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二章 家里的女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壓根就沒有去招賢臺,出了政務廳他就準備翹班了,至于是否會被隨時有可能回來的滿寵以違法亂紀抓住,陳曦已經想好了說辭——作為郡守隨時都要了解治下情況,為了避免被人蒙蔽視聽,所以他打算考察民情,這個理由太正當了!

  翹班回家,繁簡在家里看書,號稱一本一千金的傳家寶級萬言書,繁簡已經看了不少,而且按照陳曦的說法,不求甚解,只要求心中有數就行了。

  “簡兒,要出去不?”陳曦推門而入,結果只見繁簡快速的將某樣東西東西塞到被子下面。

  “痛!”藏東西的繁簡,可能無意間摸到了什么東西皺了一眉頭小聲叫道。

  “繡花?”陳曦好奇地問道。

  “不給看。”繁簡不高興的說道,小孩子的脾氣還在。

  “繡的不好吧,手伸出來。”陳曦逗弄。

  不過隨即陳曦就反應了過來,估計繁簡剛剛應該是不小心被針尖刺到了指尖。

  將繁簡左手拉過來一看,蔥白的一般細長的指頭上有不上小點,想來都是以前繡花或者做東西時被針尖刺到的,想想看貌似繁簡手上少了一些什么。

  “走了,我帶你還有蘭兒出去買點胭脂水粉什么的,整天呆在家里也不怕長毛。”陳曦伸手直接將繁簡拉了起來,至于那些針線什么的隨手就丟在一旁的竹籃里面。

  “出去嗎?”很少出門的繁簡早已習慣了家里的一切,也沒有多大出去的想法,不過作為夫君的陳曦邀請她出去的話,在她的意識里絕對不能駁了夫君的面子,思考了一下也就點了點頭,“容妾身換一身衣服。”

  “好的,你快點,我去通知蘭兒。”陳曦偏頭看了一眼繁簡,就打算離開。

  之后陳曦便到后院去通知陳蘭,自從被逐出陳家之后,陳曦便解除了陳蘭的奴籍,現在的她已經是一個自由人了,不過依舊住在陳曦的家里,對于這一方面陳曦也沒有說什么,而繁簡也不在意多一個少一個陳蘭。

  正因為這樣,陳蘭在陳曦這里實際上還做著以前的事情,當然不是跳跳舞唱唱歌彈彈琴什么的,而是和以前一樣只是照顧陳曦。

  至于端茶倒水,洗衣做飯這種事情陳老管家都交給新買的仆人了,而陳曦一般也不需要別人照顧,所以陳蘭實際上做得事情和繁簡差不多,沒辦法泰山當時太多的賣身為奴的流民了,話說在那個時候買家仆,給流民一口飯吃實際上是好事,這無奈的社會……

  果然陳曦推門而進的時候,陳蘭正懶洋洋的躺在床榻上看書。

  “啊!”陳蘭眼見陳曦進來,明顯一愣,隨后一聲驚叫直接翻身坐起。

  “吃驚什么,真是的,小懶豬起來,我帶你和簡兒出去買點胭脂水粉,好不容易將奉高建好了,我還沒有好好逛過,今天帶你們一起去,說說吧你有什么想買的,我也提前帶好錢。”陳曦看著慌亂的將書都丟到地上的陳蘭一臉無奈的說道。

  話說這要是讓那些愛書之人看到估計會打死陳蘭吧,不過陳曦很明顯沒有因為這種小事找陳蘭麻煩的意思,他的思維至今為止還未被扭轉。

  “主人……”陳蘭跪在床上小聲地說道。

  “什么事?”陳曦才懶得讓陳蘭改稱呼,“主人”這個叫法他挺喜歡的,雖說現在陳蘭已經不是他的歌姬了,但是偶爾需要的話,陳蘭也會給陳曦跳跳舞,扇子舞轉圈圈,在迷蒙的燈下去看也挺有趣味的,至于繁簡,陳曦只在某次繁簡喝醉了的時候見過一次,很驚艷,不過繁簡堅決不允許陳曦提那件事,每次陳曦張口,她就會連脖子一起變成嫣紅之色。

  “夫人去的話,我不應該去的。”陳蘭小聲地說道,低著頭用手捏被角,看得出來明顯很想去。

  “放心吧,簡兒比較呆,沒有啥自覺,只要你不欺負她,她很好應付的。”陳曦無所謂的說道,和繁簡相處了四個來月,陳曦也算弄清楚這個女孩的個性。

  繁簡很乖,基本上陳曦讓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其他時候就呆在自己的閨房里面基本不出來,陳曦深信一種說法宅到深處天然呆,呆到久時自然萌,而現在繁簡而明顯就處于在自己閨房宅的時間太長了,有些呆呆的。

  不過這樣也好,陳曦也就不擔心繁簡會特意找陳蘭的麻煩了,畢竟相對于繁簡,陳蘭才是真真正正和陳曦患難與共過的妹子,話說這種情況下不是都應該以身相許什么的嗎?

  陳蘭思考了一下便點頭同意,然后將陳曦請出自己的閨房打算換身衣服。

  “太慢了。”陳曦坐在外面的石桌前,換身衣服居然這么浪費時間,陳曦記得自己貌似從來都是往身上一套就行了,話說自己的換洗衣服是誰處理的,陳曦能記起的也就是每天早上有新的換洗衣物放在床邊,嘛,有必要明天早起一下看看是誰給他準備衣物的。

  就在陳曦等的有些無聊的時候,繁簡帶著陳蘭先后跨過月門。

  一身素白的女衫,腦袋上盤著一個婦人的發飾,插著一根金釵,白皙的臉上浮著一層羞意。

  陳曦盯著繁簡的嘴唇,話說他不記得有賣口紅的吧。

  “夫君盯著妾身看什么?可是有些等的厭煩了。”繁簡有些好奇的看著陳曦問道。

  “只是奇怪罷了。走了,我帶你們去逛街吧,怎么說你家夫君好不容易建起了奉高,直到現在也沒在奉高城好好轉過。”陳曦搖了搖頭說道,在外人面前還是要保持點風度,晚上休息的時候再問吧。

  繁簡伸手挽住陳曦的胳膊,然后靠了上來,微微落后半個身位緊跟著陳曦,而陳蘭則跟在陳曦的身后,略略有些艷羨的看著繁簡,其實她也可以做同樣的動作,而且她也清楚陳曦根本不會拒絕,還會暗爽,只不過現在陳蘭在旁有些不好意思罷了。

  走在路上,陳曦感受著自己身旁那柔軟的軀體,內心不由得有些躁動,話說繁簡畢竟長得相當漂亮,而且又是自己未婚妻,再加上有繁良的暗示,若不是感覺繁簡實在太小,陳曦早就化身成狼了。

  開始幾天陳曦還和繁簡睡一張床,后來發現這完全就是一個煎熬,繁簡完全無自覺的朝陳曦身上靠,而陳曦不能下手,所以后來只能分床睡了,而提出分床的時候陳曦總覺得那個時候繁簡的眼神有些古怪。

  走在街道上,陳曦不由得有些自豪,青石鋪成的路面,道路兩旁鱗次櫛比的商鋪,這和數個月之前那種破落完全成了兩碼事,而當時骯臟的污水街也在陳曦強制性的法規性治理干凈了,至少現在絕對沒有人在街道上大小便了,而牛馬上街,誰弄臟誰處理。

  陳曦很清楚這個時代可沒有良好的疾病防治手段,能干凈一點就能安全一點,一旦爆發了瘟疫,現在好不容易復蘇的泰山瞬間就會崩潰,甚至過分一點整個城都會變成死域。

  陳曦先朝一個方向走了兩步,然后又退了回來,扭頭對繁簡問道,“你知道胭脂水粉那一類的鋪子在哪里嗎?”陳曦很明顯有些不太自然,他也屬于家里蹲的類型,不過不同的是,別人呆在家里,他呆在政務廳。

  “不知道,這城不是夫君命人建設的嗎?夫君自己也不知道嗎?”繁簡搖了搖頭,然后像好奇寶寶一樣問道,“大概蘭兒應該知道吧,我自從來到泰山就沒有出過家門。”

  陳曦和繁簡兩人的目光讓陳蘭有些承受不住,小聲的嘟囔道,“我也沒出來過啊!”

  好吧,三個都沒有出過門的家伙就站在自己門口望著街道,齊齊的嘆了口氣,隨后陳曦笑了起來。

  “算了,這樣也算是知道這個城市缺少什么了,回頭我就讓人制作一個路標告示吧,順帶著還能賺點錢,走了去問問路吧。”陳曦無奈的說道,他也沒想到自己三人居然沒有一個認路的,都是家里蹲。

  想想也是他陳曦每天都窩在政務廳,而繁簡自小就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至于陳蘭原本就是侍養在家的歌姬,自然也不會去出門,當一個人在家里呆久了,也就沒有心思出去了。

  陳曦作為一家之主,問路這種事自然不能交由兩個不和外人交流的弱女子去處理,一邊問路,一邊七拐八拐,原本只是打著考察民情的口號前來翹班,而這么一溜達陳曦卻也注意到了不少問題。

  陳曦笑著將鐲子給繁簡帶上,對于繁簡和陳蘭這種什么都不缺,純粹逛著玩的女孩來說,買不買東西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找,找到心儀的東西,不過這種事情要是不餓的話陳曦有的是時間折騰,但是當自己的胃開始抗議之后,陳曦就不會有猶豫了。

  反正稅收上來之后劉備也不窮了,補齊了所有人的俸祿之后又大大的賞了一筆,自然現在陳曦一點都不缺錢,只要繁簡和陳蘭在某件飾物或者脂粉上面目光提留超過五秒,陳曦直接掏錢買下,根本不給繼續挑選的時間,就這么一路掃貨過去,原本可能需要轉好久的一條街很快就走到了盡頭,嗯,雙方都是心滿意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