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二章 甄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明天下午兩點開始混三江,諸位記得投票啊!

  看著手上的傳來的情報,陳曦的眉毛狂跳,劉曄等人眼見陳曦這種情況,就知道傳遞過來的事情絕對讓陳曦很不爽。

  “你們都看看。”陳曦將冀州傳來的情報遞給魯肅幾人,他簡直無言以對了,大好的形勢居然都能敗壞掉,張世平和蘇雙也太渣了吧。

  魯肅看完之后笑了笑,“這不是早有預料嗎?有什么好奇怪的,甄家畢竟是百年世家,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但是也不至于鬧成這樣啊,兩個笨蛋連自己的牌子都砸了。”陳曦掩著額頭一臉無奈的說道,“我的政務已經處理完了,冀州的事情交由我親自出手算了,甄家還真是麻煩!”

  劉曄倒是沒說什么,作為皇室,他對于天下的家族有著詳細的了解,而甄家就是位于上等之列!要憑一二商人動搖甄家根基,那是在開玩笑,就算陳曦出手劉曄也不怎么看好,不過由于至今未看清陳曦,所以也不愿意現在給陳曦潑冷水。

  “給糜竺寫封信,問他籌備好了沒有,沒有我就換會長了!”陳曦有些憤憤不已的說道。

  且說張世平和蘇雙手握數萬石精鹽,而且幾乎可以說是無本買賣,所以沒聽糜竺的勸告,直接去了冀州和甄家打對臺,而在陳曦想來,就算是不玩別的,就玩傾銷也夠將甄家玩個元氣大傷,也就沒說什么,直接讓這兩家伙帶著數萬石精鹽去冀州了。

  一開始甄家的確是沒有反應過來,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等回過神來的時候鹽業基本已經被張世平和蘇雙搶占完畢,本來事情到這種情況就差不多了,尤其是甄家還來和張世平和蘇雙談過低價買進精鹽,他們做下家銷售,結果兩個笨蛋直接嘲諷甄家,這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來者不善了。

  之后張蘇兩人繼續賣鹽,而且由于價格低廉,買賣做得很大,鋪的很開,整個冀州面上鹽鋪都是兩人的,看清楚直接是兩人的,沒有下家……

  從供貨到銷售直接一條龍,然后就出事了,買地皮的時候很容易,整個冀州沒有一個卡拿的,等到地皮鋪完,兩人直接被告了……

  甄家人拿著借據將張蘇二人告了,原本給他們放貸的太原王家也不出面了,最重要的是借據是真的,而且也真是張蘇兩人簽訂的。

  借款逾億錢,月息五厘,甄家以家族需要擴張為由要收回借款,而且也的確過了三月之期,甄家收回也是應當,而張蘇兩人言,前兩日與太原王家訂下再延約半年的協議。

  結果甄家人一臉戲謔,“可有文書,或者契約。”

  有個毛啊,張蘇兩人當時正是志得意滿之時,要不是志得意滿也不會玩這種事,太原王家和兩人也多有交流,而且大家都是家資逾億,也都是有身份的人,作為商人自然要講信用,也正因此這件事也就是口頭訂下了一個約定。

  這下傻子都知道被甄家玩了,還有什么辦法,但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只有清償抵債這一條路,合算家資,各種貶值,差點將張蘇兩人都貶為奴籍,要不是甄家還算留點情面,三十杖之后將他們攆出了冀州,原本衣錦還鄉的張蘇二人,直接連名字都臭了!

  糜竺得知消息的時候,眉頭都皺成了一團,這隊友也太不給力了吧,沒錢問他借不就好了,一億錢對他來說還真不是問題,再說他現在手下一堆小弟,別說一億錢,十億錢都能玩的轉。

  看著陳曦手上的計劃,糜竺狂皺眉頭,這殺氣也太大了吧,甄家到底做了什么讓陳曦惱火的事情,這么干甄家全體貶為奴籍都不夠賠吧。

  不過既然陳曦已經下了命令,糜竺也不好說什么了,按照陳曦的命令開始指揮自己商會中的支脈。

  “宓兒。”甄宓的母親看著一臉抑郁的甄宓開口叫道,“為什么你看起來一點都不高興?”

  “母親,我在想張蘇二人的下場。”甄宓精致的臉蛋帶著一抹化不開的憂慮。

  “他們既然挑釁甄家,甄家給賜予他們想要的結局,不是理所當然嗎?”甄宓的母親一臉傲氣的說道,甄家男丁不盛,所以現在是由老夫人掌權。

  “甄家不去思索自己曾經做錯了什么,只是去擊敗所有敢于挑釁他的對手,這是禍根啊!”甄宓閉著眼睛說道,仿佛在想那種情景,“不去反思自身的過錯,而是繼續用強大的實力去擊潰對方,遲早會因為當初的錯漏而敗亡,甄家有必要為了張蘇的家財如此?”

  “哼,宓兒你不懂,如果不給于他們雷霆手段,其他的家族就會以為我等軟弱可欺,那樣距離衰亡也就不遠了。”甄宓的母親冷笑著說道,而就在這時一個仆人走了過來,拿著一份竹簡低頭遞給甄宓的母親,“你繼續去看書,我去管理一下家族的商業,好好看書,你可是我們甄家崛起的希望,乖”

  甄宓沒有說話,只是茫然的看著離去的母親,她想不通為什么一直愿意聽她說話的母親會這么急急忙忙的離開,她只是覺得很無聊,錢財真的那么重要嗎?

  甄宓清楚的記得自己四歲的時候,父親告訴她甄家的錢財就算是揮霍數輩子都能支撐下去,所以甄家已經走過了血腥的原始積累過程,現在要做的就是堂皇大道,而非是強取豪奪,只要正正經經的做生意,沒有人能擊敗甄家,甄家的底蘊不是別人能想象的。

  可惜甄宓的父親甄逸不久之后就死掉了,甄家自然也就落在了她母親的手上,和她父親不同,甄宓的母親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愿意吃虧,尤其是當初劉良那句此女貴不可言,有鳳儀天下之態更是讓甄宓的母親信心爆棚。

  逐漸長大的甄宓很清楚那句話有什么效果,更知道自己母親的打算,她看了很多的書籍,相面,數算,易經都在其中,對著銅鏡也只能嘆一句,確實是貴不可言。

  不過在前不久之前在看的時候,卻發現一切都被模糊了,什么鳳儀天下,什么貴不可言,一切都像是被人隨手抹去了一般,仿若有人不滿意這天下局勢,隨意的抹去了原有的局面,重新布置一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