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五章 恐怖的精銳兵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長安城門華雄丟出一把錢大喇喇的走了進去,他現在的形象除非是以前的熟人絕對沒有人認識,在昨天聽到漢帝要禪位給董卓,華雄就明白時間到了,更明白那禪位之期便是他曾經的主公董卓的死期。

  從去年十一月來到雍州,華雄花了四個月整合了雍州賊匪,而且安插了自己手下的親衛,也許現在擺不出軍陣,但是弄一個嚇唬人的造型好事可以的,至于真正的戰斗力還是他補齊了的四千部曲。

  說起來華雄挺奇怪的,他手下除了一部騎兵部曲,現在還有了一個自己在泰山山區練出來的精銳步兵,加起來足足有七千人,而關羽張飛現在也都才四千騎步混合的兵團,趙云雖說有一萬多人,但是真正能拿的出手的也就一千五百精銳騎兵和兩千五百混成的步兵,至于其他人多多少少也就千多人,而且基本都是步兵。

  正因為這樣華雄總覺得怪怪的,自己手下說是一個步騎混合兵團但是拆成兩個都行,而且作為自己副將的臧霸手上還有一千人,加起來妥妥兩個步騎混合兵團。

  原本以為泰山練得的兵打完泰山一戰就轉為屯田兵了,結果劉備看完之后直接將一個整編步兵全部塞給他了,這讓華雄很不解,而且還給補齊了編制,那些新來的屯田兵在老兵的帶領下全部變得沉默堅毅,堅定擁護華雄,這讓華雄很不解。

  不過不解歸不解,華雄還是很感激劉備的信任,直腸子性子的人就這一點好,想不通的東西就不用想了,上面說怎么辦,他就怎么辦。

  不過華雄因為感激劉備的信任,所以就更加大力的訓練自己的手下了,他要將手下訓練成精銳,以前每次路過并州大營的時候,看那些全體死人相的陷陣營,華雄就是一個羨慕嫉妒恨啊,七百人一起上呂布騎著赤兔都被打得抱頭鼠竄,據說這還是高順手下留情了……

  華雄很想達到這種程度,所以他以前就偷偷去問過高順,結果人家就說了一個令行禁止便是此世之精銳,開始以為是玩笑,然后華雄去練了好久發現,這不是人干的活,不過現在好多了,手下這批人搞不好能練成啊!

  華雄覺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兵書,圓陣,方陣,鋒矢陣什么的實在是展現不出自己的程度,所以他現在正在研究玄襄陣,他現在已經能玩到普通難度了,據說上面有升級版八門金鎖和高級版八卦陣終極版什么的……

  不過華雄現在的陣法已經玩的可以了,話說同樣的陣法在不同人的手里會有不同的效果,比方說,同樣是圓陣,陷陣營玩出來和黃巾玩出來完全是兩個效果。

  現在華雄的鋒矢陣已經玩到了一定境界,能將云氣勉強分配給鋒矢陣邊沿的士卒了,不過這種也就只有指揮自己的步兵團才能時靈時不靈的做到。

  至于指揮騎兵,華雄就笑了,要是騎兵能做到在攻擊時將云氣的力量分攤給鋒矢邊沿的士卒,華雄覺得自己大概都能玩騎兵沖陣了,根本不需要繞圈圈玩穿插了,一般的部隊他直接就能鑿穿,然后直接切割!

  不過正是因為手下聽命程度越高,華雄越覺得高順的恐怖,他現在都能將手下士卒逸散的氣依靠著軍陣積累在頭頂的云氣當中,然后在戰斗中分給手下士卒強化他們攻擊。

  那高順那個家伙呢?每每想到那一點華雄就覺得不寒而栗。大概他已經能精細的分配這些力量了,估摸著快速調動這些力量進行攻擊防御轉換對高順真心不是問題,甚至于可能高順都能將所有人散發出來的內氣靠著軍陣加持到指定的某些人身上,想到這些華雄終于明白為什么他沒見過陷陣營哪一仗死了很多人。

  不過華雄也不覺得自己真遇到高順的陷陣營會被擊潰,他手下的四千親衛步兵絕對會死戰不退,那樣打到最后就算自己編制打沒了,高順估計也就剩半個營了!

  當然這些都是華雄的估計,如果沒有必要他絕對不會和高順交手,了解的越多,就會越加發現其的恐怖,他也算是明白了呂布為什么要壓制高順了,這種人太危險了,只要有三千人達到之前的水準,然后一旦動手,就算是董卓要剿滅估計都要傷筋動骨。

  之前幾個月華雄踩點早已經踩好了,現在就需要在自己選好的地方呆上幾天,至于綁票,等漢帝禪位前的一天晚上,這是陳曦明確交代過的。

  為了安全起見華雄決定親自動手,不過相對比較麻煩的是他發現自己的步兵團一旦離開他立馬就變得自由散漫,完全沒有精兵鐵血的氣場,而一旦他回來,他手下的步兵團直接就會變成天下有數的精銳!

  坐在離賈詡家比較遠的一間酒樓的角落里,左右兩面墻上的窗戶大開,吹著習習的涼風,沒有一個人會注意到這名穿著單衫的關西大漢,更沒有人能想到這位大漢在這種距離下依舊能看清賈詡家的一絲一毫,扭頭同樣能看到李儒家的一舉一動。

  “咦……”華雄看著賈家后院花園鋪的虛土有些好奇,很快又是一筐,這下就算華雄大腦反應慢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賈文和,還真是只想自己不管他人,只要他將消息告訴李榷等人絕對能夠避免,這家伙居然直接自己跑了,董相給了那么高的待遇,一直以來也未出一個計謀,現在到了報答的時候居然直接離開。

  華雄有些憤恨的想到,不過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他已經不是西涼華雄了,不過眼中卻沒有遮掩自己的鄙視,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都做不到的話,再有才華又有什么意義?收了也不過是一個禍害。

  算了,先救軍師吧,至于賈文和,算你好運,陳子川下令一定要將你帶回去。華雄隨便點了幾根豬大腿什么的啃了起來,不過視線卻全然沒有離開過賈家和李家的府邸。

  雍州邊境,西涼兵開的馬市現在已經有四千匹馬匹了,當然其中也有不少還是沒有馴化的野馬,他們吃著雍州盜匪供給的糧草一直到現在,畢竟盜匪們也說得很明白,他們現在還在籌資,沒辦法盜匪就算有點閑錢也不夠買下這么多馬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