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四章 玉璽啊玉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備帶領著陳曦等人一臉滿足的回來,恰好看到一臉憤怒的曹操往出走。

  “曹公安好。”劉備下馬對著曹操一禮,對于舍生忘死追襲董卓的曹操,劉備很有好感,畢竟他現在對于漢室還是保留著忠貞。

  “玄德公,唉,想我曹孟德一心為公最后落得如此下場。”曹操感慨的說道,“帳內諸人現在歌舞酒宴熱鬧非凡,還有誰記得之前的盟約!”

  “曹公不若稱我表字吧,你我二人也好多多交流一番,至于帳內,說實在的,若非子川強要我來看一場好戲,我現在已經回轉泰山郡了。”劉備看起來很有風度。

  “也好,不過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我二人去后營再作計較。”曹操帶著一抹苦笑說道,之前因為獨自追襲董卓損兵折將,回來之后被人冷嘲熱諷,一氣之下扭頭就離開了,現在遇到了劉備,一番說辭下也就冷靜了下來,自然樂得看看劉備所說的熱鬧。

  陳曦無奈的跪坐在劉備左后方,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曹操和劉備的談話,這兩個家伙一通說下來大有相見恨晚,站起來就拜把子的想法,不得不說還沒有變成梟雄的兩人,在很多方面都有相合的地方,當然在變成梟雄之后兩人的志趣也照樣有相合的地方……

  “不想玄德手下還有如此能人,居然收攏了呂布帶來的西涼鐵騎。”曹操聽到劉備在自己走后快速的收拾了將自己整的狼狽不堪的西涼鐵騎,微微有些羨慕。

  “哈哈哈,孟德可是高看了我了,此非我之力,而是子川之能。”劉備大笑,沒想到他也有被人認為兵力強盛的時候,隨后笑著向曹操解釋了一番陳曦的謀劃。

  曹操越聽越是驚喜,最后由不得拍手叫好,謀劃極其簡單,但是卻死死的扣住呂布和董卓還有李儒之間的疑心,一步步的將呂布壓倒死角,最后引爆他的疑心。

  “卻是我小瞧了子川。”曹操朗笑道,不過面上卻有些苦澀,他想起來最一開始結盟時陳曦的行為了,還有之后陳曦在諸侯大營游蕩時的情形,很明顯那個時候的陳曦在他看來就是在尋找下家。

  “當不得曹公如此。”陳曦面色平靜地說道,對于現在的詭異場景有些好奇,搞不好下次見面兩人就要兵戎相見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留下一些情面,陳曦對于曹操還是滿欣賞的,若不是他沒有把握不讓曹操對他升起疑心,投向曹操才是最好的選擇。

  “大哥!”就在這個時候關羽和張飛沖了進來,大聲地說道,“大哥快去主帳,出大事了!”

  “你二人怎么如此慌亂?”劉備有些郁悶的問道。

  剛剛劉備還想嘚瑟兩下,結果現在關羽張飛就沖了進來,這不是擺明了御下不嚴嗎?不過劉備對于關張完全就是自己有一口吃的兄弟也就能分到一半,所以劉備并沒有絲毫的不滿,只是有些郁悶。

  “大哥不好了,營中流傳孫堅得到了傳國玉璽,現在私自藏匿,盟主正派人前去通知孫堅前去大帳,大哥也趕緊去吧!”張飛慌慌張張的說道。

  “什么?”劉備一驚,直接站了起來,隨后才想起曹操就在身旁,扭頭看向曹操,發現他也是驚怒的站起身來,好吧,這么一來九成了大哥不說二哥了,大家都見諒一下,誰都沒失禮了。

  “孟德,想必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吧,我們去大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劉備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自己的怒火開口說道。

  “好,不過還請玄德稍候片刻,我去去就來!”曹操說完,拱手一禮,快步離開。

  “玄德公勿惱。”陳曦笑了笑說道,“傳國玉璽必然是真有此事,不通知玄德公也是因為玄德公是眾人之中唯一的漢室宗親,想要私吞玉璽就不能在您面前。”

  “子川你還笑得出來!他們想干什么!私吞玉璽!他們還將大漢朝,還將天子放在眼里嗎?”劉備憤怒地說道,“玉璽乃是國之重器,豈能流落在外人之手!必須上繳國家,回歸天子之手!”

  “回歸天子之手?天子還在董卓手上?就算是回去玉璽也到不了天子手上,玄德公還是稍稍冷靜一下,玉璽不過是李儒的第二個誘餌罷了,若是說洛陽是讓聯軍完成之前盟誓時的約定,讓其停駐不前,那么玉璽就是分而化之,讓聯軍分裂,不得不揮刀相向!而且順手扯下漢室的遮羞布!”陳曦毫不忌諱的說道。

  劉備一愣,隨后像是僵硬了一樣,坐在榻上,良久之后側頭看向陳曦問道,“子川,我有可能能拿到玉璽嗎?”隨后好像是想到什么,趕緊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我能讓保管玉璽嗎?直到有一天營救出天子?”

  “不可能,至少現在不可能。”陳曦搖了搖頭說道,“孫堅絕對不會交出來,而且孫堅很可能會因此而喪命,玉璽就是一個誘餌,一個看似香甜的誘餌。”

  “李儒看得比主營里面所有的人都遠,因為他知道,玉璽只是一個印信,若果有一天他能如同秦皇掃一般平推關東諸侯,那么玉璽不過是獻公手上的垂荊之璧罷了,遲早就會回來,若是被別人平推,這東西也會為他人所奪,還不如現在撇出了,壓榨出每一絲價值。同樣玉璽若是毀了,到時候掃平天下的他,自會有人奉上新的和氏之壁,玉璽也會再造!”陳曦眼看劉備依舊在掙扎,無奈的解釋道,他就想不明白,一塊破石頭真的值得那么爭?

  玉璽真的很重要?陳曦絲毫不覺得,最多覺得那塊傳說中的鳳落之地的和氏之壁被雕成印璽有些可惜,好好地美玉就應該好好地收藏起來,搞成印璽真心浪費。

  話說秦始皇真是缺那么一個印璽?開什么玩笑,掃平八荒,自號始皇帝的嬴政需要一個印璽證明自己的功績和身份,開什么玩笑,他就是用磚刻一個所有人都得認可。

  若真是得玉璽者得天下,那董卓還需要這么折騰?同樣秦二世這個玉璽的擁有者怎么會被趙高給放翻了?玉璽代表不了天下,那最多是一個信物,當你的身份已經不需要任何前綴的時候,要不要那個東西都不重要了,丟了再造就是了,何必如此苦求一個虛妄,陳曦很不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