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五章 各自的思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備一愣,大賢什么的他可從來沒有招攬成功過,那些世家總是不看好他,到現在為止所有的招攬都沒有成功的,自然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直接一愣。

  “玄德公。”陳曦又是一聲,反正他已經睡不了覺了,干嘛還要讓別人在自己面前走神。

  “好好好。”劉備反應過來,頓時大喜,不管來的是什么樣的人物,只要這個時候愿意來投奔自己的文臣,不管能力如何,劉備都打算大禮恭迎,而且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都不會忘記添雙碗筷。

  “玄德公,走了,不論是糜子仲還是魯子敬對于我們現在都極其重要,魯子敬此人眼光極其長遠,而且對于政務謀略都有自己的見解,可謂謀國之才,糜家乃是大富之家,對比甄家便可知其富貴,當世五大豪商之家的家主。”陳曦特意點明這兩位的身世,也算是給劉備一個準備。

  劉備一聽這話反倒冷靜了下來,原本的激動之色緩緩退去,恢復了原本的平靜,扭頭看著陳曦笑道,“我以為我劉玄德難入天下奇才之眼,不想卻是我過于自卑了,甄家走了,糜家不是來了,他張昭,張纮不來,魯子敬不也入了我的大門。”

  這一刻劉備意氣風發,原本因為一系列名士招攬不至,河北甄家因為不看好他潛力而離去所產生的郁郁之氣這一刻全部化去,整個人看起來多了一抹自信張揚。

  “那些家伙還不如我。”陳曦打著哈欠說道,“玄德公要是覺得某個人沒招攬到就對比一下我,武將的話對比一下趙將軍,要是文臣比我厲害,武將比子龍厲害的話記得通知我。”

  陳曦此話一出,趙云先是自信的一笑,隨后又帶著特有的謙遜說道,“當不得軍師此話,不過軍師乃是天下奇才,想來這天下也難有匹敵。”

  陳曦翻了翻白眼,“說得好像這世界還有好幾個呂布一樣,行了,大家伙心里有數就行了,玄德公請在任何時間都記住,過了今年,任何不看好玄德公的都不會是當世頂級的謀臣,至少一個頂級的謀臣需要的眼光他沒有。”

  “多謝子川提醒。”劉備肅然一禮,“我們出門去等待一番,子川要是倦了可以先回家休息,總是這么倦也不是事,我給你找一些補藥好好補補,現在也沒有什么政務,你也休息一下。”

  “不了,魯子敬一路趕來必然會和我探討一些事情,我還是稍帶片刻。”陳曦搖了搖頭說道,依著這個時代那些頂級文臣的習慣,一旦投效第一件事便是獻策,而他在場的話也能為劉備遮掩一番,畢竟很多事情都是他做的,劉備并不是很清楚。

  坐在馬車里的糜竺看著窗外的繁華,心中震撼不已,這一路趕來到處都是一副熱火朝天的勞作景象,也許比不上富碩的徐州城,但是現在的泰山奉高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記得一年前來的時候這里剛剛被泰山賊肆虐,破舊的連普通的縣城都不如,而現在已經超越了絕大多數的郡城。

  看著三丈寬的護城河,高達十丈,厚逾八丈的城墻,糜竺很清楚的知道這需要花多少功夫,就這么一道城墻就足夠讓盜匪熄滅自己的,而現在就在這短短的三個月間修筑了起來,十萬左右的人力,糜竺略一計算就明白了。

  穿過城門,寬闊的青石道路讓糜竺有一種來到了徐州城的感覺,不,比徐州城更加的干凈整潔,糜竺感覺自己有些承受不了,這一路過來就他入眼的場景還有由其他地方得到情報得出的結論,水利工程,墾荒,修筑城墻,賑災,收攏流民攏共下來花費逾億。

  要是陳曦知道糜竺的想法,估計直接就撇撇嘴,一億錢根本不夠分,五十萬的流民,一人兩百錢大概連勉強吃三個月飯的都不夠,所以發錢的話五大豪商都得傷元氣,以工代賑什么的他們會自己創造利潤的……

  想到這里糜竺就有些抽搐,聽說甄家跑了,想想要是這么花錢的話,他糜家大概也撐不住吧,這泰山郡丞簡直就是一個花錢好手,雖說就效果而言也是絕佳,但要是每個郡都這么干的話,根本支撐不下去。

  魯肅一路趕來也了解到了不少的情況,和糜竺不同,魯肅的眼光很長遠,自然不會將已經回轉冀州的甄家算在劉備名下,因此在他看來整個泰山郡非常值得研究,不論是這依舊在建造的土胚房還是在不斷開挖的河渠,亦或是那熱火朝天的工作場地,都很有研究價值,忙而不亂,這是魯肅的直觀感覺。

  在魯肅一路觀察下,最后得出的結論很古怪,貌似整個泰山復原并沒用用到錢,雖說糧食是實打實的,但是真正撒出去的錢財幾乎沒有,而且相對于灑出去的糧食和現在復原的效果相對比而言簡直令人震驚,最重要的是在這短短三個月的工作當中,泰山郡治下所有的百姓居然全部認可了劉備的統治,可謂民心在手。

  這不得不令魯肅震驚,得民心者得天下,魯肅雖不完全認可這個說法,但是民心在手很多事情都會變得非常便利,能在這么短時間破碎掉原本百姓對于政府的懷疑,并且重新樹立起百姓對于政府的認可還有信心,甚至是自發的擁護劉備的統治,魯肅對于劉備治下管轄內政的陳曦只能稱一句,真乃奇才!

  自然有這種奇才輔助,魯肅對于劉備也多了一份信心,原本他并不看好劉備,不過劉備招攬他的信使被他祖母看到之后,魯肅的祖母便攔住被魯肅推辭掉的信使對魯肅說:“出去見見世面,一直在家里陪著我這個老太婆,看看書,種種田不是英雄的處事風格,既然漢室宗親劉公相招,何不去見識一番再做思量。”

  執拗不過祖母的魯肅只好帶著自己的仆人隨劉備的信使上了路,走的時候還有些傷感,但是出了東城之后魯肅很快就拋卻了傷感,這是他第一次離開他的祖母單獨行動,天下大勢的脈絡第一次展現在了他的面前,這一年魯肅十八歲。

  原本魯肅并沒有抱著投奔劉備的想法,他來泰山不過是打算給自己祖母一個交代而已,不過這一路趕來的情形讓他興趣盎然,以他的眼里自然能看出這一次泰山豐收會有多少的積蓄,而這些積蓄在靠近青州這地方會意味著什么。

  且看一下劉玄德此人如何,若是袁術那種志大才疏的家伙那就暫且盤桓幾日即可,若真乃寬仁之輩我魯子敬倒也不介意為君分憂。魯肅看著車窗外忙碌的景象緩緩的下定了決心,不過內心的躁動并沒有影響他的神情,依舊的儒雅,依舊的冷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