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二章 左口袋錢揣到右口袋計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臧霸墜馬的那一刻恍惚間想到了一個人,虎牢關前敢去單挑呂布的張飛,之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到了。

  張飛順手將墜馬的臧霸提起,免得被后面的騎兵才成肉泥,他算看出來,臧霸敗得原因不是因為太弱,而是因為他遇到的對手已經是非人級別的了。

  “臧霸已經被我拿下,爾等還不棄械投降!”張飛大吼道,聲音直接壓住了臧霸親軍的慘叫聲。

  “投降!”主帥被擒,大軍被分割,在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條,原本士氣全無的臧霸軍在臧霸被擒之后就徹底失去了戰心,在張飛一聲大吼之下,整個人像霜打的茄子的一樣,徹底蔫了。

  華雄指揮著手下俘虜臧霸親軍,原本像這種大戰過后,抓捕俘虜的事情都是交由后軍來做的,畢竟前軍一場戮戰之后基本都是精疲力竭。

  華雄手下一共就這么多人,根本就沒有后軍,而原本的匪軍在華雄的下根本沒有這種事情應該是后軍做的自覺,華雄說干什么那就干什么,抓俘虜總比背著巨石爬懸崖要安全得多吧,再說之前都把這群混蛋打服了,還有什么擔心的。

  華雄手下匪軍在華雄的安排下分出了五百人的輕傷員將俘虜像趕鴨子一樣趕到一起,又分出三千人四下戒備,剩下的人像是斥候一般四散開來,作為預警。

  至于那些俘虜在被只有自己二十分之一,而且還都是輕傷員的華雄匪軍,驅趕的過程中硬是沒有一個敢于反抗的,看起來臧霸的親軍基本上算是被打廢了,至少在短時間之內面對這支將他們打敗的沉默軍團一點抵抗的想法都不會出現了。

  “子健啊,沒發現你這家伙練兵手段真神啊!”張飛提著臧霸對著站在巨石上的華雄豎了一個大拇指。

  “別提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軍師讓我這么訓練的,我自己到現在都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這些人居然全部不怕死,我說什么就做什么。”華雄擺了擺手表示這不是他練兵能力的問題,完全是陳曦的能力。

  “喲,沒想到子川居然還有這么一手,居然不教給老張我,回去我就問他。”張飛一聽這話先是一喜,隨后便憤憤不平的叫道要給陳曦好看。

  “還是別說給軍師好看這種事了,把臧霸弄醒,然后你回去帶兵給我封住四周要道,軍師下令要抓住孫觀啊,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孫觀在哪里,這讓我怎么抓?但愿臧霸知道。”華雄苦笑著說道,陳曦給他的任務并不算困難,困難的是在泰山中找到孫觀這路賊寇,現在唯一可能知道的就只有臧霸了,這也是為什么華雄冒險襲擊臧霸的原因。

  張飛找了盆水直接將臧霸潑醒,倒也不擔心臧霸的傷口感染,也不用顧忌什么優待戰俘,這個時代基本上都是看你順眼所以優待你,看你不順眼那就隨意了,誰讓你是戰俘呢?話說煉氣成罡級別的高手還不用擔心得病這種情況,一般的小病很難纏身的,但是一旦生病基本也就距離成為饅頭餡不遠了。

  “咳咳咳。”臧霸一邊咳血,一邊睜開雙眼,眼見之前自己看到的兩人正在看著他,他就明白自己已經被俘虜了,吐了一口淤血,臧霸雙眼閃爍的問道,“我想知道我可是擺在了燕人張翼德手上。”

  “呦呵,翼德,人家認識你啊,看看是不是你老鄉。”華雄嬉笑著調侃道。

  “哼,我才沒有做盜賊的老鄉,八成是從我那高強的武藝,魁梧的身材里面看出來的。”張飛不爽的說道。

  “不用八成了,子川早就說過了,這個世界不認你的人能識得丈八蛇矛的卻不少,你本人還不如你的兵器。”華雄繼續調侃張飛,他對于張飛的畏懼基本沒有。

  “你說,你是怎么認出來的。”張飛一把抓過臧霸一臉猙獰的問道。

  華雄在一旁半瞇著眼睛斜視著臧霸,這是他和關羽學習的,用這種眼神看人特有殺氣,而且看起來特有威嚴,至少現在臧霸被這一眼整的一身冷汗。

  “好了,翼德不開玩笑了,將臧霸交給我,我還有事要問。”華雄也不是輕重不分之人,玩笑開兩句就行了。

  “交給你了,看你打了一仗老張也有些手癢,可惜我手下全是騎兵,沒辦法進行山地作戰。”張飛將臧霸丟給華雄,一臉無奈的說道,“看來只能和二哥一起去收攏青州趕來流民了。”

  不得不說在這個亂世初開,百姓已經不再認可漢庭的時代,純粹的賑災反倒已經無法鋪開,原因很簡單百姓不信你會毫無緣由的發放糧食,就算是有人傳播到青州,那些流離失所的百姓也不愿意相信,他們更相信靠著自己的力量能讓自己一家吃飽飯。

  本著調查出來這個現實情況,陳曦直接將劉備開倉放糧的想法給撲滅了,花費那么多糧食創造那么一點利潤不值得啊,幾十萬有手有腳的活人,在哪里創造不出來利潤啊,這都是錢啊。

  反倒直接放糧之后還要養著他們,全成負擔了,與其這樣還不如別開倉放糧,直接讓這些流民做工,錢糧當做工錢一日一結,多和諧。

  陳曦撲滅了純粹的開倉放糧,直接開始了以工代賑,既然有手有腳,讓他們吃著自己賺來的糧食總比吃賑災糧好的多,至少出力氣吃糧食吃的有底氣,雖說國家賑災也是一種義務,不過嘛,給活干,給飯吃不是更合理?順帶著還能刺激一下商業流通什么的,發點小錢讓他們看到更多的希望,不是更有前途。

  抱著這樣的想法,陳曦壓根就沒打算再開倉放糧,反正國家信譽已經基本完蛋,還不如重新樹立新的豐碑,而且這個過程中還能摻雜點私貨。

  比方說打著授人以漁的想法教他們修筑房屋,給他們飯吃,等他們建完,告訴那些流民,之前發給你們的工資可以用來購買你們建造的房屋,不夠的只用交一個底金,官府可以先租借給你們,等以后有錢了再還。

  同樣要是想要種地的話,沒有錢買田,官府還可以將田授予你們,你們可以按照趙子龍編制的屯田令,四成國家稅收,一成租借費,五年后就只剩下國家稅收,田地就是你的了,當然這種賦予每個成年人只有五十畝。

  看,多好的政策,連劉備都震驚了,甚至于還問陳曦錢糧足夠折騰嗎?結果陳曦笑而不語,他都想問劉備你那個眼睛看到我花錢了,這不是把左口袋的錢轉到右口袋,花了一圈,最后錢不是還在手上,反倒因此給你賺錢的人變多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