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五章 不是能力,是爹的問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微微顫抖了兩下,隨后發現自己貌似變得僵硬了一些,抬頭望著那狂風驟雨,猛然想到了一個說法,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也因此誕生于靈魂的精神力也有著不同的效果。

  陳曦不大清楚自己的精神力加持的是哪一方面,但是按照他的感覺,下雨的這個人精神力加持的應該就是水霧一類。

  看似同樣是雨,但是多了這么一點點加持,微微的寒意足夠讓沒有準備的一方在遭遇襲擊的瞬間慢上一拍,而這一拍可能就會決定勝負。

  魯肅也站在政務廳門口伸手接著雨水,絲絲的涼意滲透了他的皮膚,除了智慧,這一點是他最自傲的地方,就這么一點點差別,但是卻足夠在不經意間打破平衡。

  很快劉備就帶著許褚還有于禁二人趕來,對于魯肅告知的事情讓他有些心寒,泰山初建就有人開始打主意,這就是亂世嗎?百姓有一個庇護所,居然這么快就有人想來打破這份平靜,想到這里劉備的臉上很明顯的出現了一抹憤怒!

  “子敬,你們確定能將所有人全部活捉?”劉備壓下心中的憤怒開口問道。

  “這一點我和子揚討論過了,子川建設奉高時特意修建的建筑就是為了這一刻準備的,我們要拿下對方沒有絲毫的問題,不過子川建議仲康出手,一擊定下勝局!”魯肅詳細的解釋了一下目前的形式。

  “文則,帶領士卒控制左右店面,從后門進入,所有的弓弩準備好,在仲康攻擊匪首的第一時間,所有的弓弩準備,膽敢反抗全部殺無赦!”劉備眼中閃過一抹冷光,“當初我還笑子川麻煩,不想這么快就用上了!”

  “壯士,現在已經到了奉高城了,可否放了我等,至于這些精鹽,我陸家可以全部送于壯士作為贖買。”陸俊苦笑著說道,這都是些什么事啊,從糜竺那里拉了一船鹽正準備去賣掉,結果在長江被人搶了,現在連人身安全都被限制了,若非對方還算講理,自己估計就死在這里了。

  “贖買?”坐在馬車外用大刀削指甲的壯漢,抬起頭來看了陸俊一眼,“我記得這本身就是奉貢給玄德公的吧。”壯漢毫不客氣的說道。

  “是是是,是奉貢給玄德公的,而且有需要以后可以再來拉一船,我以陸家百年信譽作保,只要你拿著這個玉佩前來陸家,陸家不二話,絕對交割你一船的精鹽。”陸俊苦笑著說道,他現在不好給面前這個家伙說這些鹽就是劉備的私產,人家就不缺這種話,畢竟陸家的信譽還是要的!

  甘寧用大砍刀削著指甲,他也有些無奈,本來嘛,在手下得到消息說劉備發招賢令通告天下,招收天下賢士不論出身,只論才能,當時甘寧就有投奔的意思。

  后來甘寧一思索自己一來是水賊出身,二來他還是棄官為賊的典型,這么去的話貌似別人的感官肯定不會太好,所以讓人打探了一番,結果發現,劉備完全不在意這種事,只要有能力就收!瞬間甘寧信心爆棚!能力他有啊!

  頓時甘寧屁顛屁顛的帶著小的們去投奔劉備了,而順水而下的時候遇到了陸家商船,一聽一船鹽,甘寧二話不說劫了,這屬于稀缺的戰略物資,搶了,送給劉備作為見面禮……

  實際上甘寧不知道的是,在別的地方別人不收他不是因為他能力不夠,或者說是水賊出身,完全是因為他現在還是蜀郡郡丞,甘寧他爹太有本事了,就算他兒子甘寧翹了官去做水賊,人家也能讓蜀郡其他人睜只眼閉只眼,還給他將官位留著,當然這里面也有劉焉的關系。

  就因為這么一個官位,甘寧現在去別的州,別人一查就不敢收了,這種人你收的時候總是要忌諱一下劉焉,畢竟人家掛名蜀郡郡丞,劉焉可以不介意甘寧翹班,不介意自己手下去做賊,但是誰要是將他手下變成自己的手下,這就成了打臉了。

  這也是為什么歷史上知道甘寧能力的人不少,但是敢用的人基本沒有,惹不起啊,劉焉不是傻子,給你把官位留上就是為了讓你回來,而你甘家還是巴郡大族,你年輕時候到處跑,之后總少不得落葉歸根,到頭來不還是我劉焉的大將。

  結果劉焉死了,甘寧一看劉璋那弱了吧唧的慫樣,直接滅了回老家的想法,他爹也死了,他現在是家主,一劃拉,甘家直接遷走了。

  劉焉現在還活著,情況自然不同,甘寧雖說是水賊,但是人家這水賊妥妥的正規軍裝備,而且從長江上游混到長江下游愣是沒人敢抓,補給的時候還大都靠著官方。

  荊州牧劉表,揚州刺史劉繇都知道甘寧這王八犢子是劉焉那個同宗預定的水軍大將,也就睜只眼閉只眼,反正這家伙也就是干點劫富濟貧的事兒,不帶殺人的,隨他去吧,靠岸要補給就給他,十萬水軍都養了,還差這么一點,就當給劉焉賣點面子。

  這也是為什么周泰,蔣欽不論就自身實力還是手下勢力而言并不弱于甘寧,但是在長江面混的最囂張就甘寧一個,還掛一個鈴鐺就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在那里?

  別的水賊遇到蔡瑁的荊州水軍二話不說就躲到了蘆葦蕩中了,就甘寧不躲,還敢迎上去,膽肥的水賊的不是沒有,但是敢這么干還沒被射成篩子的就甘寧,因為人家甘寧是官,而且還是蜀郡郡丞!

  這種級別的官員,怎么說呢,除了劉焉自己能處置,其他的除非中央下達命令,否則誰也別想動,甭管人家違法不違法,在上面命令還沒下來之前誰都不能動,劉表抓了就算越權,這比甘寧違法造成的影響還惡劣,所以在上面睜只眼閉只眼的情況下,蔡瑁能做的就是沒看到甘寧,也就是說作為正規軍還要躲著對方……

  甘寧自然不明白這些東西,他一直覺得自己很牛,在長江面上橫著走,沒人敢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知道實際上是自己后臺太硬!

  劉備那個招賢令太對甘寧的胃了,他之所以從蜀地出來就是因為在那個地方別人一問就會說,甘家如何如何,而不會說他甘寧如何如何,而甘寧自覺自己非常牛,自然對這種話很反感,所以他寧可跑去當水賊也不愿意繼續呆在川蜀,他要用自己的雙下一片天空,抱著這個想法,甘寧成了水賊,然后他得意的在長江面上橫著走,沒人敢惹。

  但是也就這樣了,他只能做一個在長江面上橫著走的水賊,至于他一直所想的有一個英明神武的主公從天上掉下來,然后在他的輔佐下南征北戰,一統天下什么的完全沒有看到絲毫的跡象。

  這么下去該怎么證明自己的能力,該怎么才能讓那些混蛋明白自己不靠家族也能闖出一番天地。

  自從在長江面上橫著走之后,甘寧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最后發現,這完全是老虎吃天,無從下手,空有屠龍之力,而無龍可屠!

  難道要回蜀中,這個念頭剛一出現甘寧就將之撲滅,打死也不回那個坑爹的地方,那地方全靠拼爹,回去拼爹有意思嗎?誰爹牛,誰官位大,活著有毛意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