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一章 泰山初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九月一啊,開學了……

  “報!”一個身材消瘦面色微黃的精壯漢子從外面走進來對著劉備和陳曦拱手一禮,直接打滅了陳曦打算給劉備灌輸思想的想法。

  “文則此次押運的糧草可到庫?”劉備眼見于禁過來,面色一肅,鄭重的問道。

  “八萬擔糧草已經全體入庫,然甄家希望能前來答謝玄德公的援手。”于禁拱手一禮,面色鄭重沒有絲毫的笑意,并沒有因為自己率領新軍打敗泰山賊匪而感覺到自傲。

  劉備側頭瞟了一眼陳曦,只見陳曦微微點頭便是明白了陳曦的打算。

  “也好,我去見見著號稱五大豪商的冀州甄家。”劉備笑著說道,“文則你且在這里,子川想來還有事情交代與你。”說完便就此離去,從陳曦的神情中他就明白了甄家打算在他身上押注了,雖說世家貴族吸引不到,但是豪強富商還是愿意倒貼的嘛。

  陳曦看了看于禁,雖說這家伙還是他自己從手下將校中提拔出來的,但是實際上見到的次數也就一兩次,給了一個征召令,然后一個任命書就打發這家伙跟著劉備去練新軍,這次救援算是一個考驗,很明顯于禁完成的相當不錯,不愧是五子良將之一。

  “文則,且坐在那里,我想知道新軍現在可能一戰?當然我要求的不是對付正規軍,只是要求對付泰山賊匪,而且只是去收攏被擊潰的泰山賊匪,其中若有叛亂……”陳曦冷笑著做了一個殺無赦的動作,他現在已經習慣自己的位置,亂世用重典坐在這個位置上他才明白。

  “若是對付普通的泰山賊匪并無問題,只是泰山有四支最大的賊匪,名曰:泰山四寇,他們手下的賊匪由于進行的是軍隊性管理,陣型勇力,并不弱于普通的正規軍,現在對上只能不敗,難以獲勝。”于禁沒有說任何的大話實事求是的說道,對于泰山賊匪的戰斗力并沒有小視。

  “不用管昌豨,孫觀,吳敦,伊禮四人,他們四個的部隊有人會解決,我要的讓你收攏賊匪,我不希望擊敗這些家伙之后,他們的手下到處流竄,至于臧霸,我想他現在已經被擊潰了吧。”陳曦笑了笑說道。

  就在陳曦說這話之前臧霸剛剛被張飛一蛇矛砸下馬,估計肋骨都斷了一半,號稱堪比丹陽精銳的臧霸親衛硬是被華雄帶領著一群心理疾病者打的沒脾氣,再加上張飛時不時的敲敲邊鼓,硬是在山地戰將臧霸親軍分割成了數塊,無奈突圍的臧霸落在張飛手上一招敗北。

  要說臧霸的統兵并不弱,華雄和張飛雖說帶著五千匪軍襲了臧霸的山寨,但是卻并沒有直接擊潰臧霸的親軍,雖說一時將沒反應過來的臧霸軍壓制住了,但是等臧霸出現,開始親自調度之后很快就挽回了頹勢。

  之后就是勇力還有調度的比拼,陣型之間的碰撞,華雄聯通所有的士卒,氣息疏疏密密連成一片,不斷地靠著陣勢去擠壓臧霸親軍的生存空間。

  話說華雄的調度實際上很一般,他的騎兵就只能玩一個鋒矢陣,但是架不住熟練,能瞬間變陣,就算是在行進中都能變陣,這也是為什么華雄會成為西涼的騎兵統領,因為變陣太快,快到你根本沒機會反制。

  現在華雄發現自己手下這群新軍別的都一般,就一點很恐怖,那就是令行禁止,說變陣就變陣,前面有刀子,變陣需要撞刀子,手底下這些人也會毫不猶豫的撞刀子,硬生生完成變陣。

  發現了這一點之后,華雄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各種陣型分分合合,大中套小,分而合之,散而不亂,硬生生以少量人數將臧霸的親軍給切割了,差不多損失了兩成的的士卒才完成了這個目的,當然臧霸親軍也因此損失了一成士卒士氣全無了。

  這一幕看得張飛全身發涼,看向華雄的眼神就像是天神一般,古時統兵作戰,損一成士卒而不崩潰已經能稱為精兵,損三成而不潰逃可謂當世精銳,而現在華雄折損了兩成士卒依舊士氣高昂的繼續在屠殺臧霸親軍,這已經不是一般的良將所能做到的了。

  張飛自然不知道華雄手下這群人已經被華雄整的精神崩潰,對于死亡的敬畏已經小于對華雄的敬畏了,所以只要是華雄下達的命令絕對服從,士氣對于這群人來說根本就不存在,所以的士氣高昂的屠殺臧霸親軍實際上完全就是因為華雄沒下令停手。

  不說張飛心涼,臧霸已經懵了,說個實在的,泰山賊有一部分直接就是丹陽兵,老兵帶出來的匪軍戰斗力直逼當初打出威名的丹陽精兵,完爆現在的丹陽兵,結果現在被對面那個大漢指揮著不到己方三分之一的士卒擊潰了,而且是那種毫無懸念的擊潰了。

  臧霸的親軍不是沒有敗過,當初收復泰山四寇的時候被四人聯手擊敗過,之后也曾經敗在過徐州兵手上,但是沒有哪一次像這樣敗得干凈利索,根本沒有一點余地,從對方開始變陣,他的失敗就像是滾石滑坡一般越來越快,最后無力阻擋。

  臧霸想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為什么會有人派遣這種放在那里都可以說是天下精銳的山地軍過來剿滅他,雖說他占山為王,但錯的明顯沒有黃巾多,這種兵團不去剿滅黃巾居然來找他,兩成啊,整整兩成士卒倒地了,但是對方依舊平靜如水,沒有絲毫潰逃的意思,反倒是自己的親軍因為一成戰損已經瀕臨潰逃。

  臧霸知道自己已經到了不得不退的地步,對方太強了,強到自己屢屢想變陣,對方只是幾句話直接就將自己的陣型打散,這已經是不對稱的戰斗了,在臧霸看來他可能是遇到了天下有數的兵法大師了,不是他自吹,他覺得他自己的統兵不算差了,但是對上對面那個面色微黃,一臉漠然的關西漢子,根本沒有一點施展余地。

  知道必敗,臧霸也不再掙扎,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突圍,擊潰一部分包圍圈,然后收攏士卒借助士卒之力,舍棄陣型從對方最薄弱突圍,至于那個漢子,他再也不想面對。

  臧霸做到了,很輕松的做到了救援了一部士卒,大約有一千人,之后沒有絲毫猶豫便準備施行壯士斷腕之策,直接帶著這一千人準備鑿穿東北角的薄弱地帶,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再繼續下去真就會被對方圍殲。

  突圍很簡單,仿佛對方故意釋放的一般,在見到這一幕臧霸心中一寒,但也是退無可退,只好硬著頭皮沖了上去,對面只有一人,一個扛著蛇矛的莽漢,不過臧霸的腦海里模糊間記起了一個人,但是還沒等他想清楚對方的蛇矛就砸了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