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七章 非是自傲,只因自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餐飲之前,陳曦好奇的看著魯肅,依著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糜竺在朝魯肅頻頻示意,偏偏魯肅既沒有表示出拒絕的意思,也沒有表示出加入的意思,這是什么情況,難道是這家伙是來參觀,游歷的?

  陳曦不明就里且不說,魯肅自己都有些恍惚,雖說他的閱歷不多,但是多年豪強家主的作風,自然能看得出劉備所行皆非裝腔作勢,可謂是真情流露,也正因此相對于胡來的袁術,劉備很明顯符合他的擇主標準。

  再加之糜竺已經投效,將自己甩在這個不尷不尬的境地,原本順著糜竺的示意就此投奔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在魯肅看來,天下大治和君主私德并沒有太大關系,只要公德過得去,敢于用人,治理天下自然有賢才去完成,事必躬親不符合魯肅的想法。

  畢竟齊桓公都曾實打實的問管仲,“相國啊,你說寡人我喜歡美女,又喜歡賽馬,還喜歡打獵,見到珍寶就走不動道,這樣不影響成為霸主吧。”陳曦估摸著齊桓公說這話的時候絕對是越說聲音越低,越說越沒底氣,最后說出來的時候自己都覺得有些過分了。

  可是管仲的回答就有意思了,瞄了一眼齊桓公說,“不影響。”陳曦看書看到這一節的時候就在想,管仲大概都懶得回答吧,這些都不是事。

  齊桓公大喜,又問,“那什么影響我當老大?”

  管仲這次回答的就鄭重了,面色肅然的說道,“不了解賢士,了解賢士而不任用,任用而不信任,信任的同時又讓別的小人下參合,這些事影響大王稱霸。”

  齊桓公聽了這些之后將國相之位交給管仲,讓他去管理國家,然后自己果然成了霸主。

  同樣在魯肅也信奉管仲的這一套理論,天下不是君王一個人所能治理的,君主要做的就是選拔任用賢才,至于君主自身的問題,魯肅信奉的是下不言上之過,人家管仲都沒說齊桓公貪財,后人有什么好評說的。

  自從魯肅見到了奉劉備之命治理泰山郡,歲不足雙十的陳曦,頓時對于劉備任人唯賢的做法大感滿意,這不就是自己心目中君主的典范嗎?年不足雙十又如何,只要有能力君主就應該將其納入選拔的行列,能者上,庸者下,甘羅拜相這種事不也是千古美談?

  至于君主的私德,魯肅并沒有太多的要求,寬厚仁慈也罷,貪財也罷,只要任人唯賢國家還是這個國家,最多是手下人頭疼一點罷了,只要君主依舊將天下放在心頭,那么手下最多也只是頭疼,不至于某明奇妙的人間蒸發。

  也正因為這些觀念在見到陳曦還有劉備的作為之后,魯肅對于劉備實際上已經認可了,不過自身還糾結于之前的思量,都說了他會在泰山郡多看看,等徹底了解了劉備的為人再說是否加入,而現在直接加入的話,魯肅總覺得有些操之過急。

  “子川,子敬就由你招待,我想你二人必然有不少話可說,子仲若是不棄,今夜留宿于此即可,仲康。”劉備笑著說道,對于陳曦之前多次的示意終于弄明白了意思,于是做出了這不合常情的處理。

  “多謝玄德公。”陳曦微微一笑,他很想知道魯肅這種三國名臣對于自己在泰山的做法是如何評價的,是好還是壞,其中還有何錯漏。

  出了劉備大門,魯肅終于反應了過來,扭頭看著陳曦一拱手,“陳郡丞可真得玄德公眷顧……”

  開口一瞬,魯肅終于反應過來哪里不對了,自從見了劉備和陳曦為止,就沒有見過陳曦稱劉備為主公,而且迎接的時候陳曦也只是側后半步,并未有跟隨劉備身后,隨即苦笑連連,他怎么就沒想到這么一個簡單的方式,果然最簡單的方法總是會被人遺忘。

  “你我年歲相差無幾,不若稱之表字。”說著陳曦就將自己腦袋上的發冠卸了下來,給夠了魯肅誠意。

  魯肅一愣,去冠之宴他倒是了解,那是一種無拘無束,大家都平等的交流方式,但是在大路上你這么干也太豪爽太不注意場合了吧,話說這個時期大街上散發蒙面的都是混混吧,不過卻也沒有說什么,只是默默地摘掉發冠,“恕肅不敬,子川一直這么不拘一格嗎?”

  “只是腦袋癢了。”陳曦隨手撓了兩下,將發冠隨意的按在腦袋上。

  “哈哈哈,子川果然是妙人。”現在魯肅還沒有之后的圓滑,眼見陳曦不在乎,于是大笑道。

  “走,去我家喝茶,順帶給我說說對于泰山的看法。”陳曦甩了甩自己的長發,一臉笑意的說道。

  “好,我也正有很多東西要問你陳子川!”沒了制約的魯肅很是狂妄的說道。

  “那讓我們好好比劃比劃,看看你這個東城魯子敬能不能駁倒我這個泰山陳子川!”陳曦大笑。

  陳曦和魯肅分主從位置坐下,很快陳蘭就將飯菜端了上來,而繁簡適陪片刻便離開了,臨走的時候將門順手帶上。

  “在見到你魯子敬的時候我就估計你就會有問題問我,說來看看。可惜沒有什么好的宵夜,湊合著吃吧。”陳曦給魯肅到了一杯醪糟,“酒什么的是沒有的,喝點這個吧,最近還挺甜的。”

  “子川就這么篤定我一定會有問題問你?”魯肅笑問道,“不怕我出口就是阿諛之詞。”

  “阿諛之詞我也接受,怎么說這都是我的功績,治下倉稟將實,即將下授禮儀,接受點吹捧之言難道有過?”陳曦笑罵道,“我陳子川做事,好的自然會接受贊賞,錯的也不會由人去指責,然后去改正。”

  “至于你說的為什么篤定你一定有問題要問,很簡單,天下智謀之士過泰山而不思索者絕非智者,我陳子川不是小視天下,而是自信我之前所做之事足以激發所有路過此地智者的智慧。”陳曦一臉的傲氣,“能看出問題的必然是天下智者,能感覺到問題卻不知道問題在哪里必然是國之中堅,至于走馬觀花之輩不過庸碌之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