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九章 受寵若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群怎么弄,有人知道嗎?我捏了好會兒qq沒弄明白……

  有了這么一句話甘寧什么心氣都順了,感家很看重自己的,只是一場誤會。

  “仲康,給興霸將繩索解開。”陳曦側頭對許褚說道,只要許褚在身邊,甘寧就算是暴起也不用擔心。

  “之前得罪了。”許褚一抱拳,然后給甘寧將繩索解開,并且解了內氣的封鎖。

  “有機會我們在水上來一場!”甘寧接受了許褚的道歉,但是對于自己戰敗很是不爽,他覺得自己在水上應該能打敗許褚。

  “不知道我之前的話會不會讓玄德公記恨于我。”甘寧側頭對著陳曦有些弱氣的說道,一點沒有之前的膽魄,畢竟之前一切都是誤會的情況下,自己當著別人的面那么噴了劉備,這個時代顏面要比性命重要。

  “敢發招賢令的人,要是就這么一點胸懷氣魄,早就氣死了,招賢令這種東西都是窮鄉僻壤,賢人不至的地方,有胸懷大志的君主才敢干的事情,這種東西招來的全部都是恃才傲物的狂人,或者狂傲自負的天才,其他的角色沒有膽量接下!”陳曦笑著說道,“你覺得燕昭王,秦孝公哪個是小肚雞腸之人?”

  “聽你這么一說好像也有道理,不過要是這么說的話,那涌入泰山的其他士子該怎么算?”甘寧點了點頭,認可了這個說法,招賢令招來的必然是那些別人不敢要的角色,要是才華橫溢,并且為人做事符合正常人的觀念何必等招賢令出現,早就被人招走了。

  “對于中堅人士來說,在哪里干都是相同,而有招賢令的地方必然有空出來的位置,就這么簡單。”陳曦笑著說道,“興霸屬于哪一類也是心里有數吧。”

  “寧出川以來,自以為打遍天下無敵手,不想先是在長江岸上遇到了一個白發翁,十招讓我再無還手之力,之后在江面遇到周泰,獨斗百余回合才勉強勝之,而這一次卻又……”話說間甘寧扭頭看著許褚,雙眼燃燒著戰意,他想和許褚在水上打一仗,對比那個白頭發的,許褚的實力他還能有個確切的估計。

  “白發翁?”陳曦偏頭一想也就明白甘寧遇到誰了,九成九黃忠那個白發魔王,對比呂布的戰斗力,現在處于巔峰,搞不好比呂布還強的黃忠,十招讓甘寧無反手之力還真不是問題,尤其是甘寧這家伙剛出川處于志得意滿的大意狀態。估摸著來真的,甘寧可能會向華雄遇到關羽一樣悲劇……

  “興霸稍安勿躁,現今已經十月,再有十余日,子龍,云長,翼德,子義這些人都將從青州撤回,到時你可以好好與他們切磋一番,至于現在還是好好養傷,玄德公對于他的水軍上將很感興趣,可勿要失了禮儀。”陳曦笑著說道,一邊說,心中一邊偷笑,這群人絕對會讓你明白什么叫做快樂的生活。

  甘寧看了一眼許褚大聲道,“好,那我就等上十余日,到時我們再分個高下。”

  許褚默默地轉過頭去不接話茬,別說你甘寧了,就是呂布能不能架住我們這么一群人連番上陣都是問題,尤其是趙子龍,那家伙絕對是完克你的典型……

  甘寧自是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什么樣的悲慘日子,反倒還一臉喜氣的等待趙云等人回來和他切磋。

  “既已說定,興霸且于我去見玄德公以及陸季才,至于這次鹽商之事,還請興霸不要外傳,此乃玄德公積累錢財治理青州的本錢。”陳曦對甘寧一拱手說道。

  “好說好說,我手下皆是我從西川一路帶出來的漢子,必然不會壞了玄德公大計,還請子川領我去見玄德公和陸季才,吾愿受罰。”甘寧恭謹的一禮,看得出來這家伙除了比較狂傲并沒有認死理。

  “好,此事在你昏睡只是玄德公已經處理好了,攬下了所有的責任,興霸并不需要為此擔憂,陸季才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物,必不會深究。”陳曦笑著說道。

  說完陳曦便帶領著甘寧準備去劉備家中廳,想來又是青銅鼎煮羊肉這種毫無水準的待客餐。

  果不其然,劉備又擺著青銅鼎煮羊肉,毫無特色的菜肴,不過看坐在下手的陸駿一臉的滿意,就知道對于菜色什么的完全沒興趣,就是對于待客的規格很滿意,高規格的待遇啊!

  話說陳曦想了想,貌似現在天下這些諸侯也就是劉備這些個漢室宗親能這么玩,其他人身份都不夠,這么想的話袁紹在盟主營中那青銅鼎煮牛肉吃的時候已經逾制,難道說勤王的盟主有加持,不過想想矯詔都拿出來了,用青銅鼎煮牛肉也沒什么了,大權旁落啊,這樣擱在以前,早就咔擦咔擦的砍頭了。

  也正因此陸駿對于劉備更加的滿意,將這東西都拖出來了,說明對方真的很重視他,賠禮道歉也不是一句空話,就這一頓飯,別說自己一行什么都沒損失,就算是管家仆人死絕,也該放下怨氣了。

  “季才,興霸也是不知此事,所以才會干出這種事情,玄德在此先敬一杯,聊表歉意。”劉備遙遙舉杯,然后一口飲下。

  名士嘛,就是你捧我,我捧你,只要你愿意給對方面子,對方肯定給你面子,陳曦一早就給劉備說過,對于那些能力一般,但是舉世聞名的名士,要做的就是將姿態放低,讓對方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當然要是因為自己身份做不到那種讓對方受寵若驚,那就讓對方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總之讓對方爽了,什么事都好說。

  劉備現在的行為就讓陸駿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不但是最高規格的宴會,開場又以長者的身份先干為敬,簡直將他捧上了云巔,雖未提任何夸贊的話,但是行為永遠比語言更令人感動。

  陳曦帶著甘寧來的時候陸駿已經和劉備推心置腹了,甚至于都表示回家就大力投資泰山,還不斷詢問劉備泰山是否有什么短缺的,他可以幫忙收購,一聽缺少糧食,陸駿立馬表示江東地廣人稀,糧食多,只要劉備能吃下,他回頭就從其他家族收購陳糧。

  “甘壯士,且飲了這一杯酒,這一路上你未有絲毫虐待我等,而且甘壯士也是為了全那一腔報國之心,而季才則因陸家百年信譽不能直言,反令我們在場眾人誤解從從,飲了這杯酒,你我二人便是朋友!”陸駿眼見甘寧進來,拿起酒杯走到甘寧面前,面容鄭重的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