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虎牢關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牛毛一般的細密絲線劃過天空的時候,所有人才明白跟在劉備身后那個英俊的男子是一個絕頂的高手,不由的眾人對于劉備的看法再一次抬高。

  “子龍得手了嗎?”張飛興奮的說道,別人不清楚那一抹漂亮的細絲意味著什么,張飛這等高手已經清晰感受到那每一根細絲當中流轉著的切金斷玉的力量。

  趙云搖了搖頭開口道,“最多在他大意的時候讓他有些狼狽罷了,不可能傷到他。”

  正如趙云預料的一樣,呂布雖然沒有預料到有人能這么快的進行反擊,但是作為天下第一高手的直感,讓他在危險到來的時候隨意的破除掉了趙云的攻擊,不過兩相碰撞的余波依舊將城門樓子下女墻的一部分擊成塵埃,而其他的地方則留下來一個個針眼大小的圓孔。

  “不錯的攻擊。”呂布遙望著十八路諸侯的方向,沒有再出手,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著對方的到來,只有這種高手才有斬殺的價值。

  聽了趙云的話,張飛明白自己對戰呂布的獲勝率又要下調了一些,至少他很清楚趙云那一擊要是全部宣泄到他的腦袋上,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結果這一次聽趙云的話居然是在呂布大意的時候也只能讓他有些狼狽。

  不過張飛心中也沒有多少的畏懼,反倒胸中戰意蓬發,手中的蛇矛更是緊了緊,和強者的戰斗才能讓他變得更強,武者的宿命便是戰死沙場,在這之前要是能和天下第一的高手一戰,那還有什么不滿意。

  更重要的是張飛知道他的戰斗永遠是有進無退,若是退了,失卻了原有的心境他也就永遠止步于此,甚至于身體素質變強,實力反倒還要下降。

  緊握著蛇矛,張飛身上散發出蓬勃的戰意,他在宣告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他要單挑呂布,明知不敵也會去單挑,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見到了對方的強大連抬手的勇氣都沒有!

  十八路諸侯在袁紹的率領下根本沒有絲毫的掩飾,兵臨虎牢,董卓就坐在虎牢關上,呂布握著方天畫戟站在一旁,雙方一通罵戰之后確定還是需要用拳頭來確定自己的地位。

  “奉先,交給你了!”董卓大手一揮,示意一旁早已按捺不住的呂布可以去剿滅對面那群鼠輩了。

  呂布直接從十多丈近二十丈的城頭高高躍起,然后重重的墜了下來,這種事情任何一個煉氣成罡的武者都能做到,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所有明白事的人不由得心涼了半截。

  城高加跳高,呂布差不多從一百多米的空中重重的砸了下來,速度很明顯的特意加快了,不過令人震驚的是那么高的速度落下來,卻沒有讓大地破碎,只是讓人感覺到了輕微的震動,下墜的力量完美的擴散到了方圓數里,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張飛驚駭,關羽半睜雙眼,華雄掩著額頭,只有趙云微皺眉頭,他們都明白一件事,呂布不僅僅是實力強大,他對于每一絲力量的運用都讓人感覺到恐怖,細微之間足以展現出他的對于力量的掌控。

  一聲長嘯,天邊一道火線打著彎兒飛到了呂布身旁,身上仿若燃燒著火焰的赤兔打了一個響鼻,呂布提著方天畫戟越上馬背,看著對面數十萬大軍,龐大的氣勢散發開來直接朝著大軍發起了挑釁。

  張飛憤怒的就想沖上去,卻被關羽拉住了,不過看關羽那一臉的冷傲,陳曦就知道關羽現在心情也不好,再扭頭看看趙云,果然趙云也是一臉的不爽,想來也是,任何高手被呂布這樣無視,就差說你們一起上吧,所有人心里都不好受吧,人活一張臉,而呂布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噼里啪啦的打臉,而且是當眾輪圓了抽。

  被人打臉的感覺自然非常的不爽,不等袁紹發話,王匡就就大聲的問道,“誰敢出戰!”只見一人躍馬而出,王匡視之,乃是河內名將方悅,不等王匡開口夸贊,一道巨大的弧刃劃過,連名字都沒有介紹的方悅便已經人間蒸發了。

  眾將不由的吞了一口唾沫,呂布的兇殘已經不能用言語描述了,直接將人打成飛灰,這殺心也太重了吧。

  好吧,還沒等陳曦發話,又不怕死的又沖了上去,這次是張揚部將穆順,上去搶先三刀,然后被連人帶馬砍成兩段,呂布馬都沒有動。

  “吾受文舉恩已十年,何不以死報之?”孔融背后的高大男子看了呂布好久最后舔了舔嘴唇,撥馬前行對著孔融一禮。

  “安國小心!”孔融點了點頭,還是決定讓武安國出戰,他手下就這一個得力的干將。

  (武安國這個按說應該姓武安,名國才對,畢竟漢末兩個字的名已經被廢除了,但是毛版和嘉靖版都是名安國,好吧,我更傾向于孔融叫的是字,也就是姓武安,名國,字安國,不過要是姓武安的話,那就是武安君白起的后人,這個來頭就大了,諸位看著辦吧。)

  武安國點了點頭騎著馬緩緩的走出了人群,他和之前那兩個笨蛋不同的一點在于,他知道自己不是呂布的對手,但是就如他說的深受孔融之恩,無以為報,所以愿意以命相搏,對于他來說他的命屬于孔融!

  提著數百斤的大錘,武安國沉默的朝著呂布殺去,馬并不快,雖說是好馬,但是負重接近千斤也就不要想著太快了,不過對于他來說他也不需要太快的速度。

  帶著沉悶的重擊聲,還有那句“食我大錘”咆哮聲武安國和呂布的戰斗開始了,沒有那種驚人的速度,但是力量強的讓呂布感覺到手麻,很少見到這種力量超過他的家伙。

  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不需要太高的速度,武安國舞著大錘對著呂布悶頭狂砸,至于呂布的反擊靠著他那巨大到能遮住半個身子的鐵錘完全能擋住,的確他看不穿呂布的攻擊,但是他那能當盾用的大錘足以擋住呂布各個角度的攻擊。

  “子川現在你明白我為什么討厭天生神力的家伙了吧。”關羽以目示意陳曦。

  “我明白了,這尼瑪太不要臉了。”陳曦無語的說道,純粹就是靠蠻力在硬抗,管他攻擊什么方向,我一大錘子就砸過去。

  二十回合過去了,武安國依舊堅挺的揮舞著大錘子,完全看不出有絲毫的頹勢,看起來真將呂布當做鐵礦在鑄造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