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章 甘寧你去做海軍總管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有群了,有興趣的可以加群,群號:95010223,或者直接搜書名……

  一杯酒下肚,頓時場面熱烈起來,陸駿和甘寧杯酒釋嫌,兩人的關系瞬間拉近到一起,一個夸贊對方遇事不驚,一個自謙不過是膽小爾爾,另一個說對方武藝高強,對方也很給臉的說學藝未精,還要多練幾年什么的。

  陸駿不是笨蛋,他能感覺到劉備的誠意,自然愿意和劉備拉近距離,更不會在此得罪劉備,而兩人之間最大的隔閡便是甘寧這次干的事情,陸駿自然而然的揭過此事,令劉備大感滿意,而甘寧本身就對于被這個被自己劫持,但是一路冷靜的青年深有好感,而現在在對方刻意逢迎之下,自然賓主盡歡。

  很快偽造殘本的于禁拿著古書走了過來,將殘本遞給陳曦,然后陳曦笑著將殘本拿出來,遞給陸駿,“季才雖說此次事情你與興霸已然冰釋前嫌,然則玄德公之前所說的話依然有效,此物贈與季才。”

  “子川不必如此,正如你所說,我與興霸已然冰釋前嫌,何須謝禮,此物還請子川收回。”陸駿看都沒看陳曦手上的物品便推辭掉了。

  “哈哈哈,送出之物豈能收回,再說季才還未看此物真容。”說著陳曦將整本書遞給陸駿,“且看看再說,我想玄德公所選的禮物必然適合季才。”

  陸駿伸手接過書本,打開之后先是一驚,隨后閱覽起來其中的故事,越看越覺得精妙,很快十八個小故事便已然讀完,皺著眉頭看向陳曦,“季才卻之不恭,此物收下,還請子川多多留意此書下冊,這等精妙之書不想卻缺少了一半!”

  “好說好說。”陳曦笑著說道,“我就說過玄德公所選禮物必然適合季才。”

  “哎,好一本三十六計,以作者一生為故事書寫,不想卻少了一半。”陸駿一臉可惜,但是手上動作卻也一點不慢,用絲綢包起之后,直接收到懷中,生怕因為自己之前之言讓陳曦收了回去。

  “哈哈……”陳曦打了一個哈哈,沒有說什么,開玩笑啊,他當初看得電視劇講的就是孫臏一生的故事,然后將其一生變成了三十六個計謀,別的版本記不住,這個版本很清楚,自然按照這個版本寫。

  不過話說正因為這種述其一生的方式寫出來別人不看作者都能想到是自傳。

  一場酒宴,主客盡歡,殘羹剩飯自然有侍女去收拾,陳曦打了一個寒顫就往家里跑,明明是魯肅那家伙用法術引來的雨,結果淅淅瀝瀝下了一個沒停,而且還有越下越大的趨勢,搞不好原本的秋高氣爽就會被魯肅這場雨硬生生整成秋涼。

  至于甘寧自然拜劉備為主公,而劉備也給甘寧一個門下督賊曹的官職,沒辦法,劉備自己官職有限,而他現在的安東將軍處于滿編狀態,只好讓甘寧掛在陳曦這個郡守的名下。

  陳曦準備安排甘寧軍務的時候,魯肅苦笑著給了一根簡書,頓時陳曦有些傻眼,甘寧居然還是蜀郡郡丞,秩俸六百石,位比魯肅。

  “有沒有搞錯!”陳曦側頭詢問魯肅的時候其實大腦已經捋順了一切,也已經明白了為什么明明三國時代對于武將并不看重出身,而勇力膽氣皆是上上之選的甘寧會沒人接收。

  “是真的。”魯肅也是一臉苦笑著說道,“興霸已經離職兩年零九個月,但是蜀郡依舊給他保留著郡丞的位置。”其他話沒說,魯肅已經將該表示的表示清楚了。

  “哦,我知道了。”陳曦點了點頭。

  “怎么處理,現在我們和益州沖突不是什么好事,就算對方因為距離原因伸手不到泰山,但是依照他的能力肯定不會讓我們好過,而且曾經他也是宗正,一旦發動皇族的力量,我們很難招架。”魯肅開口道。

  “沒什么,叫興霸過來,這件事很好處理。”陳曦頭都沒抬,既然事情有變,那原本的水軍訓練也只好重新安排,不過還好劉焉時日無多了,否則整個規劃就要砍掉重煉了,現在好了很多。

  “哦,好的,也只有這樣了。”魯肅點了點頭說道,與現在泰山形勢相比,甘寧的重要性反倒很低,畢竟泰山這個地方一不靠黃河,二不靠長江,現在楊廣的大運河也沒搞出來,水軍什么的要搞還挺麻煩的。

  “叫來就行了。”陳曦一挑眉,“多余的話不要說,甘寧是玄德公手下重要的大將之一,尤其是以后,所以放棄之類的話不用說了。”

  魯肅嘆了口氣,他能看不出來甘寧的重要性?畢竟現在泰山騎兵有,步兵有,練兵有,統帥也有,整個拼圖就差一個水軍,而南征必須要有水軍。

  很快一臉興奮的甘寧就過來了,“見過郡守,敢問郡守喚興霸來何事。”

  “給你兩個任務。”陳曦抬起頭看著甘寧,“首先這件事危險性很大,需要智勇雙全的武將,而且水上功夫足夠好,還要會帶兵……”

  陳曦話還沒說完,甘寧就拍著胸脯說道,“太守你就直說什么事,興霸的能力你可以放心。”

  “好的,你知道的,泰山附近沒有大江,大湖,要練水軍很困難,所以我打算讓你去青州外海去練兵,至于船,放心,陸家有海船,糜家有錢。”陳曦快速的說道。

  隨后陳曦不理甘寧的興奮,繼續說道,“由于我們人手不夠,所以我也不給你安排人手了,你直接帶著你的人手去青州外海,在那里你就是總管,你的手下就是骨干,在那里你要干什么都行,我給你批兩千萬錢!一年給我搞出一個像模像樣的海軍。”

  “子川,這個一年有些短,青州一代的都是旱鴨子……”甘寧興奮的已經忘了叫郡守,直接叫陳曦的字,不過興奮歸興奮,領了軍令狀要是完成不了那就是作死了,他不會那么傻。

  “我沒說不允許你將長江水匪,黃河水賊,海盜什么的洗白,聽清楚去了之后你就是總管,你就算去打別的州郡都行,我給你最大權利!你給我練出來我要的海軍來!”陳曦直接咆哮道,那話語中的話就差說你是白癡嗎?洗白盜匪這種話還要我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