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九章 不勝而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自古以來兵書上記載的經典戰例無不是以少勝多,但是以你我二人的見識,想來也不會盡信書。”陳曦的笑容有些戲謔,想想兵書上所記載的戰役,每每解釋以少勝多,少有雙方能力相差無幾的時候,更不要提兵力遠勝敵方的時候,仿若人多了就展現不出自己的能力。

  魯肅詫異的看著陳曦,但是也點了點頭說道,“確實是,兵書上所記載的戰斗十之都是以少勝多,然則從古至今以少勝多的例子大概也就兵書上那些。”

  “我聽人說過一句話,同等程度的戰斗是無敵的存在,便可以稱之為強大,但是當別人能拔高自己程度,而自己依舊只能保持在這個程度,勉強戰斗,即使險勝也是一種無奈。所謂善戰者無赫赫之名,用遠超對方的實力去碾壓敵人,縱使奇謀百出也挽回不來戰略層面的失敗。”陳曦閉著眼睛對魯肅說道,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想到了很多古代無奈的戰斗,連戰連勝卻也挽救不救了最后的敗局。

  漢朝對匈奴戰斗,初期和后期場面都不怎么樣好看,基本上占不到便宜,當然中期那種一比二十戰損比確實逆天了,就說后期武帝飛升之后,漢朝和匈奴還是在打,而且場面上匈奴還是很給力的,結果卻是匈奴滅族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拖死了……

  再就如同唐朝對外戰爭失敗率高達六成,但是唐朝依舊將四方平定,只因為四周的小國輸不起,唐朝輸了可以再來,而四方小國只要輸了一次就再也沒有機會了,簡而言之漢唐就是抱著逗你玩的姿態打你,不勝而勝。

  同樣宋朝對外戰爭勝率高達七成以上,但是基本上和漢唐逗別人玩一樣,宋朝的戰爭勝率低于六成就滅國了,看清楚是低于六成,也就是說場面上還保持優勢的時候就被發了便當。

  正因此陳曦對于場面上的勝負根本沒啥興趣,李牧對王翦五戰三勝兩平,但是趙國卻沒了繼續戰斗的可能,就算趙王不殺李牧,等秦國騰出手來趙國還是死,注定的悲劇,所以陳曦已經懶得看場面如何了。

  魯肅看著陳曦,“我們的兵法交給我的永遠是如何以弱勝強,卻從來不告訴我們最簡單的兵法就是恃強凌弱,子川說的很對,有時候奇謀百出也挽救不了最后的結局,壯大自己削弱別人才是王道。”

  “是啊,子敬,你知道我初一開始是怎么想的嗎?”陳曦笑著說道,他想將他的想法完整的灌輸個魯肅,卻又擔心魯肅全盤接受,所以換了一種說法。

  魯肅搖了搖頭,對于陳曦的跳躍性思維實在有些理解不能,但是對于陳曦的智慧還是很有興趣。

  “我在發現玄德公招攬不到優秀謀臣的時候,我便轉向了另一條路,那就是壯大自己,壯大到即使靠著普通將領和自己培育出來的速成謀士團也能擊敗我們的敵人的程度,所以初一開始我做了最困難情況下的規劃。”陳曦回想著自己當時的想法,有一種難以說出的愉快,終于有人可以和他分享這些東西了。

  “這怎么可能?子川抱著這種想法居然還能執政下去,怎么可能?”魯肅直接嚇了一跳,陳曦上手就抱著獨戰天下的想法,就算是最壞打算,也不可能這樣吧,而且在那種心態下居然還能工作。

  “沒有什么不可能,你不覺得這樣很好嗎?要是這樣我都能掃平那些家伙,到時候有人來不是更容易嗎?”陳曦微笑著說道,“并且按照我的思考并不是沒有可能,所謂三人計長,一人計短,質量不足,數量補之,也許一個頂級謀士能頂十幾個我批量生產出來的謀臣,但是只要數量夠,我并不擔心,而且數量多了,我就不信出不了一兩個奇才。”

  魯肅自覺自己的冷汗都流了下來,就這么短的時間,魯肅已經對陳曦有了一定的認識,面前這家伙有時候的確猖狂至極,但是不可否認他的智慧絕對令人震驚,而且他口中瘋狂的計劃,絕對有執行的可能。

  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震撼,魯肅已經發覺自己被陳曦給震懾住了,不過這個時候不應該思考這些小事。

  “敢問子川何為批量生產謀臣?”魯肅直接點出這些事情最關鍵的地方,陳曦所有的謀劃最中心都繞不過這一個批量生產謀臣,數量產生質量這句話,魯肅也認可,就像是一個關羽打不過呂布,但是十個就不是問題了,很簡單的一個邏輯。

  “此乃吾之秘法,不可輕授。”陳曦高傲的一甩頭,表示不能告訴魯肅。

  話說陳曦所謂的批量制造謀臣,文臣,實際上也就是一邊搜刮那些沒長成的歷史名人,一邊用填鴨式教育灌輸那些適齡小屁孩。

  反正對于陳曦來說他要的也只是人才,天才什么的不是學校教育能出現的,基本靠自學,老師都只是領頭人,就像諸葛亮,換一個人教估計也就還是那樣,一般來說老師留名的原因是因為遇到了好學生,并不是老師真的能教出天才。

  陳曦最認可的一句話就是——憑著別人授予的東西永遠不能成為頂尖,因為在你之上永遠有人,而且還能批量的制造你。

  教育是千篇一律的,陳曦也不想做什么一對一因材施教,原因很簡單,沒有那么多師資力量,再一個也沒有必要。

  陳曦已經設計好了他的教育方式,和他的智謀一樣,簡單粗暴,效果想來也不會太差,上手給治下十歲以上十五一下少年一人發一本書,你自己看去吧,天才自然會出類拔萃,半年后將書收上來將優秀的選拔出來,直接由文臣帶在身邊傳授經驗并進行簡單的政務處理,這種半放羊,半師徒的教育,天才自然會走出自己的道路。

  反正陳曦也懶得對其進行修剪,誰知道天才會成長成什么樣,反正陳曦是不能保證自己修剪出來的家伙依舊保持著自己的本質,搞不好都整成一個模子,這不是就悲劇了。

  至于那些對書本知識有興趣的家伙進行三年填鴨式教育,這個陳曦有經驗,而且可謂經驗豐富,制造不了天才,難道還制造不了硬柴?開什么玩笑,大中國制造硬柴的技術舉世無敵。

  至于填鴨式教育弊端什么的,陳曦完全無所畏懼,在這個有卷書就是傳家寶的時代,這種瘋狂的教育方式不但不會受到別人的抨擊,反倒會將愿意教授者納入賢人之列,所以完全不用擔心,這實際上是在刷好評……

  至于會不會成為書呆子什么的,你看看哪個三年級的小學生變成了書呆子?就算周六周日補課,節假日補課,寒暑假補課,以及所謂的課后作業輔導。從兩歲開始進幼兒園,四歲開始補課,但是到六年級該掙扎還是掙扎,六年小學教育外加連環補課殺局抹殺不了小學生的本質滴。

  也正因此陳曦要是在這個時候進行這種超級瘋狂補課教育制度,所有人都只會夸贊陳曦認真負責,這票子學生真是好運什么的,完全不會有人抨擊沒人性什么的,這個時候的天地君親師中的師可不是鬧著玩的,別說你是百姓,你就是皇帝見了自己老師也得行禮……

總而言之陳曦已經想好了,這個時代這么干的老師絕對是好老師,不論是從普世道德還是社會觀念上講這么干的老師絕對是賢人啊  陳曦的話讓魯肅一愣,隨后也反應了過來,的確這種事情絕對屬于機密,于是開口道,“是肅莽撞了,子川且諒解一二。”

  “沒啥,簡兒,幫忙從書架上將那幾本一樣的書拿來。”陳曦搖了搖頭表示并不在意,身體自然地后靠扭頭對門外喊叫道。

  “好的。”繁簡清亮的聲音傳了過來,話說她現在過得很開心,雖說陳曦總是不在家,但是由于沒有長輩,作為女主人的繁簡經常性的遺忘掉很多自己以前學習的禮儀,比方說繁簡就強烈要求要看書,所以陳曦就讓人隨便印了一本小學生讀物之類的東西給了繁簡,之后本著工匠雕版也不容易,所以小學生讀物印了不少,陳曦就打算用這個東西進行選拔,當然,現在肯定不是時候。

  “讓子敬見笑了,家里就一個管家,一個歌姬還有一個就是內子。”陳曦聳了聳肩說道,發冠都丟了還裝什么裝,大家伙都不容易。

  陳曦還曾經想過養上一隊歌姬,左邊八個,右邊八個,進門就能聽到“恭迎老爺”什么的,結果來到泰山就發現,一個沒時間去找,另一個不知道怎么找,所以現在陳曦只能眼巴巴的等劉備賞賜自己一隊歌姬什么的,這樣就省錢又省事了,而且質量也能保證。

  繁簡拿著那幾本線裝書就跑了過來,不過手上居然還記得端上幾個帶餡的饅頭。

  “自己對照一下,你就明白了。”陳曦將幾本書撇給魯肅,想來依照著魯肅的才智瞬間就能明白陳曦的想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