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八章 狂人的做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的狂妄讓魯肅一愣,他想過各種情況,就是沒想過這個他心目中奇才的陳曦居然如此的狂妄。

  “是不是覺得我很狂?”陳曦哈哈大笑,一點都不介意魯肅的呆滯,“你我都未及雙十之數,若這個時候還不狂妄,一副老成持重的性格,那以后等需要老成持重的時候再去回想今日難道不覺得無趣嗎?”

  陳曦的話讓魯肅又是一愣,不等他開口,陳曦就朗笑道,“玄德公治下就我一個能算得了文臣,其他的雖是文臣之職,但多是暫行文臣之事,我缺一個能幫我的人。”

  “為人圓滑,做事滴水不露,確實不是我們這個年齡該做的事情,少年之時確實該有睥睨天下雄豪的態度,卻是我做多了豪強家主,忘卻了今日的身份。”魯肅緩緩的閉眼,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種自信,雙眼逼視著陳曦,“我可從來沒有將主動權交給別人的時候!”

  “好好好,且讓我聽聽你的看法。”陳曦看著一身傲氣的魯肅大笑道,一個勢力要突飛猛進需要的就是這種張揚和自信,只有在這種沖勁的領導下才能逆著大勢硬生生開創出不世偉業。

  至于所謂的守業更比創業難,那不過是守業的皇帝比創業的皇帝多,所以沒有經歷過大海,自以為湖泊的小浪已經令人驚懼,殊不知大海的波濤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小帆板所能想象的。

  “子川想干什么?”魯肅盯著陳曦問道。

  “掃平天下,再造乾坤!”陳曦平靜地說道。

  “收青州,并徐州,吞豫州,破袁紹,西納并州,蓄中原之勢鯨吞天下。”魯肅看著陳曦帶著一抹詭譎的笑意,仿若在說這等謀劃連我都能看出來,豈能上得臺面?

  “倒也沒有太大問題,最多中間多一條獨戰天下,之后才是蓄中原之勢鯨吞天下。”陳曦對于魯肅的笑意根本不在意。

  魯肅能看出來的原因是因為他陳曦特意在他的面前表現的這么張狂,而這種外表儒雅內心張狂的智者,所用的謀劃必然會是最為霸道張狂,甚至看起來簡單粗暴,但是不可否認這種謀劃簡單粗暴到出人意表,反倒不會有人去往這種狂人戰略上注意。

  “瘋狂的計劃,前三步,以你現在表現出來的風華來講并不成問題,甚至我懷疑你已經在算計袁術了,至于第四步,還有第五步,這是重點。”魯肅敲著臺面皺著眉頭思索道,不經意間他已經開始思考這個一看就是狂人的戰略,上手挑戰天下第一世家外加天下第一第二諸侯,這是多么瘋狂的人才敢干的事情,不知道為什么魯肅在想到這一點就覺得血脈噴張。

  “不,只有第五步是重點。”陳曦冷笑著說道,“只要夠快,一二三四步的難度幾乎都沒有。”

  “這不可能,袁術和袁紹畢竟是袁氏一家,就算鬧翻了,一旦出現能危及袁氏地位的勢力,絕對會聯手迎頭痛擊,第三步開始阻力就會大增,不過鑒于袁術此人志大才疏,可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你破滅!但袁術倒了,對于袁紹就是一個警示!”魯肅搖了搖頭否決了陳曦的說道,他不看好陳曦的謀算。

  “第三步不是我們獨自去做,而是會有一群人去做,玉璽還在孫策手上,而孫策在袁術手下,到時候只要晃走孫策,用讖緯之言晃眼袁術。”陳曦的先知效果出現了,看向魯肅的眼神爆出了強烈的自信,就差說,這些事就算有人不想讓其發生,他陳曦也能做出來!

  魯肅面色一凝,開始思考這種事情的可能性,最后艱難的抬起頭來看著陳曦,他第一次在陳曦面前感覺到壓力,真有人能細致到這種地步嗎?

  “若是這樣,第三步真就成了墻倒眾人推,袁本初也只能坐視不理。”魯肅艱難的開口,廟算這種事情,只要一步出錯,后面的就會全部被推翻,而他之前根本沒有考慮過袁術和孫策這種事情,一個遺漏,局勢大變。

  “其實我覺得到了第四步的時候計謀已經不重要了,畢竟那個時候雙方的勢力已經不是一次失敗所能全盤否定的了,可以說實質上比拼的并不是戰場的策略,而是后勤。而很不幸,袁紹已經被我算計了。”陳曦面上帶著一抹嘲弄說道,甚是不屑,這個世界上除了戰場能解決掉敵人以外,其實其他的方法更多。

  魯肅看著陳曦嘆了口氣說道,“子川不怕我反投袁本初嗎?”

  “你要是想投奔他,也不會為玄德公思考這么多東西了。”陳曦撇了撇嘴說道,“雖說不知道你為什么沒有直接投奔玄德公,反倒甚是猶豫,但是從你一直的思考方式能看出,你的確是站在玄德公的角度,就連查漏補缺反駁于我也沒站在敵方的角度,你已入局了。”

  “唉!陳子川果真是天下奇才。”魯肅嘆了口氣說道,“我內心猶疑只是覺得現在直接投奔有些違背我之前說的多考校一段時日的說法,現在也好,也愿以客卿的身份入駐泰山,一邊考校,一邊幫助子川查漏補缺。”

  “好好好。”陳曦大笑,“既然你有心加入泰山,那么我也終于有機會和人談談泰山的走向。”

  “呃……”魯肅一愣,感情之前談的收青州,并徐州,吞豫州,北伐袁紹壓根就是鬧著玩的,這不可能啊,很明顯陳曦都著手處理這些事情了,不論是袁術還是袁紹,這兩個南北最大的勢力,陳曦都已經開始謀劃了。

  “嗯,和那種謀劃不同,是另一種,之前若是對外的話,現在就是對內,我一直很想和人研究一下怎么治理,破壞永遠比建造容易,所以在動手之前,我覺得我有必要研究一下治理,夯實基礎,加厚底蘊,直到有一天做到不勝而勝為止。”陳曦閉著眼睛,面上浮現出一抹笑意,這才是他的計劃啊。

  “愿聞其詳。”魯肅恭敬的一禮,和之前探討不同,這一次陳曦很明顯的要甩一些干貨了。

  “子敬,你說謀士、統帥在這個亂世是不是很重要?”陳曦看著魯肅鄭重的問道。

  “很重要,一個優秀的謀臣或者統帥可擋十萬雄兵。”魯肅雖然不明白陳曦想說什么,但是卻也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是啊,可擋十萬雄兵,那一個古板謹慎的普通統帥帶領著幾個一般化的謀士,率領著十萬兵精糧足的精銳步騎對付兵糧短缺但是統帥謀臣堪比古之名將的將帥率領的一萬步卒,如何?”陳曦望著窗外的黑夜開口詢問道。

  “大概……”魯肅大概了良久也沒有大概出來,但是他仿佛抓到了什么一樣。

  ps:我兩更就那么神奇?話說我每更兩千字,但是我點娘記錄的平均更新卻是三千,也就是說我過幾天就會兩更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