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法正的志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郭嘉是泰山這么長時間來招到的最強悍的謀臣了,所以在陳曦招呼劉備過來的時候,就明確告訴劉備,有多大的陣仗就搞多大的陣仗,而且特意暗示法正這個小孩子也很重要,讓他多拉攏拉攏。

  劉備完全領悟了陳曦的意思,直接帶領著所有留守的文臣武將一起來迎接郭嘉,而且讓陳曦震驚的居然連馬車都拉過來,敞篷馬車,上面頂著一個纓絡蓋頭,妥妥最高規格。

  劉備親自將郭嘉扶上馬車,然后自己上去,將陳曦也拽了上去,就留一個法正一臉艷羨的看著坐在車上的兩人,然后劉備再次伸出手來。

  “孝直也上來吧,你雖年幼,但是卻也并不弱于同輩,今日我載你入城,你且記住,他日莫要見笑于同輩。”劉備微笑著伸手給一臉艷羨的法正。

  法正愣住了,居然還有他的位置,陳子川之能,他自從進了泰山就能感覺到,郭奉孝之智,足以讓他敬畏,他們兩個坐車入城,法正覺得就算自己艷羨無比也是無話可說。

  看著劉備面上鼓勵的神情,傻傻的伸手,讓劉備也將他拽了上去。

  坐在馬車上,法正發誓自己等了一輩子的老大就是劉備了,現在坐在這輛車可能不適合,但是他相信自己一定會盡快配得上劉備今天給他的待遇!

  我法孝直絕對不會弱于任何人。法正暗暗地下定決心,然后兩眼冒火的盯著郭嘉,第一個要擊敗的就是這個家伙,只有超越這家伙我才能問心無愧的享受這樣的待遇!

  郭嘉瞟了一眼眼神堅定的法正,那目光交織的一瞬間,郭嘉就明白這小子已經燃燒了,而且八成就是要將自己搞翻,這得有多年幼無知啊。

  看到法正的眼神,郭嘉就想到了那個吊打他的家伙,聽說已經跑到了曹操那里,不自覺郭嘉就有些冒火,他也想吊打對方,當初被他欺負慘了。

  冷靜冷靜,為啥我每次想到那個家伙就有一股邪火從心底冒出來……郭嘉又開始回想自己當初的悲慘歲月,隨后轉過頭來雙眼冒著兇光,打算繼續吊打法正!

  沐浴更衣之后,穿著一身蜀錦所制月白儒衫,束上金冠,系上玉佩,拿上陳曦給準備好的檀木折扇,郭嘉妥妥的一副貴族公子哥的風范,和之前那種醉鬼形成了強烈對比,身上散發著那種傲氣,讓那些給打扮的侍女一個個都微微有些臉紅。

  在仆人的帶領下換好衣服的郭嘉來到正廳外,而對面迎來便是一身純白色錦袍,英氣無比的法正。再想想之前的乞丐裝,不得不說人靠衣裝這句話沒錯。

  走進正廳,劉備和眾人已經分主從坐好,大廳中間擺著銅鼎烹肥羊。

  對于這個陳曦已經無話可說了,這道菜他改良了好久味道算是可以了,但這是銅鼎煮的好不,陳曦好幾次給劉備說盡量不要用銅鼎煮什么東西,但是每次當有賢士到來的時候,劉備就會將銅鼎拉出來煮羊肉。

  吃多了銅貌似會得什么奇怪的病,陳曦一邊吃著羊肉,一邊稀里糊涂的想著怪事,完全不同于法正的感激涕零和郭嘉的咂舌,貌似在這個時期用銅鼎煮肉請客好像是很高雅,很隆重的待客方式。

  吃完了就加把鹽的白水煮羊肉,劉備帶著郭嘉還有法正去看給他們待遇,這妥妥是為了震驚一把郭嘉還有法正。

  “子川,主公帶我等去哪里?”郭嘉跟在劉備的后面小聲的問著陳曦。

  “你不是說很羨慕昭王青玉案賜酒嗎?我們沒青玉案,所以準備了別的東西。”陳曦笑著說道,而法正則是翹著耳朵偷聽。

  “鐘鳴鼎食已經足夠,在多多享受就有些過了。”郭嘉嬉笑著說道,“不過要是酒宴的話我不介意的。”

  法正舔了舔嘴唇,在家里可享受不到這種待遇,酒肉都罷了,但是這種高貴的待遇,讓法正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劇烈沖擊,不由得腦中浮現了一句話,大丈夫生不能五鼎食,死亦當五鼎烹!

  諸侯王吃飯都與人不同,而只要坐到三公的位置上,他也就能玩這一套,法正覺得自己應該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大儒什么的弱爆了!

  劉備和陳曦都不知道這一頓飯給了法正多大的沖擊,以前只是在書上聽說過,沒有見到過,還不覺得如何,而現在真正見到之后法正覺得這才是人生的最高志向,什么大儒,什么名士,餐霞飲露,簞食瓢飲和這能比?同樣是煮羊肉,青銅鼎煮的都比陶鍋煮的好吃。

  多年后法正終于成了列侯,終于有資格在家里用青銅鼎煮羊肉吃了,然后他熔了一堆五銖錢制造了一個銅鼎,煮了羊肉,撈出來吃一口,發現還是一樣的難吃,感情劉備家煮羊肉不是因為用青銅鼎才好吃……

  對于法正準備以在家里用青銅鼎煮羊肉為目標的志向,郭嘉和陳曦都沒有注意到,再話說就算是注意到也沒心思去管,畢竟這算的上是高大上了,怎么著也得混到列侯層次才行,多少人終其一生都沒有封侯,比方說初代飛將——李廣,至于二代飛將——呂布,人家馬上就是溫候了。

  穿過幾道月門,郭嘉清晰的感覺到防護越來越緊密,直到一間閣樓外,劉備終于挺住的腳步。

“子川,開門吧,讓奉孝和孝直進去挑選一下。”劉備轉過身來鄭重的說到,這里的鑰匙劉備也有,但是嘛,要扮紅臉自然不能帶鑰匙嘍  “這個……”陳曦明顯有些猶豫,側頭看了一下法正,然后又轉過頭來看著劉備,這下在場幾人都知道什么意思了。

  “孝直必然不會辜負今日之舉的。”劉備看了一眼法正,然后自信的說道。

  “好,既然玄德公保證,那么就這樣吧。”陳曦嘆了口氣掏出鑰匙打開閣樓的鎖子,推開門一股印刷過后的油墨氣息。

  “這里面約有一萬冊萬言書,日后陸續還會增多,而贈與奉孝的禮物便是可以在這里面選擇一本,而且日后可以憑著那本書隨時來這里借取自己需要的書籍。”陳曦嘆了口氣說,“嗯,孝直也是同樣。”

  看著這一屋子擺放在書架上的書籍,摸了一下郭嘉就明白這種紙和蔡侯紙有著巨大的差別,而之前陳曦所說的一樣,這禮物的確是最適合文臣的,遠比傳觴青玉案更為適合。

  法正已經聽不到陳曦說的話了,他現在正震撼于這一屋子的書,年少的他已經從書架上取下了一本,萬言之說,不虛!

  “有此一物在,王業平了多少波折!”郭嘉已經明白這些東西的重要性了,那相同的字跡已經讓他猜到了這用的是什么方式,而從數量上他已經猜到此物花費不會太過,而這些足以掃平很多的麻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