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一章 江東陸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諸位中秋節快樂話說這種傳統節日我是會加更的……

  有了這個大殺器,陳曦已經準備好怎么誘拐那些從袁紹那里撂挑子準備從泰山回老家的潁川名臣了,他的目標是一網打盡!

  魯肅和陳曦談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便頂著黑眼圈去了政務廳,劉備一臉喜意的將泰山郡守的印綬交給陳曦,之后又將陳曦卸下來的泰山郡丞的印綬交給魯肅。政務算是徹底的交割完畢了,陳曦也貌似升無可升了。

  隨著泰山盜匪頭目被臧霸一一勸降,剩下的那些冥頑不靈外加不識天數的白癡全部被關二爺和張飛領著新軍狠狠地梳了一遍,泰山算是穩固了,而現在關羽和張飛也各自帶著手下俘虜回轉了奉高。

  “子敬,這是今年的耕地數目,稅率在子龍那里,還有供給中央的糧食,你核算好,給個差不多的數目。”陳曦將秋冬兩季的將要做的事情規劃好,開始著手處理當前的政務,和以前相似的是,陳曦只是安排人士,以及確定大致目標,下來的終歸有人會拿出章程。

  比方說現在魯肅就屬于真正做事的人,而陳曦基本上就是動動嘴,他可是很清楚自己的強項,眼光和經驗都有,但是動手就不擅長了,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才是理所當然,再說,你們難道沒看到魯肅很滿意自己受到重用,很想展示一下自己,所以陳曦又丟一些事情給魯肅,東吳四英將,負擔重點應該的。

  “怎么能給一個大致的數目,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政略豈可模糊,這不是給下屬受賄的機會嗎?”魯肅嚴正的拒絕了陳曦的好意。

  “哦,我意思是你只要將整數報上來就行了,后面的就作為年節的時候我們給各縣鄉老,鰥寡什么的補助,他們也不容易,應該享受供養。”陳曦隨意的扯過一個借口說道。

  “發完之后,剩余的部分作為來年我們優秀學子的補貼,話說那些少年一旦開始學習,家里就少了一個勞動力,雖說就算不管,百姓也會咬咬牙供養一個學子,但是我覺得還是人道一點。”陳曦打著哈欠說道,之后又想到了一系列刷聲望的好點子。

  “此法甚好,不過子川為何不寫一個章程?”魯肅點了點頭也看出來這兩招的好處,抬頭有些好奇地問道。

  “太簡單了,交代一聲的事不要浪費紙張了。”陳曦又扯過來了一個理由,而且還是合情合理。

  要說陳曦說的沒錯,紙張開始在政務廳使用以來,糜竺就打過紙張的注意,在得到陳曦的稱諾以后可以銷售,而且到時候必然讓他在南方專售,得到這個好處之后糜竺才安寧了好多,但是還是時不時的來政務廳打打秋風。

  好在前幾天,陳曦實在是受不了自己準備的紙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于是給了他揚州,荊州,豫州,徐州四個州的精鹽銷售許可,讓他拿著自己的文書去蘇雙那里去提鹽,想來三個多月的準備,蘇雙和張世平已經制作出了足以擊潰其他幾家大鹽商的海鹽。

  陳曦自然不知道蘇雙和張世平兩人追求速度只做了初步提純,至于陳曦詳細寫的二次提純鳥都沒鳥,反正初步提純之后得到的鹽在他們看來也遠比蜀中井鹽那黑黃的塊狀物強的太多了,而且也沒有雜味,于是最后一步直接就被他們兩人舍棄了。

  這些事情要是擱在現在絕對會被拉出去吃花生米,但是在那個時候陳曦就算見到了蘇雙和張世平那么干也沒有什么說的,畢竟在老百姓還用的還是某些帶有咸味的石頭的時候,蘇雙和張世平的做法當真就是造福社會,而且他們賣得那么便宜,按當時的普世道德,這都是能媲美春秋范蠡的仁商了……

  既然蘇雙和張世平自己都吃自己賣的鹽你還有什么說的,人家做鹽的都放心自家的鹽,你吃鹽的還想說什么?

  所以陳曦根本不知道蘇雙和張世平兩個家伙搞了多少鹽,這次開張之后,就算是全大漢州郡都賣,估摸著都能撐到明年三月,沒了最后一步的曬鹽真心是快啊,連蘇雙和張世平現在都在頭疼自己怎么運出去。

  “報,從事糜子仲有要事面稟。”就在陳曦繼續給魯肅分配任務的時候一個傳令兵跑了過來。

  “請子仲進來。”陳曦抬頭微一皺眉說道。

  “也不知子仲此次回來何事。”魯肅笑著說道,“子川大概很惆悵子仲回來吧。”

  “那倒不是,只是擔心青州出了問題,那可是我來年謀劃的基礎。”陳曦搖了搖頭說道。

  “咦,我們在青州有謀劃?”魯肅驚異的看著陳曦,這種大事他居然不知道。

  “嗯,此事屬于我商業計劃的一部分,我給你看了。”說著陳曦指了指那一沓魯肅文書,表示之前魯肅有看過。

  “鹽業?”魯肅略微一想就想起來陳曦在文書上寫的去青州搞鹽業,那么簡單誰能看懂。

  “是啊,估計子仲也是因為此事回來的,不知情況是好是壞,最近幾個月我都沒有跟蘇雙他們聯系。”陳曦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見過郡守,郡丞。”糜竺風塵仆仆的小跑了進來,看得出來事情不小,連頗有君子之風的糜竺都來不及洗梳就趕緊來找陳曦和魯肅。

  “子仲不須多禮,看你神色匆忙,可是青州出了大事?”陳曦臉色有些難看,當時是他選定了青州,結果現在出了事可真就不好過了。

  糜竺快速的道清了來龍去脈,陳曦頓時放心了不少,至于魯肅則是已經被嚇住了,鹽多的運不出去,希望拉攏江東陸家這個造船世家來運鹽,這都是錢,這都是來年劉備騰飛的基礎,這可真是大手筆!

  原來糜竺拿著陳曦的條子去了青州之后,本身就惆悵運輸的蘇雙兩人心中大喜,自己運不出去,糜竺這個五大豪商家主難道也運不出去?于是蘇雙對于前來運鹽的糜竺拍著胸脯表示,鹽不是問題。

  糜竺看著蘇雙劃分給自己的十萬擔精鹽整個人都懵了,而且蘇雙還表示可以先提貨后交錢,畢竟大家現在都是跟著玄德公混飯吃,抬頭不見低頭見,而且哥幾個都是這么有錢,連訂金都不用付,賺了錢再算賬,而且表示只賺一個工錢就行了。

  糜竺雖說是一個商人,但是卻很有君子風度,眼見蘇雙兩人惆悵怎么將鹽運出去,糜竺表示自己愿意負擔運輸,結果等見到蘇雙庫存的所有的鹽之后就傻了,貌似這么多鹽用常規辦法運出去,想要不驚動別人根本不可能吧。

  思來想去,糜竺覺得這只能走海運,只有這樣才能避過其他人的關注,而擁有這樣經驗的家族也就江東陸家,還有現在幽州的公孫家,而這兩家他糜竺也就和江東陸家有過交流,但現在的問題是陳曦能否允許江東陸家加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