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七章 全夢幻陣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聯軍和董卓軍每天一場例行的攻防戰,聯軍打不下來,董卓軍不想打,就這么要不死不活的拖著,看起來袁紹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之前說的要和董卓勢不兩立那句話了,他現在已經混夠了名望,當然要是能拿下虎牢關兵臨洛陽,那可真就名傳天下了。

  陳曦看著血跡斑斑的虎牢關,攻城戰就是這么殘酷,每天都有人倒下。

  “子川你說這樣下去多久我們才能到洛陽啊!”張飛一臉抑郁的問道,上一次受到的重創現在已經恢復了九成,而且據張飛自己說,還有關羽,趙云二人的感覺,這家伙的力量居然增長了一節。

  “快了,坐在城頭上的董卓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了,想來董卓軍也要棄關而逃了。”陳曦面色平靜地說道,“對了三哥你覺得呂布這個人怎么樣?”

  “呂布?”張飛的臉上有一些厭惡,但是隨后撓了撓頭,“平心而論,他的確是一個高手,但是他的人品我很不爽,怎么了子川。”

  “我先搞一個全夢幻武將陣容,基本要求就你這個程度。”陳曦面無表情的說道。

  “哈?這個估計很有難度,你三哥我怎么說也是絕頂的高手,掰著指頭算人頭的!”張飛抬著頭一副高手寂寞的表情。

  “被呂布差點打死……”陳曦翻了翻白眼說道。

  “子川,先不說呂布的品行,就是單單呂布自身的勢力就會讓我們難以招攬。”趙云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晨曦的背后說道。

  “這么說你不介意我們嘗試去招攬他了。”陳曦側頭發現不光是趙云連關羽還有劉備都在。

  “呂布此人的確是英雄蓋世,子川若是想要嘗試招攬的話可以一試。”劉備開口給了一個準信,在他看來這種沒影的事情,要是沒啥太大影響,只要陳曦愿意去做他也不介意浪費一下時間。

  另一邊李儒則按照董卓的要求正在批改文書,這一批做完之后,按照他的估計桐油也就差不多布置好了,剩下的就是卷走所有的寶物,錢財,之后露個消息將關東鼠輩全部引誘進來,一把火燒了個半死。

  “咦?”李儒看著這個奏折,想了想從一旁拿了一張空白圣旨隨意的填上一些東西,然后蓋上玉璽。隨后隨手將奏折丟到一旁,繼續批閱接下來的奏折,現在的李儒當真是大權在握。

  燈光之下那奏折清晰的寫著北海太守孔融,徐州牧陶謙聯名保舉漢室宗親平原相劉玄德為泰山郡守,之后一大通恭維的話。

  李儒靠著手上的情報系統知道關張趙都是劉備的手下,自然對于這種強力武將有招攬的興趣,而現在相國將大權下放到他的手上,他自然要兢兢業業的為相國考慮,也許現在這條線還用不上,等數年之后蓄天下之勢兵出函谷,現在很多的閑棋到時候都能用上了,而劉備恰好是他看好的棋子。

  “你是誰?”呂布看著坐在自己家里喝著小酒的小老頭奇怪地問道。

  “我只是一個送信的人,有人讓我送封信給您,說是為了感謝呂將軍在并州的作為,所以將此信交給您。”老頭子站起身來將一封信從懷中掏出來遞給呂布。

  呂布面無表情,但是雙眼之中的掙扎卻是難以遮掩,深吸了一口氣從老頭手上拿過信,對身后的仆役說道,“給他點錢送他出洛陽。”

  “多謝。”老頭一禮快步走了出去。

  打開信封,呂布快速的瀏覽了一遍,隨后吃驚的合上了信件,攥著信封內心的震撼直接寫在了臉上,伸手將整個封信震成粉末,對著另一個仆役說道,“叫文遠過來議事!”

  次日李儒命人來通知呂布,讓他掘洛陽皇陵,斂其財寶,呂布稱其傷勢未愈并沒有答應。

  李儒得知這個消息微微皺眉但也沒有過多逼迫呂布,而是令李榷前去發掘皇陵,這對于李榷來說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肥差!

  “李文優,你居然真敢如此待我!”呂布將自己關在內屋當中,憤怒的咆哮,他想起那封信上所說的一旦他發掘皇陵之后,就徹底打上了亂臣賊子的標記,再也不可能洗白,整個漢室都不會真正接納他!

  再想想信中所說的李儒將會縱火燒掉整個洛陽,就連呂布都感覺到心驚膽戰,這會有多少人流離失所他根本不敢想象,在并州與胡人作戰不就是為了保一方的平安嗎?這一把火下去,整個洛陽百萬人就完了!

  “將軍!”張遼站在門口大聲的叫道。

  “文遠,我讓你查的事情怎么樣了。”呂布面色陰郁的問道。

  “整個洛陽已經布置滿了桐油,若非我特意去探查,至今可能還蒙在鼓中。”張遼一臉憤恨的說道,“他李儒想要干什么!”

  “他要火燒洛陽,遷都長安。”呂布平靜的說道。

  “什么?”張遼大叫道,隨后所有的事情像是一條線一般串聯了起來,“奉先,我們怎么辦?”

  “沒有什么好辦法,估計只要我們稍有過激反應,并州子弟就會絕于洛陽,徐榮都被調回來了。”呂布陰沉著臉說道,“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剛剛推掉了發掘皇陵的差事,李儒始終是在懷疑我們。”

  “奉先,我們這次之后就回并州吧,兒郎們都在等著我們,回到那里我們不再管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們打我們的胡人,他們搶他們的皇帝。”張遼一臉希冀的看著呂布說道。

  呂布默然無語,并州啊,他也想回去,但是他不敢回去。

  自從丁原帶著一點都不想來洛陽的他來勤王,自從那次丁原帶著大部分并州士卒離開了家鄉,自從那一次因為沒有足夠的士卒防護并州邊塞導致塞北胡人南下牧馬,而那個時候的他面對著的卻不是塞北的胡人,他也就沒有膽量再回去。

  “奉先!”張遼打斷了呂布的思索。

  “回不去的。”呂布冷冷的說道,準備好下來的戰斗吧,我們還會有一場惡戰,保住我們并州的子弟遠比想那些沒影的東西重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