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章 給劉備灌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張飛走了,看那一臉興奮的樣子,陳曦就知道八成這家伙會在泰山大打一架然后才會回來。

  次日劉備又來了,看著在政務廳悠哉悠哉喝茶的陳曦有些無奈,這么長時間下來劉備再也不擔心陳曦這家伙會被累死了,他算是看明白了,多少麻煩事在這家伙手上也就是皺皺眉頭的時間,他算是信了陳曦在路上說的,政略才是他擅長的東西。

  “子川可又是覺得無聊了。”劉備帶著笑意詢問,他現在幾乎不處理政務,除了提拔或者處罰手下的權利在手以外,其他方面的事物基本上都是讓陳曦自己看著辦,他更多的時間在流民中選拔身體素質不錯的百姓然后加以訓練,到現在也算是有些樣子了,不過這萬多新兵真心只是一個樣子。

  “到處在挖水渠,水井,修路,城墻也已經翻新,好不容易有十幾萬人使喚,一次性將所有的事情做到位,以后就能省很多事情。”陳曦裝模作樣的拿出一卷書簡一邊看一邊說,雖說他也知道劉備清楚自己的性格,但是在上司面前還是習慣于裝點樣子,不能太過分啊。

  簡雍在一旁偷笑,對于陳曦裝模作樣看書簡的神情偷笑不已,書簡都拿反了,還在看。

  “子龍屯田做的如何,可能達到子川的要求。”劉備詢問道,對于趙云的能力他還是不太放心,畢竟武藝那么高的一個人還希望在政略上做出貢獻當真不易。

  “大概當世能和他在屯田上比劃的人也就一個手吧。”陳曦自傲的說道,“而且穩贏他的基本沒有。”

  這倒不是陳曦吹牛,畢竟屯田在這個時候算是一個新事物,雖說以前有人干過,但是在棗祗翻新之后基本上已經和之前的屯田是兩碼事了,而現在陳曦將自己知道的棗祗的屯田令告知趙云之后,讓趙云自己看著修改。

  趙云的智力并不差,雖說沒有見識過這種新生的軍屯模式,但是卻能看出好壞,自然而然的就會以自己的眼光去分析這份屯田令,按趙云自己的話來說,這個屯田令的確是快速積累國力的方式,但是是不是有些過分啊,五五分成什么的對老百姓是不是有些狠了。

  陳曦懶得給趙云解釋五五分成之后老百姓也會比之前過得好,畢竟中間階層直接被干掉了,田賦三成,地租五成,一年種出來只有兩成能落到自己手上,這也是為什么明明漢朝并不缺土地,該餓死還是要餓死。

  至于陳曦說的五五對分,還是按照抽查的產量給的均值對分,沒有了私稅,陳曦保證六十畝就算遇到小災年對半分至少也能餓不死,結果趙云非要和陳曦犟,而他本人又辯不過陳曦,于是憤憤不已的帶著一撥手下去收集資料,幾天前曾經回來了一趟。

  不得不說實地調查什么的果然是極其必要,趙云歷經大半個月的研究之后發現陳曦說的居然是真的,五五對分居然連災年都能混過去,這還有天理嗎?那以前為什么會出現黃巾之亂?

  趙云回來的時候提著槍,一臉的陰沉,看那神情貌似這次辯不過陳曦就給陳曦開兩個窟窿,提著槍再次和陳曦辯論,從稅制到耕作,從畝產到災年,整整辯了一個時辰,連簡雍都震驚了,從沒發現趙云居然這么能說。

  最后陳曦聳了聳肩表示屯田這件事交給趙云解決了,訂的律令也不需要給他看了,有什么需要的自己看書,自己去實地考察,出了問題自己擔著就行了。

  就這么陳曦打發趙云離開了,雖說他能從趙云的屯田令中找出不少的漏洞,但是陳曦更愿意相信,趙云自己會注意到那些東西,當然那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實地的考察才能發覺的,但是不可否認,他已經邁出了自己的步伐。

  聽著簡雍說著之前的事情,劉備嘆了口氣,“大漢朝的政令并沒有錯,錯的是總有人鉆空子,世家豪強不乏人才,但是卻用錯了方向。”

  “什么政令都會有空子的,只是多少的問題,畢竟道隨時移,往昔的金科律令不符合現在很正常,與時俱進什么的才是重要的。”陳曦無奈的說道。

  陳曦發現他必須給劉備灌輸一些新的東西,要是一直抱殘守缺,最后就算統一了天下也就是一個光武帝,他要的秦皇漢武追亡逐北的氣魄,要的是那種足以威壓整個時代,劍指天下的雄心,寧可如同漢武最后窮兵黷武達到獨孤求敗的程度,也不希望劉備像光武一樣被束縛在世家與外戚之間。

  漢武帝窮兵黷武,到最后天下依舊是劉家做主,四百載悠悠歲月,就算到了三國時代,西域,關外依舊是漢室稱王,四方稱臣,那獨孤求敗的氣勢壓得四方難以抬頭,就算是漢室沒落又有哪個外族敢于伸手?

  光武的崛起卻代表了那寧折不彎的尚武氣概逐漸散去,向世家低頭,一低再低直到最后習慣,已經忘卻當初那種“匈奴不滅,何以為家”的氣概,忘卻了那忍辱負重,一雪前恥的決心。

  說真的陳曦不怕出一個漢武帝,就算他為了收拾匈奴打的國內民心不穩,甚至出現民變,哪有如何?至少那一戰過后有超過一百年的休養時間,一百年啊,以一代人換一百年修養的時間,有什么擔心的?

  漢武后期是出現了民心不穩,但是匈奴基本上是廢了,說一句要修生養息就修生養息了,放景帝時候你說修生養息還要看看匈奴愿不愿意,而武帝時期根本不擔心寇邊這種事情,之后漢宣帝繼續修生養息有到達了盛世,也就是說武帝造成的麻煩并不大,要穩住還能穩。

  而且說得過分點,漢宣帝之后再出一個漢武級別的狠人然后循環往復,基本上就等同于全世界薅羊毛行動,大漢國能將亞洲全吃掉……

  再看看光武,光武之后世家外戚掌權,沒出一個超級狠人將世家和外戚壓住,百多年間世家越發的強大,直到窺視帝位,最后硬是將大漢朝玩死了,穩都穩不住,整個一悲劇。

  也正因為明白這些,陳曦現在寧可出一個窮兵黷武的劉皇叔也不愿意讓他走光武的老路,至少漢武的老路只要錢糧人能頂住就能走通,而光武的老路完全就是一個死路,走到最后就算不是“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士族”,估計也好不到那里去,畢竟世家的本質在那里擱著,沒有強力壓制遲早出問題。

  抱著這個想法,陳曦現在有事沒事遇到劉備就他灌輸點霸道啊,王道啊,天道啊什么的思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