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八章 成為水軍統領吧,興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抹了一把不知道是汗還是雨水的玩意,不經意間用來擋擋雨的精神力已經散了開來,看來猜到事實真相還真嚇了陳曦一跳。

  “子川你怎么來了,居然還不撐傘!”劉備眼見陳曦站在雨中,既沒有撐傘也沒有鋪開精神力,嚇了一跳,這雨里面微微的寒意,要是滲進去,就陳曦那身體素質搞不好就要哼哼唧唧的躺在家里了。

  “再不來就出事了,仲康將甘寧先綁了,別把他弄死了,那可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劉備一說,陳曦才感覺身上微微的涼意,撐開精神力直接將自己裹起來,明天能在家里哼哼唧唧的裹棉被不去政務廳工作了。

  “郡守且放心,這種高手不是那么脆弱的。”說著走過去蹲下身子抓起甘寧的衣領,然后直接封禁了甘寧的內氣拎了過來。

  “子川怎么知道賊首叫做甘寧,文則拿下了所有的賊匪才知道了和仲康大戰的那個家伙叫做甘寧。”劉備將陳曦拽到屋檐下好奇的說道。

  “這個東西就是標志。”陳曦拿出那個金鈴鐺一臉澀笑著說道,“這家伙本來是我打算派人招攬的一員干將,也是準備介紹給玄德公的水軍上將,不過我只知道這家伙在長江中游做水賊,就是不知道準確位置,不想現在卻跑到了我們的地盤,想來中間有了一些誤會!”

  “啊?”劉備直接愣住了,過了一會兒反應過來,伸手將于禁招過來,“文則,去,給我將陸家管事招過來,問清楚是怎么回事。”

  很快一身儒裝打扮,面色微微有些蒼白的陸俊走了過來,“江東陸家陸駿陸季才,見過玄德公,見過陳郡守。”

  陳曦微微頷首,有劉備在他不用說什么,但是也不能肆無忌憚的打量別人,所以略一點頭以顯恭謹,也讓別人看不到他的神情,隨后就仔細的窺視陸駿,按照記載這家伙應該是陸遜的老爹,也是一個很牛的人物,不過由于身體不太好死的有些早了。

  “免禮。”劉備擺了擺手示意陸駿不必如此,隨意即可,“季才,商業之事派一二管家來即可,為何季才親來于此,而且此物我泰山并不缺少。”

  陸駿苦笑,雖說他一路被挾持到泰山,但路上也沒有吃任何的苦頭,所以一路上也算是對于泰山有所了解,那站在劉備身后的微微頷首的陳子川便是泰山重建的計劃者以及實施者,自然也猜到為什么劉備會這么謹慎,潛龍在淵,以蓄騰飛之勢!

  好在他陸家并沒有打泰山的注意,反倒因為這一路所見,陸駿對于泰山頗有期待,而且因為他陸家子嗣頗少,不存在宗族難遷一說,也不存在家大業大,可以分家押寶數家一說。

  陸家糜家都屬于奇葩家族,產業倒是挺多的,但是宗族嫡系就這大小貓三兩只,惹毛了產業都不要了,東西一收拾人就走了,連用準備都不用!

  也正因此陸駿坐在馬車上仔細的觀察著泰山的形勢,看著泰山那欣欣向榮的態勢,陸駿覺得自家有必要多往泰山投入一點,或者說有必要試試水,雖說人少了一點,但是狡兔三窟還是必要的!說不定什么時候就用上了,而且聽糜竺說,劉玄德這個人還挺不錯的。

  陸駿將整件事情緩緩道出,純粹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去說,對于任何一方都沒有偏袒的意思。

  劉備和陳曦對視一眼,陳曦微微點頭,這種事情純粹是意外,但是發生了之后就變得極其合理。

  “卻是備的失誤,季才勿怪,在此備先代興霸賠個不是。”劉備直接將甘寧的錯攬在自己身上,不論是剛剛甘寧的表現還是從那些談話中甘寧暴露出來的想法都令劉備很高興,這可是自己的人啊,可不能讓自己人被外人欺負了,劉備直接頂了上去,然后偷偷朝陳曦伸手。

  “季才勿怪,我等也未料到會出此等事,既然興霸未傷害一人,那此事權且揭過,至于損失,則由我泰山接下,季才勿要推辭,我等給陸家添了麻煩,自然需要補償,望季才不棄。”陳曦接過話茬一臉微笑地說道,他看得出來陸駿并不打算收下自己等人的補償,不過嘛,有些時候給補償是為了下一次拉近距離。

  招了招手,示意于禁過來,他知道于禁身上有一本他陳曦假借清溪孫臏之名編寫的三十六計,而且于禁對于這本書珍之若命,所以說什么時候都在身上揣著。他現在要的就是讓于禁去對照著三十六計去弄個殘本,斷章才能讓人無限遐想下面的內容……

  甘寧很快就恢復了過來,不得不說這些武將只要沒死恢復還是很快的,結果一睜眼看到劉備就憤怒的吼道,“枉我甘興霸一世英明不想卻輕信小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說完一扭頭,一副引頸就戮的表情。

  “……”陳曦一臉無語的看著甘寧,這也太有個性了,“玄德公,興霸就交給我,我會讓他明白實際情況和他腦補的情節是怎么樣的差距。”

  “子川小心一點,仲康!”劉備點了點頭,然后將許褚留了下來。

  “現在就剩下我們三個了,興霸你說你搶誰不好啊,你居然搶了玄德公的私產,這算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吧!好吧,搶了也就搶了,你干嘛要將陸家人拉過來,弄得我們心驚膽戰!你一路就不對比一下泰山和豫州的差別?在軍隊還沒齊備的時候我們就是一個大肥肉,陸家為了拋清關系根本就不應該來,你說他來了我們怎樣想?”陳曦也不勸解甘寧,只是將該說的話說出來!

  雖說甘寧破口大罵,但是卻也沒升起死心,畢竟他還年輕,大好的青春還沒有揮霍,要這么死了絕對不甘心,而聽了陳曦的話,甘寧也就順著話去思考,他是狂傲不是笨蛋,略一思考就明白了陳曦什么意思。

  “你是說你們將我當做打泰山主意前來試探的探路石。”甘寧盯著陳曦,希望從陳曦臉上看到陳曦內心的想法。

  “你自己都知道了,還問我們干什么,還好有這個,否則仲康絕對將你劈成兩半!”說著陳曦掏出金鈴搖了兩下,“我們派去招攬你的人沒找你,沒想到你卻來到我們泰山,果然你和我們泰山很是有緣,怎么樣加入我們,你會成為玄德公手下的水軍統領!我知道你不服氣仲康擊敗你,也知道你擅長水戰,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