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六章 糜子仲,魯子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糜竺和魯肅并沒有什么深交,雖說雙方都是豪強,但是兩人相見的次數在之前都是零,而這一次聯袂來訪也不過是巧合,兩人巧遇,而雙方同樣的儒雅,同樣的具有君子之風。

  糜竺不因為自己商人的身份而自卑,魯肅也沒有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這位豪商,雙方相談甚歡,不過也僅僅如此,魯肅沒有去反駁糜竺對于泰山看法,糜竺也沒有對魯肅分析的天下形勢作出評價,雙方都是點到為止。

  智者不會在自己不了解的地方作出評價,所以魯肅對于糜竺分析的泰山商業并不會致以太多的言辭,就算靠著自己的眼光能感覺出此事不是糜竺說的那么簡單,但卻也沒有說出來,只是默默地傾聽,然后將這些東西填補到自己拼圖中,從糜竺的角度得出一個不同的泰山。

  至于糜竺對于魯肅的看法,在這一路的交談中感嘆不已,眼前這位士子必將是出將入相之人,雖然因為經驗還有閱歷稍顯不足,但是其見解之獨特,眼光之毒辣,讓他這個曾經走南闖北的豪商都感覺到驚異,也許有錯漏,但卻不可否認其能力。

  帶著商人特有的圓滑,糜竺一點點的拉近著和魯肅的距離,不知不覺間,魯肅已經從劉備信使的馬車上轉到了糜竺的馬車上。

  陳曦看著像一堵墻一樣站在劉備身旁的許褚,不由得有些糾結,對于許褚的安排他一直沒有想好,要是僅僅做一名保鏢的話,陳曦自己都覺得有些浪費,但是要是作一員將領的話,想想歷史上許褚的行為,很明顯陳曦不會放心,于是只好擱置下了。

  不過也還好,許褚對于保護劉備這種事看起來非常的盡心,而且他好像也很喜歡做這件事情,抱著那柄陳曦命人給他打造出來鑌鐵大刀每天跟在劉備的身后,到了政務廳,或者劉備休息處就一臉兇神惡煞的站在門外,將所有膽敢靠近的人嚇退。

  對于陳曦來說這不是什么大事,也許一開始對于許褚猙獰的笑臉還有些郁悶,但是等時間長了之后,每每見到許褚猙獰的笑容,陳曦莫名的就會出現一種喜感,果然是習慣了就好了。

  習慣了許褚猙獰的笑臉之后,陳曦也就習慣了許褚驚人的飯量,陳曦吃飯用的是巴掌大的青瓷碗,話說陳曦倒是想要白瓷,但是怎么弄到現在都不明白,讓工匠研究,還沒找到專業工匠。

  青瓷碗就青瓷碗,陳曦也沒有什么想說的,反正吃飯的碗是青瓷的也不算太過分,巴掌大的碗陳曦吃兩碗米飯就足夠了,而看起來瘦弱秀氣的趙云吃陳曦五倍沒有一點問題,至于關張能更多一點,至于許褚,陳曦表示自己已經不想數碗了。

  雖說趙云說過武者的能量提煉自食物,但是這個貌似也太能吃了,至少趙云又一次和許褚比斗過后,請許褚去吃饅頭,結果三蒸籠饅頭就著豬蹄下肚之后,許褚剔著牙表示吃了一個半飽,瞬間趙云明白了為什么關羽,張飛和許褚切磋一次之后就全部跑了。

  在這個沒有劉備都沒有工資的時期,所有人都緊巴巴過活的時候,和大胃王比斗一次搞不好自己就需要去打點老虎,熊什么的野食了,切磋什么的還是放到以后不缺錢糧了再說。

  “東城魯子敬,見過玄德公。”“徐州糜子仲,見過玄德公。”

  在魯肅和糜竺的馬車駛到政務廳不遠處的時候,眼尖的魯肅就看到了一群人站在政務廳門口,看似在等待他們的到來。

  很快糜竺也看到了政務廳門前的那群人,他和魯肅這個家伙不同的是,他有眼力,或者說他不像現在的魯肅那么傲氣,白衣輕王侯這種事情已經不是在商場磨礪數載的糜竺所能做出來的了。

  伸手拉了一下魯肅,這一次糜竺根本沒有給魯肅辯解或者說是反抗的機會,他不希望魯肅這么一個能人,在初一出道就被人按上恃才傲物的稱號,同樣也不希望劉備因為一時的不滿而流失掉一個可能是天下能臣的士子。

  這一路的景象,雖說讓糜竺感覺到心痛,但是卻也讓他看到了巨大的商機,花費雖逾億,但是創造出來的利潤難道不讓人震驚?優秀的商人從不缺乏冒險精神,而現在的糜竺就從泰山巨大的投入當中看到了驚人的利潤,而他糜竺愿意為此一賭!

  既然押寶了劉備,糜竺自然希望魯肅也能加入劉備的勢力,這樣一來他在劉備勢力當中也就有了一個相互依持的朋友,而且他看好這個名為魯肅的士子,雖說聲名不顯,但是這一路上展現的才華,讓他感覺到心顫,多年的經驗讓他明白,這個人值得他下重注,這個人拉入劉備陣營極有可能成為他最大的臂助。

  “免禮,免禮,備聽聞五大豪商的糜子仲,明顯江湖的魯子敬來訪泰山,之前因為甄家離去以及名士不至所造成的郁郁之氣一掃而空,備已置下薄席淡酒,請兩位不吝賜教。”劉備伸手扶起二人,一臉真誠的說道。

  陳曦不自然的轉過頭去,果不其然,糜竺被劉備一番話感動的雙頰漲紅,就差納頭便拜。

  這已經不再是春秋戰國時期那種君王為名士執鞭的時代了,劉備屈身相迎已是殊為不易,更何況這種推心置腹真誠話語,沒看連魯肅都有些激動嗎?

  陳曦對于這種事情貌似有些免疫,不過古人對于這一套貌似完全沒有抵抗力,魯肅就這么暈暈乎乎跟著劉備進了政務廳一旁劉備的家,客廳里面正如劉備所說的薄席淡酒早已置備好了,嗯,這本該是陳曦一群人的晚餐,現在成了酒宴,貌似就加了一個小青銅鼎……

  坐在首位的劉備給糜竺和魯肅分別介紹了一下在座的諸人,使得魯肅和糜竺頻頻關注陳曦還有趙云,雖說早已聽說陳曦年歲不足雙十,趙云勇力可比呂布,但卻未有武人的兇悍,反倒近似于文官,卻也沒有當真,不想那仿若流言一般的話語確是名副其實。

  把酒推盞,酒宴之上糜竺便已經改了口稱,看得出來糜竺來之前已經了解過了劉備,只是到了泰山之后感覺泰山郡的修筑有些心疼而已,但是自糜竺改了口稱便再未有絲毫的猶疑之色。

  糜竺在認了劉備為主公之后,便頻頻示意魯肅,希望魯肅也能趁著這個機會加入劉備的勢力,糜竺也清楚自己這次做的有些不地道,不過為了魯肅的潛力,主公劉備的勢力,還有自己的前途做打算,糜竺都希望魯肅能在這次酒宴上加入劉備勢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