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三章 這段時間的倒霉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這種以工代賑的方式完全打消了流民的擔心,而且泰山工錢標準是一日一結,絕不拖欠,而且來多少人都能吃下去,反正陳曦已經玩熟絡了,只要錢還在泰山運轉他就能一直玩下去。

  而恰恰在短時間內陳曦也是不缺錢糧的,剿匪練兵所得的財物變賣給徐州,然后轉換糧食拉過來,徐州糧多,陶謙又愿意支持劉備,自然愿意給陳曦借糧,再加上剿匪,購糧,陳曦手上流轉著過百萬擔的糧食。

  不得不說孔融的名聲還有陶謙的富碩,這種強力支持下劉備現在過得要比曹操好不少,至少現在泰山郡到處都是一副忙碌的景象,甚至于都出現了一種虛假的繁榮,一眼望去車水馬龍,一片繁榮,而曹操還在流浪……

  之所以說是虛假,只是因為這個時候一旦陳曦抽掉糧食的投入整個泰山都會進入蕭條狀態,甚至于快速崩潰,但是只要再堅持幾個月到九月份,粟成熟之后,陳曦就算是抽掉自己的糧食投入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陳曦現在要等的就是這三個月,夏糧在陳曦自負種子,少量耕牛的情況下基本算是將泰山能耕作的地方全部耕作了,而反正夏粟也就是一百天的日子,扛過去,以后的計劃就有了基礎,所以在這段時間里,陳曦已經準備好了,誰敢找麻煩誰就去死吧!

  在這個191年七月,袁紹剛剛坐在冀州的寶座上,曹操即將立足東郡,公孫瓚還沒有全取幽州,劉焉也才剛剛封鎖益州,準備稱王稱霸,這個時間點都在夯實地基,沒有人會跳出來挑釁,是最后的發展時機。

  192年,193年,這兩年算得上是最后的發展機會,從194年開始天災不斷,大旱,蝗災,瘟疫,各種天災不斷地肆虐,而192、193兩年倒霉的只是長安的漢獻帝,年年地震,所以三公年年換……

  趁著這最后的機會,陳曦已經準備好到處買糧了,以后估計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一次性屯夠數年的糧食,他可不會像歷史上的泰山太守應劭一般明明擊敗了青州黃巾到最后因為糧食的緣故一點好處都沒撈到,糧食在這個時代才是王道!

  趁著最后兩個豐收年好好地收斂一下錢糧,在之后蝗災旱災的時候,趁著天災將青州黃巾全部吞下,這是最現實也是最具可行性的計劃,總之這兩年要做的就是高筑墻,廣積糧。

  臧霸已經投降了,張飛看著自己一方良將不多,而臧霸也算是看得過眼的份上便也沒有多說什么,至于華雄淡定將臧霸收為副將,雖說之前他靠著陣戰擊潰了臧霸,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要真比統兵,貌似他不是臧霸的對手。

  臧霸對于華雄愿意收他作為副將很高興,雖說受著重傷,但是依舊咬著牙騎上馬,拍著胸脯說,自己在泰山還有點人望,愿意去說降孫觀,吳敦,伊禮三人。

  華雄雖說大腦不是很靈敏,但是以己度人之下覺得可以一試,于是在臧霸感激涕零之下派了幾個人將他送往他說的孫觀的山寨。

  果不其然,臧霸這個人也是說一不二的主,并沒有趁這個機會重新拉起人馬和華雄一戰,反而因為華雄的義氣還有對他的信任不辭辛苦直接將泰山最大的三個匪首全部說降,而孫觀則在之后不久便自縛于陳曦面前。

  劫糧那件事就此翻過,至于死的甄家人陳曦也懶得管了,反正和甄家已經玩不到一起去了。

  九月泰山平,陳曦終于有了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手上也有了一些能用的人,當然他之前設想的謀臣基本沒有招攬到,這群家伙基本上都不看好劉備,張昭,張纮,顧雍這些世家出身的幾個家伙還對前來招攬的劉備手下冷嘲熱諷。

  到最后陳曦也就熄滅了繼續招攬文臣的想法,反正廣積糧這種事情他自己就能做好,有的話最多也就是每天能多喝幾杯茶,沒有的話也就只是少喝幾杯茶,不算太大影響。

  至于原本打算投資劉備的甄家,在袁紹入主冀州之后也默默的減少了在泰山的投入,看得出來在甄家人眼里劉玄德這個已經由宗人府證明了身份的漢室宗親并沒有四世三公的袁紹有潛力。

  對于這些陳曦也早有估計,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魄力和見風使舵永遠是一個優秀商人必備的,他從沒有想過因為他到來,隨意的安排一番,甄家就會鼎力相助什么的,這些根本不可能實現。

  地處冀州本土的甄家和占據冀州有望稱霸天下的袁紹之間必然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再加上家族化管理自然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個人情義而將整個家族壓上去,甄家表面看似只是一個豪商,陳曦可是知道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世襲兩千擔俸祿官職的甄家,能僅僅是一個豪商?

  袁家可是四世三公,在世家講求門當戶對的三國時代能因為一句此女有鳳儀天下之態就讓自己最寵愛的兒子去娶甄宓?開什么玩笑?就算家資千萬又能如何,整個河北都是他袁家的,而且已成窺欲天下之勢,富商算什么?要多少沒有?笑話啊!

  對于甄家的選擇陳曦沒有什么好說的,現在不是算計這些的時候,而且就算到時候真收拾了袁紹,也不能將甄家鏟平,最多換換家主什么的,再沒有絕對實力之前挑釁世家這個階層可是不智之舉,當然劉備要是實在惱了那就沒辦法了。

  甄家撤走這件事徹底讓最近在火頭上的劉備惱了,畢竟招攬名士沒有招攬成功,還被人嘲諷了,現在居然連豪商都敢蹬鼻子上臉,劉備惱了也是理所應當。

  好在陳曦說清利害關系之后,劉備沒有徹底和甄家翻臉,只不過看劉備強忍怒火的神情,估計等甄家落到劉備手上絕對不會好過,估摸著搞不好火氣上來整個河北世家都要倒霉。

  迫不得已之下陳曦只好給蘇雙張世平打了一個招呼,將冀州的生意也劃給他們,示意讓他們趕緊擠垮甄家的鹽業和塞外馬匹生意,讓甄家速度給劉備道歉,否則等這火氣醞釀個三五載,陳曦拿下青州之后將袁紹踩扁,河北世家搞不好就讓甄家全部拉下水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