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劉曄和滿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曄的到來很鄭重,先是下了拜帖,之后又是請宗人府作證,然后才加入了劉備的勢力,話說像這種加入的方式以后也就別想背叛了,丟不起人,所以說在歷史中劉曄溜到曹操那里完全是因為看不到希望了,而現在有希望,這位自然敢去賭一把。

  對于這劉曄和滿寵這兩個人陳曦也是很熟悉的,這兩個家伙的能力籠罩在曹氏五謀的光環之下,但是其能力卻也不能等閑視之,而且這兩個又是一個極端,劉曄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滿寵則是冷面酷吏,妥妥的性格互補。

  對于漢室宗親的加入,劉備很是興奮,干了這么久總算有一個老劉家人承認自己,愿意跟自己一起干了,而且這位還是被稱為佐世之才的淮南劉子揚。

  對于這兩個人的安排,在陳曦的暗示下滿寵被分配去處理律法還有整治吏治,反正這家伙終其一生都是一個黑臉酷吏,跟在曹操干的時候,曹洪犯事他都敢去抓,至于那些世家豪族的親戚犯事,這位更是毫不留情,五世三公老楊家家主楊彪犯事,二話不說依法拿下!

  不過話說這家伙雖說執法必嚴,但是卻也不亂用私刑,標準的法律怎么規定,這家伙怎么干。其實陳曦一直想看劉曄犯法了滿寵怎么處理……

  因此陳曦很淡定的對劉備說,滿寵此人公正廉明,適合去搞法律,所以劉備就將滿寵弄去處理律法還有整治吏治去了,話說泰山剛剛有些起色,有些蛀蟲就開始撈錢,要不是滿寵出現,陳曦就打算自己來一個整風……

  至于劉曄被陳曦安排去和魯肅一起處理政務,魯肅擅長對于當前形勢的判斷,并且能依靠當前形勢推斷出未來局面,而且在局面形勢一團糟的時候他能拿出魄力當斷則斷;而劉曄擅長對于未來形勢的預估,并且這家伙擅長謀劃,最無語的他能拿出一堆自己都選擇不出好壞的謀略,然后自己傻眼,不知道該怎么辦。

  總之劉曄很神奇,這家伙不缺少妙計,也不缺少奇謀,眼光也很好,可以說一個頂尖謀士必須的能力他全部具有,結果卻沒有成為最頂級的謀臣。

  究其原因就是劉曄這家伙總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能想到計謀,但是卻不知道用哪一個,然后糾結于自己的計謀,最后只能看著別人表現,也就是說這家伙智力不差,但是判斷能力比較渣。

  陳曦把劉曄撇給魯肅的時候就告訴魯肅,別看劉曄比你大,你就將他當小弟照顧,劉曄要是那天開始思考走路該邁左腳還是右腳的時候,你就告訴他讓他跳著走。

  一開始魯肅完全不理解陳曦說這話是什么意思,結果和劉曄共事了幾天之后,他就明白,劉曄的智商夠了,謀略政略絕對處于水準之上,但是這家伙習慣于正向思考問題之后再進行逆向思考,然后再各角度思考,之后他本人就會因為思考的太多,拿出一堆解決辦法,最后盯著一堆解決辦法,愣是選擇不出該怎么辦。

  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完美的辦法,尤其是一堆辦法全部堆在眼前,各有優劣,要從中挑選出來一個適合的辦法還真不是劉曄能做到的,所以這個時候魯肅出現了,這家伙判斷力不錯,眼光也好,而且他也不求最好,挑一個適合的就行了,三十秒問題解決……

  也正因此劉曄和魯肅配合的不錯,麻煩的政務丟給劉曄,然后劉曄丟出一堆解決辦法,魯肅一眼選出自己需要的辦法,之后進行重復,然后陳曦解放了……

  話說歷史上劉曄在曹營也是這種情況,不過那個時候曹操自己就能分辨出自己需要的謀略,而這一方面劉備就差的有些遠了,劉曄丟出的一堆解決辦法,劉備看了就會眼暈。

  無所事事的陳曦只能呆在政務廳看著魯肅和劉曄的表演,當然才被陳曦用萬言書從鄭康公手上換過來的孫乾也在其中,話說原本被鄭康公準備舉薦到徐州的孫乾直接被一本萬言書轉到了劉備這里,而且雙方皆大歡喜。

  至于法正則被郭嘉帶在身邊進行教(tiao)導(jiao),而郭嘉已經去考察青州形勢了,他策劃了一個計劃,這個計劃玩的好可能明年就能吃掉一百萬黃巾,外加一大片青州,所以人家瀟灑的公費旅游去了。

  “伯寧呢?”陳曦已經將冬季政務計劃,還有來年開春計劃處理完了,看著政務廳的幾人,隨便扯了一個話題。

  “伯寧去抓人了。”劉曄頭都不抬的說道,“聽說最近審問了不少貪官,他發現法律有些漏洞,正準備編撰新的法律,不過不知道能不能通過……”說到這里劉曄有些黯然,就算他是漢室宗親,有他幫忙,也不敢保證陛下能通過滿寵編撰的律法,畢竟律法的變更觸動太多的利益了。

  “哦,編撰法律啊,好啊,讓伯寧編好了就用石碑刻出來,我們就在泰山試行一下。”陳曦滿不在乎的說道。

  “啊?”魯肅,劉曄,孫乾,簡雍全部抬頭看著陳曦,一臉的震驚。

  “是試行,不是實行,國相有權在治下試行任何有利于治理本國的任何方式。”陳曦隨意的說道,“而法律規定國相位同郡守,所以……”

  魯肅,劉曄直接傻眼了,這樣也可以,再一想漢律,還真是這么規定的,國相還真是有權在治下試行任何有利于治理本國的策略,而國相位同郡守,這兩個連在一起不就是說,郡守有權在治下試行任何有利于治理本郡的策略嗎?再這么一比劃,只要陳曦認可,滿寵就能在泰山試行自己編撰的律法……

  “這么干不好吧……”孫乾有些不自然的說道,一直精研儒家天地君親師的孫乾,自然覺得這有些鉆空子。

  “我只是按照國家律法的規定罷了。”陳曦聳了聳肩說道,“真無聊啊,你們繼續處理政務吧,我去看看招賢臺怎么樣了,到現在為止招到的大都是吏,什么時候能出子敬級別的人才在,在要么出個奉孝也行啊。”

  陳曦也一邊嘆氣,一邊偷跑,反正政務廳他算是呆膩了,該死的漢朝律法就是那么規定,不到時間就不許走,就算你有病也要躺在里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