玄德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物,招賢令啊,真想去見識一下泰山,咳咳咳”李儒自語道,隨后一串接連的咳嗽,趕緊用白絹捂住嘴,再次拿下的時候上面已經多了一塊淤血,“命不久矣……”

  華雄火大的沖出李儒家,然后一跳一跳的直接劃過夜空,朝著賈詡家殺去。

  “咚!”一腳踹開賈家房門,卻發現賈家家里一個人也未有了,頓時華雄的火氣更是燃燒了一截。

  “就是這個隧道了!”華雄很快就在后院找到了賈詡隱藏的隧道,隨后直接跳了下去,沒將李儒帶回去,還能說的過去,賈詡難道還想跑?

  “不好,這個時候后面怎么會有追兵?”原本沿著隧道向前行進的賈詡,在聽到身后雜亂的腳步,頓時一愣,隨后一咬牙直接扭過身去,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才是王道,繼續逃和談判,在賈詡看來談判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華子健?”賈詡看到身后殺來的華雄先是一愣,隨后心念百轉,瞬間捋順了所有的思維。

  “華雄切莫打暈我,我有辦法讓你帶走李文優!”眼見華雄朝著自己沖過來,賈詡快速的說道。

  果然華雄在聽到此言之后,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攻擊,手刀停在了賈詡的頸間。

  “呼,我想你應該知道李文優已經心存死意,而且依他的能力甘于赴死,那么就算是呂布都沒有辦法阻止。”賈詡未有絲毫鋪墊,直接開口,對于蠻子講求的只有簡單直接,其他的根本沒有必要。

  “說方法!”華雄焦躁的說道。

  “不過我要求事了之后你不要打暈我,我想你之所以為了這么對我,大概是認為我對董相不忠,實際上我和文優的思維相同,既然董相已經不可救,那就不要弄到天怒人怨,早一天雍州就能安穩一天,至于西涼諸位的性命,我若逃之不及會由我親自去說,要是我已經離開,他們會在我的老仆手上見到保命的方法。”賈詡在華雄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快速的說清這一切。

  “……”華雄啞然無語,李儒看不出來嗎?能。既然李儒能看出來,為什么不做?想到這里華雄一陣煩躁,他還想虐待一下賈詡,結果現在賈詡的理由充足,條理清晰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樣,這樣連出氣的地方都沒有了。

  “既如此,請子健帶我到賈府,我去辭別文優,不過在我沒通知之前,子健可勿要被李文優發現。”賈詡整理了一下服裝帶好發冠,一副文人從容的氣度。

  “好,我信你,但你要是偷跑的話,相信我你肯定沒有我速度快!”華雄幾乎沒有絲毫的思慮,在他的眼里李儒遠比賈詡重要,就算賈詡給了解釋,之前的感官依舊沒有消除。

  丑時一刻,賈詡乘車來到李儒府邸。

  “文和居然還有興致來見我一面。”一身孝服的李儒坐在幾案前,案上擺著一柄寶劍。

  “同僚數年,你我皆知對方,我來送你一程,之后我就會離開,西涼軍我們兩個都留下了安排,想必任何一個都夠李榷郭汜換的一生富貴,不過此二人若無有人壓制,必然會不念舊情,最后難免落到被他人算計。”賈詡給了李儒倒了一杯酒,躬身一禮,然后隨意的談著未來的事情。

  “我已經快要死了,他們愿意按照我的布置去做,那么一生富貴不會少的,要是不愿意,我又有什么辦法,賈文和既然如此不急不緩,不若陪我一起為董相殉葬如何?”李儒一口飲下杯中之酒,然后朗笑道。

  “我還要看著那些人的一生的信念崩碎,還要為你二位收斂尸骸,棺材你準備好了沒有?”賈詡聽了李儒的話瞬間像是炸毛了,往后一跳,指著李儒斥道,說著說著,賈詡停嘴了,“文優我走了,放心到時候我會記得給你弄金絲楠木的棺材的。”說完躬身一禮,緩緩退了出去,出了正廳才起身嘆了口氣,緩緩的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