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八章 王霸的道路不需要盟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于禁夠穩,魯肅耐心夠好,能力也足,手上有一萬來人扎在邊境,穩扎穩打之下曹操就算有戲志才,二荀,程昱要拿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防守要比攻擊有優勢的多,只要能守住邊線,等陳曦推完黃巾回來,局勢直接就會被逆轉。

  至于曹操成為兗州刺史會有什么麻煩,說個實在的,撩撥可能有,但是到最后還是需要靠武力比拼,至于曹操想在徐州搶糧,泰山這個徐州門戶鎖著,曹操想要過只有一戰,至于其他方法想都別想了。

  對于這一點陳曦早有估計,所以現在劉備愿意不愿意都屬于和陶謙,袁術,公孫瓚同盟,而袁紹,曹操,劉表屬于同盟。

  每次想想這個同盟,陳曦就覺得自己的面皮在跳動,他很想問一句為什么他的隊友全體不給力,公孫瓚撲了之后袁術要是拿了玉璽稱帝,那劉備就只有獨戰天下一條路可走了,但問題是,劉備想加入紹盟,那是在做夢!

  對于這種一早就注定了的情況,陳曦所能做的就是盡快依靠著徐州開發青州,在公孫瓚這個當前關東諸侯第一武力的保護下,還有徐州這個產糧地的照顧下速度崛起,至少要在公孫瓚撲之前有自保的實力,否則的話等著流浪吧,流浪吧……

  這種事情魯肅可能已經感覺到了,所以最近一直有些愁眉苦臉,劉備待他很好,但是這盟友魯肅真心不看好,公孫瓚還罷了,陶謙已經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至于袁術魯肅可是見過的,要是一直被壓制可能還算個英雄,但要是一朝得勢,魯肅覺得袁術捅多大的簍子都有可能,所以這個聯盟,魯肅總覺得要撲死……

  魯肅不看好這個聯盟的另一個原因還是因為從袁紹和曹操那里傳回來的情報,看得魯肅一頭冷汗,太英明神武了,還都能屈能伸,妥妥的霸主之資,回頭再看劉表,單騎入荊州,清平荊州的手段,魯肅直接無語了,這三位任何一位都有霸主之資。

  魯肅很糾結,跳槽的話他又不想走,劉備這個人呆久了魯肅真心很欣賞,仁主之風,正因為這樣魯肅每天發動大腦想著怎么在這種情況下披荊斬棘開出一條光明大道,隊友不給力,敵人還都很強大,魯肅頭都大了。

  說個真的魯肅不相信陳曦不知道這些,劉曄可能因為長遠目光的問題不行,郭嘉因為吊兒郎當就算是知道也不會給別人說,但是陳曦要是不知道,魯肅第一個不信,未雨綢繆一直是陳曦的習慣,怎么可能不做準備。

  問題是魯肅前前后后調查了很多次,愣是沒看到陳曦有任何的后手,魯肅根本不相信自己和陳曦有太大的距離,要是陳曦準備了,但是自己沒看出來,那不可能,要是陳曦不準備,那根本不應該!

  “子敬!”陳曦直接推門而入,除非是劉備召集所有文臣,魯肅現在基本不去政務廳了,窩在家里做政務,而陳曦也是,正因為這樣,最近陳曦都沒有見幾次魯肅。

  “子川。”魯肅直起身來,并沒有起身相迎,對于陳曦已經不需要這些虛禮了,“此來何事?”

  “這東西給你,我離開這段時間你就暫代泰山郡守一職。”陳曦隨意的解下自己的印綬撇到魯肅的幾案上。

  “你去征討黃巾?”魯肅一皺眉。

  “不是我是誰?我們這群人中,威望能壓住二爺他們的也就我了。”陳曦隨便找了一個位置盤腿坐下,跪坐這種禮節很傷人的,經常站不起來……

  “也是,只有你的威望能壓制云長他們。”魯肅點了點頭,“黃巾你打算怎么辦?”

  “沒太大問題,畢竟奉孝將屯田點布置好了,中間又摻了很多沙子,估摸著奉孝各路黃巾都篩選好了,那么多帶路黨帶領下,黃巾為了糧食不內亂都不行。”陳曦隨意的說道,郭嘉的布置純粹就是一團陽謀,黃巾想要不死就必須搶,搶了就只有內亂,就這么簡單。

  魯肅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郭嘉的布置,搞了一堆二流子的屯田兵弄在一起,中間摻了不少大小方的黃巾賊匪,然后還給屯糧點搞了一些糧食。

  這么做一個為了借黃巾之手清除這些地痞混子,另一個也是為了將黃巾搞到內亂,總之黃巾到了前沿屯糧點,就算殺光屯田的農夫,對泰山都有好處。

  “也對,黃巾問題不大,但是其他呢?”魯肅抬起頭來看這陳曦問道,這一次他想要陳曦交個底,一直這么猜來猜去也不是一個事!

  “你和文則防備曹操偷襲,雖說以前在聯盟中關系還算不錯,但是現在嘛,吃不飽飯什么都是一個空話。”陳曦沒深想直接交代這次的任務。

  “子川,曹孟德的事情也不算太大的問題,他文臣武將再猛,我泰山也不是普通角色,想要劫掠泰山以豐自身,我魯子敬可不會讓他占到便宜的。”魯肅自傲的說道,隨后話鋒一轉,面色沉靜的問道,“我不信你看不出泰山有傾覆之險!”

  “傾覆?”陳曦一愣,隨后反應過來魯肅說的是什么,點了點頭,“你是說袁本初,曹孟德,劉景升強于公孫伯圭,陶恭祖,袁公路是吧?”

  魯肅一聽陳曦的話長舒了一口氣,既然陳曦說了,那肯定有所準備了,于是點了點頭。

  “沒啥,不用擔心,公孫伯圭短期不會輸給袁本初,只要幽州冀州不停火,我們不會有任何麻煩,三五年下來就算袁本初勝出,依著我們的能力青州早就鞏固了,舉一州之力就算面對袁本初有何懼?”陳曦搖了搖頭說道,“準確的說法,大方向上只要不出意外,我們不用擔心任何挑戰。”

  “果真如此?”魯肅震驚的看著陳曦問道。

  “王者總歸是獨自走在道路之上,不需要和任何人聯盟,我們自己就能擊潰所有的敵人。”陳曦自傲的說道,“王霸的道路不需要盟友,只需要敵人!”

  魯肅苦笑,面前這家伙有時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狂人,根本問不出來實際的東西,但是好在面前這個家伙雖說有些時候狂妄的不正常,但是能力必須認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