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四章 時來運轉什么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直面世家可以說是每一個時代帝王都不得不做的事情,但是真正能將世家壓服的帝王,從古到今也就雙手之數,陳曦不覺得羽翼未豐的劉備能壓服這些家伙,就算有穿越者趨吉避兇以及超越時代的眼光大概也做不到,畢竟在這個時間直接面對世家這個階層本身就不符合趨吉避禍的穿越者本能。

  本著兩手準備,一手蘿卜,一手大棒,蘇雙和張世平要是能將甄家商鋪擠垮,讓他們明白諸侯和世家的區別那就再好不過了,乖乖一道歉只要面上能過去,不要讓劉備繼續醞釀火氣就行了。

  萬一甄家還真是手眼通天,陳曦就只能親自操刀了,到時不管是商業擠壓,還是悍然出擊抹掉甄家上層,給甄家一個體面地葬禮什么的,總之陳曦可以保證就算甄宓真的是鳳儀之態估計也只能淪為別人的玩物,而且袁紹最多覺得丟臉不會直接和劉備開戰。

  “子川,你到底有多少錢,從進了奉高,你就不斷的投入錢糧到現在也沒有見到有任何的回本,居然還撐下來了,我們有這么多錢嗎?”簡雍見陳曦又開始習慣性的發呆,眼看秋糧即將下來,終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問了出來,就連一旁的趙云在聽到簡雍的話也好奇的抬起頭來,這件事奉高城所有的人都很有興趣。

  “有啊,錢很多,而且在不斷變多當中,怎么了?”陳曦打著哈欠說道,“玄德公也別站在外面了,想聽的話就進來吧,大概都對這個很感興趣吧。”

  “哈哈哈。”劉備大笑,盡力遮掩住自己臉上的訕訕之色,不過眼見陳曦整個人蔫了吧唧的,沒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也就沒再多笑。

  “是啊,現在很多人都認為你陳子川可是散財童子,錢財無數。”劉備打了一哈哈調笑道,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陳曦每天就坐在這里喝茶,批閱一些東西,根本沒有像坊間流傳的那樣從某地每天拉出一車一車的錢,不過的確是做到了讓所有人安居樂業。

  “我手上就這么多銅板。”陳曦隨手從自己腰間解下一個錦囊,哐啷一聲丟到桌面上,這還是陳蘭在他來到奉高之后才給他制作的,至于左邊掛的香囊,那是自己的妻子繁簡才給制作的,很秀氣。

  “子川這是何意?”劉備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下,看著陳曦甩在桌面上的錢袋不解的問道。

  “意思就是我沒給奉高投入一個銅板,奉高看似極多的錢財實際上根本不存在。”陳曦坐起身來嚴肅地說道,“當然,那些由我們收攏來的流民不斷地創造出價值,所以看起來像是我在不斷的往里面投錢,實際上我根本沒有錢可以往里面投入。”

  劉備聽不懂了,簡雍兩眼無神,趙云抓耳撓腮。

  “好吧,說的簡單點,你看我給他們每天發工錢是吧,雖說不多,但是日積月累之下從我手上流出的已經超過千萬錢了,但是你們就沒想過,不光我在花錢,賺了錢的百姓也在花錢,畢竟給了工錢就不用給管晚飯了。”陳曦蔫了吧唧的說道,整個人看起來頹廢極了。

  依舊聽不懂,幾人依舊是茫然的表情。

  “我讓人去開了幾個饅頭店。”陳曦打著哈欠說道。

  這還是陳曦實在受不了死面饃才被迫研究出來了的,而且還失敗了不少次,不過等第一次成功之后就好多了,和死面饃比起來妥妥的暴利行業,至少發面蒸出來饅頭好吃扛餓利于消化,而且也沒人知道二兩一個的大饅頭用不了一兩五的面粉,所以生意興隆……

  而且陳曦本著干活給提供的午飯只能吃飽,別想吃好,死面饃管飽,小米粥勉強能照人,和饅頭店一對比吃官家提供的午飯的人直接少了一半,同樣是吃飯,之前沒得選擇覺得官家飯還挺不錯,現在有了選擇,饅頭店和官家一個價干嘛吃那硬的和石頭差不多的死面饃?人家還給提供一小碟咸菜,嗯,陳曦讓人開的饅頭店更加的生意興隆了。

  等過了一段時間,官家好像才醒悟過來,留下來吃午飯的人越來越少,于是官家和饅頭店協商了一下,官家給干活的流民發條子,流民拿著條子去饅頭店吃饅頭,因為所謂的量大從優,所以相對來說能便宜一點,也因此流民們感恩戴德,官家也省了給做午飯,皆大歡喜。

  之后陳曦就將那群已經失業的,原本做午飯的廚子全部弄去四處開饅頭店了,果真是皆大歡喜,官家大半的支出都沒有了,新來的流民沒有條子,只有銅板,然后同樣和人在吃饅頭,發現自己比別人一個月多支出幾十文錢,頓時就不干了,強烈要求將銅板兌成條子,好吧,又避免了錢不夠……

  過了一段時間陳曦發現貌似流民有些多了,錢不夠用,然后流民中的一個家伙發現其實白條晚上也能在饅頭店吃饅頭,不用在家花相同,甚至更多的錢吃哪種硬的和石頭一樣的死面饃……

  這個秘密悄悄地流傳了出去,然后工資發的更少了,陳曦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印綬不斷地在才研究出來的白紙上面蓋章子,然后讓趙云將其砍成整齊的十條,趙云做這個真心利索,一千多張放在桌面上,趙云劍光一閃就好了,而且還不傷桌面。

  對于這種變革歷史的紙張一出來就是作為一般等價物簡直不可理喻,話說也沒什么,反正沒有人能仿制,就算仿制了紙張,也需要陳曦蓋章,話說漢代私刻印璽貌似是夷三族?也許是誅九族,反正偽造這個還不如像董卓一樣造小錢,至少這個沒人管,最多治下百姓倒霉點,而且紙張作為錢也算合理。

  說實在的原本陳曦打算是讓人用木頭雕出一個“兩個饅頭”的字樣,最后發現這種細長的木頭貌似他要蓋很多章子,所以簡單一點還是用劉備的安東將軍的印蓋的比較快,畢竟夠大嘛,按照一細條相當于兩個饅頭的標準價陳曦表示自己每個月只需要發少量工資,其他的就發這個條子就夠了。

  少量工錢還是錢啊,五十萬人鬧哪樣啊,土匪山賊轉業成為流民,青州靠近泰山的黃巾轉業成為流民,總之流民越來越多,之后流民在泰山轉職成為國人,泰山看起來越來越繁榮。

  于是陳曦又開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的店,反正整個泰山郡都在他的治下,土匪都是他泰山的土匪,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這么一來發出去的銅板大多數都能回收回來,然后再發出去,而且陳曦命人開的商鋪比較好的一點在于允許用白條啊……

  就這么一條干掉了九成九以上的商販,出了泰山就用不了的一般等價物,收了這不是作死嗎?難道留著在泰山換饅頭,你吃的完嗎?

說句不好聽的,要真的有商販愿意收白條的話,陳曦就那個商販的品性會考量一番,比方說像糜家那種乖寶寶商家陳曦就愿意用糧食將白條換回來,像甄家那種惹毛了劉備的商家,陳曦不介意給他們整上一庫房的白條,作為一個人形印鈔機,他可是毫無壓力,所以說甄家跑得快還是有自知之明滴  陳曦詳細的給幾人講解自己之前的一舉一動,但是劉備等人依舊聽的是一頭霧水,看著撐著腦袋的蔫了吧唧的陳曦,終于忍不住打斷了陳曦的話。

  “停,子川雖說完全聽不明白你講什么,但是從實際效果而言你真的很厲害。”劉備截斷了陳曦的發言,一臉迷惘的說道。

  “果然沒人能聽懂,看來必須找一個智商超過九十的內政高手來,現在太寂寞了。”陳曦撐著腦袋一副高手寂寞的表情。

  “子川為何看起來總是這么疲倦,每每看起來都像是昏昏欲睡一般。”劉備轉移了一個話題,他覺得繼續聽天書實在是挑戰他的極限,反正不管陳曦用什么方式,只要是建設起來就行了,其他的貌似不太重要。

  “春困秋乏夏瞌睡,冬天躺在被窩里。現在處于秋乏狀態。”陳曦一臉倦容的說道,“不過玄德公放心,政務不會有太大問題的。”說著陳曦微微換了一個姿勢,盡力讓自己舒服一點,無所事事就這點不好,很容易睡著。

  劉備,簡雍,趙云皆是一臉無奈的看著陳曦,這算是理由?整個一年都在犯困,你是豬啊,吃了睡,睡了吃,真懷疑你這一身的本事是怎么學出來的,難道真有所謂的神人如夢。

  “報!”就在全體冷場的時候,一個傳令兵沖了進來,大聲的吼道,瞬間陳曦清醒了過來,趙云和劉備兩個眼力甚好的武者,清楚的看到陳曦身上冒出了一層細汗,估摸著應該是驚悸了,迷糊的時候被嚇醒了。

  陳曦肅然的看著下首的傳令兵,好不容易的醞釀出來的睡意全部被嚇跑了,還被嚇了一個半死,心下嘆了口氣,以后不能在政務廳睡覺了,太恐怖了。

  “可有什么事要匯報?”陳曦平靜的問道。

  “徐州糜子仲,臨淮魯子敬聯袂來訪。”傳令兵大聲回答道。

  “嗯?”陳曦一驚,隨后面色恢復,心中大喜,“玄德公,大財和大賢將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