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六章 回禮與出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這很符合常理,所以西涼軍也就一邊吃的雍州賊匪的奉貢,一邊等著賊匪們拿著錢或者糧來買馬,然后黑吃黑,說實在西涼軍從一開始就打算黑吃黑的,他們才不擔心會闖禍了,自己的老大現在都快要登基了,還擔心什么?

  西涼兵一邊和伺候的盜匪們吹牛打屁,一邊準備著將這群賊匪們干掉,畢竟官兵滅匪是理所當然嘛!

  幽州賊匪們一邊和賣馬的西涼兵吹牛敗火,一邊準備著干掉這群不是人的東西,至于糧食和錢,他們都不夠分,能給西涼兵?開什么玩笑!而且要不是這些西涼兵到處劫掠,他們有必要落草為寇?

  因此在雍州賊匪的心目中等他們的帶頭大哥消息一到,這群混蛋都會成為案板上的肉,喀嚓喀嚓的切成肉糜!至于這四千馬匹自然是騎了就跑,惹不起你們西涼兵,干完這一票直接就不在雍州混了,四千匹馬在別的諸侯那里怎么也能換一個出身!

  抱著這個心思不論是雍州賊匪還是西涼士卒都是口中喊哥哥,手里摸刀子,該動手的時候絕對不留情,大家報的都是相同的目的,那就是一個黑吃黑!

  另一邊公孫瓚也收到了劉備的物資還有信,信寫的不長,內容很簡單。

  一條簡單交代一下自己的現狀,也就說說自己泰山這里臨著青州黃巾也沒有直接面對冀州,不好幫忙,而且黃巾還有些異動,他不好離開。

  另一條表示兄弟現在勉強算是闊了,聽說你要打袁紹,不管什么理由,我先給你籌集十萬石的糧食還有一船精鹽,以及一千萬錢,要是物資不夠,我這邊還能再弄一點。

  公孫瓚收到這封信還有那陸家船隊運送過來的物資感慨連連,之前在劉虞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心酸心情也瞬間得到舒緩,還是自家兄弟好啊,劉備自己才到泰山那個窮旮旯半年多,估計治下之民都沒安撫好,聽自己要報仇直接給了這么多物資,這才是兄弟啊!

  有兄弟支持公孫瓚感覺到自己在燃燒,袁紹說是要平分冀州,現在居然獨吞了,不給他點教訓估計都忘了他可是白馬將軍公孫瓚!

  “國讓,我們的馬場還有多少馬匹?”公孫瓚在接到劉備的信心情大好,十萬石糧食不算什么,一船鹽足夠自己的軍隊用上三個月,一千萬錢也就是一百匹馬的價,但是在公孫瓚看來這都是兄弟的情誼,怎么也得給點回禮,現在信心爆棚的公孫瓚自覺自己根本不會失敗。

  “之前我們才剛剛劫掠了烏桓和鮮卑,除了白馬編入義從隊伍以外,現在還有大量的雜色馬匹,原本打算以七萬錢一匹的價格賣給豫州袁家,冀州甄家,崔家,清河張家。不過現在我們打算和冀州一戰,自然馬匹還屯在我們手上。”田豫面色沉靜的說道,他知道公孫瓚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

  跟了公孫瓚這么長時間,田豫早就摸清了公孫瓚的脈搏,這家伙看誰順眼,那對方做什么都是對的,要是看誰不順眼那對方再怎么奉承也不會給好臉色,而劉備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入了公孫瓚的眼,所以公孫瓚很是照顧自己這個老同學。

  以前田豫覺得這么干實在是好傻,但是這次在遼西郡港口見到了泰山運送過來的物資,田豫也算是認同了公孫瓚的作風,雖說九成會是白眼狼,但是偶爾有一兩個像劉備這么給力的那以前的投資瞬間就值得了,所以這次田豫也就沒有勸說公孫瓚不要送劉備東西。

  田豫和公孫瓚的看法相同,劉備去了泰山那個窮旮旯不過半年,現在能拿出這些東西估計已經是傾盡全力了,對于公孫瓚這種土豪來說除了鹽重要以外,劉備的其他物資根本不算什么,想想看三千白馬義從每人雙馬,人一天兩斤糧食,馬一天二十斤,每天人吃馬嚼就需要兩千石糧食,十萬石也就是一個半月的口糧,更何況還有大隊的步兵。

  “把那些雜色的全部給玄德,不是說抓了幾匹快要煉氣成罡的野馬嗎?除了白色的全部送給玄德。”公孫瓚直接給田豫下達的命令,他的馬場里要不是最近才劫掠了烏桓和鮮卑,否則全都是白馬,其他色的馬公孫瓚看了總覺得心煩,雜色的還是送人或者賣掉比較好。

  陳曦看著劉備的任命書,按了按眉心,自己是不是該拒絕,畢竟他快結婚了,這樣去接了,婚就不用結了,大隊大隊的黃巾,陳曦雖說有信心收拾,但是這么多的數量打完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解決的。

  “子川可是有什么難處?”劉備不解的問道。

  “沒什么,只是覺得能否將子揚派到我手下。”陳曦搖了搖頭說出了理由。

  “你是這次的主帥,自然人由你挑選,只要給泰山留下足夠的戍衛部隊即可。”劉備笑著說道。

  “嗯,那就交給我吧。”陳曦點了點頭收下了任命書,準備回頭和魯肅交接一下政務,然后他就去青州收拾黃巾了,不過在這之前他需要和繁簡還有陳蘭交代一下,畢竟這次是正規的軍務,帶著妻子會招恨的,還是正常點,而他則是有些不太放心陳蘭還有繁簡。

  對于統兵陳曦不想發表任何意見,他所擅長的東西根本沒有戰爭,不過作為統帥還是勉強可以做到的,畢竟陳曦怎么說眼力在那里擺著,而且知人善用,只要將每一個部將的能力全部發揮,這要還是打敗了那就不是他的問題,純粹是實力的原因了。

  再話說這次是打黃巾,又不是打有戲志才,二荀,程昱作為參謀的曹操,而且自己手下一票子狠人,不說打黃巾,拖拖時間都夠將黃巾拖死了吧,沒糧的敵人餓一餓大概就能抓俘虜了,多好的戰功。

  不過話說這種時候貌似應該先給陶謙寫封信,要點糧食什么的,畢竟泰山是徐州的門戶,要是泰山扛不住了徐州肯定倒霉,的確應該讓徐州承擔點責任。

  邁出政務廳,陳曦望天,出征啊,這是第一次,貌似一點都不覺得有什么好興奮,黃巾的就算因為數量龐大也就是一個麻煩而已,和諸侯比起來真的是簡單難度了,而且他帶的那些人,那些兵,貌似已經算是開掛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