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九章 當少年法正遇到酒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1.2w的催更變得更多了,這是要喂飽點娘嗎?

  “你說你是法孝直?”陳曦指著比自己矮了半頭的少年咆哮道。

  “小爺的名號居然已經傳到了中原?”一身乞丐服的法正就差將鼻孔朝天了,一臉的高傲。

  “你家不是在扶風嗎?怎么跑到泰山了,你家大人不管?”陳曦拽了一條法正的衣服,“你沒給你家人說吧,該不會是偷跑吧,你小子不是應該在扶風當縣令嗎?”

  “我都加冠了,已經是大人!”法正咆哮道,身子往后一退,直接被拽走了一條綢布,原本不多的布料又少了一條……

  “果然沒有通知家長……”陳曦眼皮狂跳,“父母在不遠游你懂不?”

  “我爹給我說的是,男兒志在四方,看萬卷書,行萬里路!”法正反駁道。

  “你萬卷書看完了?”陳曦怒道。

  “我萬里路不是也沒走完!”法正接過話茬咆哮道。

  話說直到現在法正也沒弄明白面前這個自從知道自己叫做法正就開始找自己的家伙是誰,不過在現在還處于叛逆時期的法正,直接將陳曦列入某一個見過自己的路人甲,天知道什么時候見的!

  “我們這里收的是賢才,不收小孩,小孩要有家長的委托書!”陳曦對于小孩版的法正實在無愛,偷跑出來好不,你妹啊,居然是偷跑出來的,你至少給你爹打個招呼好不,你爹是大儒好不,你這樣翹家,等你爹知道會給我們多煩你知道不?

  “甘羅十二拜相,我年方十六,為何不可稱賢!”法正驕傲的說道。

  陳曦都想罵人了,這貨現在完全不懂得圓滑吧,整個就是一個改錐,這么狂的話都能說出來。

  “就憑你這句話就不夠賢!”陳曦強忍著和小孩子講理的頭疼怒斥道。

  “哼,我之才豈是你所能窺探!”法正高傲的一甩頭,表示自己能扛得住自比古人,這自信連陳曦都覺得恐怖,誰能告訴他現在這個和中二少年沒啥區別的小破孩到底是怎么被煉成了成熟的法正!

  陳曦按著自己的眉心,法正是一個好謀士,但是十六歲的法正再高的智商也只會讓你想死,被劉焉,劉璋折騰了二十多年近三十年,讓這家伙徹底明白什么叫做懷才不遇,之后才成了劉備的謀主,現在的話,陳曦覺得將這小子弄到劉備手下,直接是在添亂吧……

  陳曦腦袋里出現了幾種處理法正的辦法,一直接找人綁了送回去,過幾年性格好了再找回來,省的現在給自己添亂;二直接在這里給這個家伙一個沉重的心理打擊,讓他明白天外有天;三收了進行深度再教育;四找一個性格比他更惡劣,各方面完爆他的角色,帶在身邊進行培養……

  第一條否決,搞不好法正飛了,第二條,擱置,搞不好他陳子川得陰溝翻船,第三想法不錯,但是怎么教育?第四個最佳,問題是在哪里找那種人物?

  心念百轉之下,陳曦最后覺得自己還是赤膊上陣算了,在這里給法正留下一個深刻地印象,然后將他帶回去進行深度教育,至于其他的,像他老爹找麻煩什么的,這和培養出一個謀主能比?

  再話說他新建的學校里面還需要一個鎮場子,外加嚇唬人的角色,將法正打服了塞進去,進行深造,然后過兩年拉出,嚇唬人絕對是一等一,至少可以吹牛說泰山書院培養出當世頂尖謀主什么的……

  就在陳曦準備在自己擅長的方面法正的時候,一個爪子搭在了法正的肩膀上,“小屁孩讓讓,別擋了哥的道,哥還要幫劉玄德掃平北方呢……”

  陳曦眼皮狂跳,今天這是什么日子啊,又來了一個狂人,而且還是一個醉鬼,口氣還這么大,來了一個少年版的法正就夠他糾結的,這個又是哪路大爺。

  陳曦沒說話,反正處于戰斗姿態的法正肯定不會管這家伙是誰,絕對開噴,再話說陳曦相信法正的戰斗力,別看人家是一個小屁孩,但是戰斗力絕對驚人,量化的話,這貨怎么也能評個aa……

  瞄了一眼那個醉鬼,一身的酒氣,亂糟糟的頭發,青澀的胡子茬,猩紅的眼眸,迷蒙的雙眼,頂著一個束冠,寬大的儒服露出大半的胸脯,腰間也沒有儒裝的佩劍,一看就是宿醉到天明,估計到現在都不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級別的家伙吧。

  果不其然,法正根本不管這個邋遢男是誰,一身酒味居然還敢給自己身上搭,雖說他現在一身乞丐服,但是在法正的眼里,他這叫做狂生的氣魄,身后這位就是酒鬼,劃分完畢,開噴……

  一刻鐘解決戰斗,法正敗北……

  只見法正整個人都陷入昏暗了,被對方駁的體無完膚,出自大儒之家的法正引經據典不是對方的對手,未有猶豫直接換成自己精修的政略謀國。

  雖說法正出自大儒之家,儒學,道學有過系統性的教育,但法正對自己自學的兵法謀略,一直引以為傲,結果打出自己最自傲的招數之后,死的更快了……

  原本經學道學對噴法正雖說處于劣勢,但是也勉強能招架,結果換成兵法謀略,直接被對方拍死了,而且拍的連法正自己都無話可說,反倒還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嗯,結合之前噴人時的感覺,直接從抖s變成了抖m。

  之后酒鬼就這么拍了拍法正的肩膀,在法正看來這是對方同情自己的表現,什么時候他法孝直居然需要別人同情了!

  陳曦捂著臉,至少兩個a戰斗力的法正,就算經驗薄弱,居然被人直接駁的體無完膚,而且還是在兵法謀劃上,話說古人這習慣啊,噴著噴著就變成了引經據典,之后就是純粹成了比拼才學,結果法正被那個酒鬼打擊懵了,整個人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

看到醉鬼的驚人表現,陳曦由不得將注意力轉到了他的身上,定睛一看,原本那醉鬼的姿態也變得順眼起來,寬大的袖口,隨風擺動,迷蒙的雙眼閃爍著智者才有的光芒,隨意穿著的寬袍大袖不正是魏晉之風所求的飄逸灑脫,而那一身酒氣不也代表著超然物外,視世俗眼光于無物的風范嗎?妥妥的名士裝啊  咦,這說的是一個人嗎?話說我怎么之前將他看成了醉鬼了,估計是剛剛被法正氣昏了,都是小破孩的錯。陳曦毫不猶豫的將錯誤全部甩到法正的頭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