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七章 調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拿著調令去城外準備調兵,結果還沒過去就看到一片煙灰塵土在外面打轉,不久之后就在不遠處停了下來,然后一匹馬殺出,在自己面前停了下來,臧霸翻身下馬對著陳曦一禮,“見過郡守!”

  “行了,宣高無需多禮,我想知道你在青州還有沒有暗子。”陳曦沒有絲毫忌諱,開門見山的問道。

  “有!”臧霸略一遲疑然后張口道。

  “那好,你自己挑選人手,然后混進黃巾之后等待我命令,我就不信了,一百多萬黃巾還都能互相認識。”陳曦一臉怪笑的說道,“此事過后,你所收編的部隊交由你整編,獨立成軍,條件是你能做好,有把握沒!”

  臧霸這次明顯有些猶豫,跟在華雄身邊這長時間,他對華雄妥妥的羨慕,以前在泰山遭遇的時候還以為華雄是步兵統帥,結果下了山做了華雄的副將才知道人家還有三千西涼鐵騎,半年前華雄接受軍務離開,三千多西涼鐵騎實際上就是交由臧霸來帶的,帶慣了騎兵,再去帶步兵,臧霸覺得真心不習慣。

  “有問題嗎?”陳曦古怪的問道,按道理來說獨立成軍這種事情對于將領來說都是好事,怎么到臧霸這里反倒行不通了?

  “那個,我覺得我能帶騎兵的。”臧霸小心翼翼的說道,倒不是他想吞了華雄的部隊,只是希望自己的部隊也有點騎兵,而現在很明顯泰山已經沒有馬了,至于騎兵每一個都是有編制的。

  “這個倒也不是不可以,步騎混成應對突發事件比較好點,而且也不容易因為單兵種而被克制,這件事我應下了,等子健回到泰山就有馬匹了,不過到時候騎兵你就需要訓練了,騎馬的步兵和騎兵完全是兩個概念。”陳曦想了想便同意了臧霸的想法,畢竟現在還沒有擴編,手頭上的資源還是有一點的。

  “多謝郡守!”臧霸抱拳一禮道。

  “不必如此,以前和玄德公談起軍制的時候,鑒于單兵種容易被克制,騎兵步兵弓兵各有優劣,所以我當初便建議是混編,所以每一個兵團都會有騎兵,只是有多有少。”陳曦搖了搖頭表示這件事與他無關,軍制如此而已,“宣高要是無事,盡快去青州聯絡你手下的暗子,在必要的時候我會起用你們。”

  “諾!”臧霸拱手一禮大聲的應道,“某速速去青州。”

  安排完臧霸,陳曦擺車去于禁的軍營,看著那占地面積極廣的軍營,陳曦就想說一句,這得砍多少樹啊!

  當然那是開玩笑的話,在這個時代樹比人多,野生動物也比人多,長江以南的鱷魚殺都殺不完!

  “來者止步!”陳曦剛一靠近,一個士兵就走了過來攔住陳曦,不過一見陳曦坐車而來,而且一身綢袍,腰懸玉佩的份上也就沒有直接驅趕,只是令陳曦不要靠近。

  “文則在練兵,是吧,既然如此拿著此物讓他出來。”陳曦伸手一招有人將令符送了上來,陳曦面無表情的遞給守門的士卒。

  別的字這些大頭兵可能都不認識,但是令箭上的“令”字他們還是認識的,雙手接過令箭,對著陳曦一躬身,“先生還請稍等片刻,將軍馬上就出來!”說完拿著令符就朝著兵營里面跑去。

  陳曦就站在兵營門口,別的地方不守規矩最多讓別人不爽,軍中不守規矩只有死路一條,就算他身份較高,陳曦也不想給后來者留下一個紈绔公子的印象。

  “見過郡守!”一臉沉穩的于禁出營對著陳曦一禮,“甲胄在身不能全禮,望陳郡守海涵。”

  “我前來調兵。”面對于禁這種面無表情的死人臉陳曦也只有公事公辦,沒辦法對方屬于那種輕易不和文臣進行接觸的類型,每天只做自己的事情。

  “泰山大營現一共有五萬六千新兵,其中一萬兩千為預計編入編制的正規軍,其余四萬四千皆是其他地方輪換過來的屯田兵,現在正在進行操練。”于禁回答的干凈利落未有絲毫的猶疑。

  “從屯田兵中選拔六千健壯士卒編入正規軍,從正規軍中踢出三千最弱的士卒進入屯田隊伍,撥五千步兵交由太史子義掌管,其余的繼續交由你拱衛奉高,在我去青州剿匪這一段時間,一旦有敵人來犯!”陳曦抬頭看著于禁問道。

  “吞之!”于禁霸氣的說道。

  “我想你知道來的人是什么方面的,黃巾不是太大的問題,一旦新任兗州刺史任命泰山郡守。”陳曦冷笑了兩下比劃了一個“斬”的動作,“玄德公會在我走后防備青州的漏網之魚,而你的職責是西北!”

  “諾!”于禁抱拳一禮,練了這么長時間兵現在終于要上戰場了,整個泰山兵力最多的不是關張趙,也不是華雄,而是手握著泰山兵營主管練兵的于禁!

  “只求穩,守住泰山與山陽的邊境就可以了。”陳曦點了點頭說道,和于禁說話要保持不茍言笑,對于陳曦來說很麻煩,雖說平常單獨一個人呆著的時候也是一臉的陰郁,但是有人的時候還是帶著一點笑意,與于禁那種棺材臉完全是兩個個性,話說善于練兵的難道都是那種古板教條的生活習性?

  安排完于禁之后,陳曦就拿著自己泰山郡守的印綬去找魯肅,有一些事情他要交代一下,劉備親自防守泰山和濟南郡以及齊國的邊線并不成問題,畢竟前面有陳曦梳了一遍,身邊還有許褚作為護衛,而劉備自身也算是歷經戰事,防守起來難度并不大。

  陳曦擔心的是曹操,畢竟這次之后曹操就會在鮑信還有陳宮的強烈支持下成為兗州刺史,而泰山作為兗州的一部分,刺史曹操多得是方法收拾,只不過到最后還是要比拼硬實力。

  拋除其他,現在的曹操就是一個悲劇,去年六月的夏種沒趕上,好不容易在荀彧的幫忙下東拼西湊熬過去了三個月,播種了第二年的糧食,結果今年四月黃巾出青州就食,逼得曹操只剩下“打”一條路了,去年種的糧食又沒希望了,那么也就只有借糧,或者說搶糧了。

  冀州和幽州正在打,袁紹根本沒心思管曹操那點爛事,準確地說這個時候袁紹的信心還沒有冀州家族的信心大,他根本沒有把握能打過公孫瓚,順帶一說,公孫瓚要是允許割地求和,袁紹覺得自己能接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