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章 大家想的都太多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走了,留下一臉苦澀的魯肅,魯肅是豪強,而陳曦是世家,就這么簡單,至少在魯肅看來就是這樣。

  拿起陳曦放下的印綬,魯肅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命運早就注定了,千年世家的恐怖他第一次感覺到了,之前還覺得和陳曦相差不遠,結果這一次他才明白,總有一些人是執棋之人,而他只是一塊拼圖。

  “這就是累世千年世家的魄力嗎?最好的和最強的分開去賭,離開的獲得自由,留下的獲得家族,活下來的便是家主!不愧是千年家族的氣魄!”魯肅先是小聲地說道,隨后大聲的咆哮出來,宣泄著自己內心的不滿。

  陳曦自然不知道自己給魯肅的感覺不像是陳家的棄子,而是一名陳家用來展現千年家族氣魄的公子哥,一名選擇了自由的公子哥,而作為家主的陳群更像是選擇了家族的世家子!自由與家族,最好與最強的碰撞,活下來的族長!這便是魯肅的感覺。

  很快魯肅就將自己調解好了,就算在他眼里陳曦會成為世家的代表,但是從整個戰略上并沒有絲毫的錯漏,反倒有一種驚艷,所以自感自己成為棋子的魯肅就算是再過憤懣也不愿意因私廢公。

  我可是魯子敬,我的才智不會弱于任何人的,我一定會沖破這層桎梏的!魯肅眼中閃爍著精光,心中默默發狠,陳曦之前的表現給他太大的壓力,還有太多的震撼了,而這些卻恰恰激發了他的斗志!

  陳曦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話會將魯肅帶到溝里,不過知道了也不會解釋,畢竟開始和結局都注定了,過程再改變也沒有結局震撼,說得再多也沒有做得多好,反正魯肅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來他所做的事情是為了什么,什么世家,什么家族都是浮云。

  拿著調令去找劉曄,結果劉曄表示與其跟陳曦去青州還不如想想辦法怎么在擊潰黃巾之后收攏殘局,畢竟泰山要的不是擊潰黃巾,而是變黃巾為人口,順帶劉曄表示自己很看好陳曦,此去必能擊敗黃巾云云,總之劉曄不打算去。

  “算了。”既然劉曄不愿意,陳曦也只好放棄讓劉曄幫忙的想法,“既然子揚不愿,那就和玄德公一起防御青兗邊界吧。”

  “子川,你不會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吧。”劉曄哭笑不得說道,“青兗邊界被你梳了一遍之后根本不會有太大的麻煩,你將玄德公放在那種地方不就是為了萬一防守曹孟德失敗,之后有一個更大的緩沖嗎?”

  “開什么玩笑啊。”陳曦翻了翻白眼說道,“你想的也太多了吧,我隨便一個動作,你能不衍生出這么多的稀奇古怪的想法啊!什么戰略縱深,緩沖的,你覺得曹孟德能打敗我們?開什么玩笑!他騰不出手來。”

  “戰略縱深是什么?”劉曄抓住陳曦話中不明的詞匯問道。

  “就是廣度,可以用于規避,撤離,運動的距離。”陳曦擺了擺手說道,“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曹孟德雖強但是要正面擊潰于禁和魯肅也不是那么容易。”

  “子川你出自潁川應該清楚那幾個人的能力吧,雖說不愿意承認,他們每一個都不會弱于我。”劉曄抓著自己的頭發苦笑連連,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雖說天資聰慧,但是自從面對過堪稱完美地荀彧之后,他就知道他和這個世界最頂級的那一撮人還有一點差距。

  “大致都知道一點,不過也就那樣了,他們算得上是當世最頂級的角色了。”陳曦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子敬若只是防守,他們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子敬太木訥了。”劉曄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感官。

  “雖說你可能不信,但是子敬的能力不會弱于對面的,只是他的反應比較慢,但是他很穩,不擅長奇計,這也是為什么我不把你和奉孝孝直他們留在子敬旁邊的原因,因為你們的奇謀有可能被對面反制,而子敬和文則都屬于穩中求勝的角色。”陳曦擺了擺手說道,“不過既然你不愿意,我也就不多說了,只不過你留在奉高必須服從子敬的指揮,否則被子敬處置了不要怪我。”

  “好!”劉曄思慮了良久之后說道,對于魯肅的能力,劉曄總是有些懷疑,畢竟魯肅看起來很是木訥,也很少去表現自己,雖說有極強的判斷能力,但是卻沒有在別的方面有過任何的展示。

  陳曦交代完扭身離開,劉曄既然不放心,那就不帶劉曄了,奇謀類型的謀士泰山還有別的,郭奉孝留在劉備身邊看場子就算被人算計了,陳曦也不會擔心,那么能帶走的也就只有法正了。

  “孝直起來了!”陳曦在法正的屋子外大聲叫道,至于風度什么的已經沒必要了。

  “什么事,陳郡守?”法正凌亂的衣衫頂著一頭亂糟糟沒有洗梳的長發,從窗戶探出腦袋來睡眼忪惺的問道。

  “我要出征,需要一個謀主,你敢不?”陳曦問道。

  “什么?什么,什么?”法正先是一愣,隨后立即清醒過來,大聲的叫道,“你再說一遍,再說一遍,我馬上就下來,等我!”

  說完就聽到二樓的閣樓上一陣叮鈴哐啷的聲音,隨后就是哐哐哐的下樓聲。

  “嘩啦!”穿著一只靴子的法正衣衫凌亂的站在陳曦面前,興奮的問道,“你再說一遍,要我干什么?”

  “好吧。”陳曦無視拽著自己衣襟一臉興奮的法正,一字一句說道,“我要出征,缺一個謀主,你敢不?”

  “敢!”法正興奮的叫道。

  “那就走吧,打不下齊國和濟北郡你就等著背黑鍋吧。”陳曦低頭看了一眼興奮地法正說道,“唉,也不知道你有奉孝幾成水平了。”

  “我才不會輸給他的!”法正瞬間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炸毛了。

  “哦,但愿如此。”陳曦扭頭朝著外面走去,“明天我們出發,如果我在辰時沒有在北城門見到你,我就直接出發了,不要想著我會等你,違背軍法會是什么情況你要懂得。”

  “我一定會去的!放心吧!”法正興奮地說道,“我一定會證明你讓我做你的謀主是你這次出征最正確的選擇,哈哈哈哈,我法孝直終于等到機會了。”

  “雖說不想打擊你,實際上其他人都覺得無難度所以才不去的,所以別興奮了,洗洗繼續睡午覺吧。選你做謀主,我也是醉了……”陳曦打著哈欠給法正潑涼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