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三章 冬天來了,春天就能綁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在見到這種情況,甄宓熄了之前所有的幻想,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不過是還未確定的未來罷了,原本既定的軌跡都有人能抹去,那甄家還能規避嗎?

  想到這種事,甄宓就無奈的嘆了口氣,隨著他的母親張氏掌握甄家的時日越來越長,原本他父親甄逸留下來的傳統保留的也就越來越少,雖說看似甄家越來越富貴,越來越紅火,但是自從看到了鏡中面相的變化之后,甄宓就有一種感覺,現在的甄家仿佛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一般,雖然美麗,但卻是衰敗前的最后一瞬而已。

  甄宓強烈希望自己母親改弦易轍恢復以前的制度,可惜她在甄家只是一個金絲雀罷了,沒有實權,雖說聰明,雖說潛力無窮,但是八歲的小蘿莉,無傷大雅的事情張氏可能聽聽,但是那些真正決定家族走向的事情絕對不會任由甄宓干涉。

  “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毀滅前最后的美麗。”甄宓望著天,一片片雪花緩緩的落下,那陰霾的天氣仿佛這一刻甄宓的心情一般,有誰知道一個小蘿莉有這么多的心思?

  陳曦將計劃交給糜竺之后就不管了,反正剛剛吞下張蘇兩家的甄家,也就和張世平,蘇雙兩個笨蛋剛回中山時候的情況一樣,志得意滿什么的……

  “下雪了啊。”站在窗邊的陳曦看著外面飄揚的白雪,伸手接了一片雪花,“不知道子健布置的如何,冬天來了,開春就意味著綁票開始了,可別打郿鄔的注意啊,錢財耀人眼什么的可要不得。”

  “子川還在擔心子健?”魯肅裹著皮大衣喝著姜茶說道,江南的苦孩子連雪都沒見過,自然受不得凍。

  “有些擔心他順手帶回來一些東西,算了,隨他去了,他手上的四千步卒,這天下基本沒有能正面擊潰的,呃,說錯了,長安還真有能擊潰的。”陳曦先是自傲,隨后想來自己說錯話了,“嗯嗯,高順也不可能擊潰,他人不夠多,怎么說子健也有四千人,而且還都是令行禁止,直面刀刃面不改色,視死如歸的精銳。”

  “子川,其實我對于練兵有一些心得,不過自從見了文則的練兵之后就感覺我差了好多,但是見到子健之后就覺得那已經不是差了,子川可否告訴我其中奧妙?”魯肅停頓了好久沒有說話,直到陳曦扭頭看他,才斟酌了一下開口說道。

  “方法倒是可以告訴,但是子健所練的兵可以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機緣。”陳曦苦笑著將整件事的經過告訴了魯肅,也將自己的推測斟酌著告訴魯肅,聽得魯肅兩眼發光,恨不得現在就去試試。

  “太不人道了。”劉曄抬頭批了一句。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我最近收集了一堆你違法亂紀的證據,已經交給伯寧了,我很想看你被伯寧抓。”陳曦扭頭威脅道。

  “嗷嗚”劉曄毫無風度的伸了一個懶腰,他已經被陳曦帶壞了,“哼哼哼,你不知道漢律有一條叫做親親相隱,不罪嗎?伯寧表示我犯法了他就把我隱藏了,而抓我的人是他,他隱藏我都不犯法,所以你懂的。”

  陳曦差點一口茶水噴到劉曄身上,還可以這么玩?再一想,還真有這一條法律,而且貌似還是從商周就是這么干的。

  “子敬,你覺得這條法律如何?”陳曦扭頭對魯肅暗示道。

  可憐魯肅裹著皮大衣,腳邊放著陳曦的火盆依舊凍得顫抖,哪里還顧得上陳曦說的臉色,只是連連點頭說道,“這條法律很應該,法律不外乎人情,絕人情而宣法制不合乎人欲,法制,法制,執法者還是人,總歸落到了一個人治上面。”

  “……算你過關。”陳曦無語的看著魯肅,扭頭對著劉曄說道。

  “這日頭也短了,要不我們去樂呵樂呵,我家里有歌姬,子川,子敬要不要去?”劉曄換了一個話題,他看得出來陳曦現在很無聊。

  “喀嚓”政務廳的大門被推開,一股寒風吹了進來,陳曦不由得一縮脖子,魯肅直接抱成了一團,兩眼爆出兇猛的惡意看著推門而入的人。

  推門而入的劉備自然也看到了魯肅眼中強烈的惡意,不過看在魯肅裹成一團依舊凍的受不了的份上只是笑了笑,反手便將門關閉。

  “子敬要是將太冷的話,我們就將政務移到我的客廳里吧,那里我點了三個火盆,比空曠的這里好了太多了。”劉備笑著說道,他可不希望手下這幾人為了一點政務弄得以后都處理不了政務,竭澤而漁可不是好習慣。

  “多謝玄德公。”魯肅打著寒顫說道。

  陳曦瞟了一眼魯肅,他很清楚就這么厚的皮襖根本不會冷,只是魯肅不習慣這邊的氣候罷了,過兩年就好了,至于真的凍得發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簡單說這就是心理作用。

  “奉孝和孝直呢?”劉備打量了一下空曠的政務廳,有些奇怪地問道。

  “奉孝說是帶著孝直去體驗民間疾苦去了。”陳曦面上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

  “你直接說他們跑了就行了,我不會介意的,其實子川還在這里我都夠驚奇的了。”劉備瞬間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什么體驗民間疾苦去了,還不是不想干這些雜七雜八瑣碎的政務,去喝小酒,聽曲兒去了。

  “我坐在這里有事情要處理,我要算算日子,奉孝挖的坑太大了,搞不好我們要早作準備了。”陳曦嘆了口氣說道,“陰謀陽謀揉成一團撇在了青州,黃巾不跳也得跳了,糧食始終是一個麻煩,陸家收購的糧食還沒上來,糜家還在壓制甄家,騰不出手來,三月底,奉孝掛的鉤就能釣上一群魚了,不過我怕我們會被撐死……”

  “喀嚓”又是一個推門而入的,“喲,子敬還是這么怕冷啊。”話說間居然還不關門,“見過主公!”

  “奉孝,給我關上門!”魯肅打著寒顫縮得更離譜了,完全顧不得風度了。

  “真是的,我聽人說,怕什么就要多去面對,這樣才能克服。”郭嘉一把抓過法正,然后嘟囔道,很明顯法正現在有些暈暈乎乎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