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八章 開屏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備有些發毛,自從陳曦將視線從袁紹身上轉過來之后,就開始上上下下的打量劉備。

  “子川有什么話就說,這么一直盯著我不說話,我也沒有辦法幫你。”劉備輕咳兩下對著還在盯著他看的陳曦詢問道。

  “哦,沒啥,只是奇怪,袁紹身上都能散發出王霸之氣,玄德公身上怎么就沒有。”陳曦饒有興趣的看著劉備,至少他跟著劉備這一個多月來就沒見到劉備身上散發出來那種虎軀一震,八方豪杰納頭便拜的王霸之氣,反倒是一直不看好的袁紹時不時令陳曦側目。

  “什么王霸之氣?備如何敢與盟主媲美?”劉備不解問道,旁邊關張趙還有將自己整的和馬匪差不多的華雄也都好奇的看著陳曦。

  “就是那種虎軀一震,八方豪杰納頭便拜的氣勢,嗯嗯,就像之前盟主做的那樣,直接用胸懷還有氣魄折服了孫文臺,看孫將軍感動的就差抱著盟主大腿了。”陳曦比劃了兩下之后,眼見眾人不解,就舉了一個例子。

  “子川,這種話可不要亂說。”劉備面上出現了一抹古怪的笑意,嘴上卻讓陳曦不要再亂說話。

  “好吧。”陳曦聳了聳肩,“等一會呂布肯定要來挑戰,云哥箭術如何。”

  趙云有些不解的看著陳曦,卻也點了點頭,“箭術當初師父也特意教授過我,勉強算得上是登堂入室。”

  “哦,那就交給你了,要是呂布上來砸場子,三五招之內干掉的就不要出手了,要是有人扛住了二三十招,一旦敗勢已顯,云哥就出手救下,咱就當做結善緣了。”陳曦笑了笑說道,然后扭頭陰笑著看著張飛,“三哥,昨天喝酒的時候你咋說的?”

  “不就是呂布嗎?我去撕了他!”張飛的黑臉變得更深沉了,不過聲音中卻沒有多少的畏懼,身后三大給力隊友就算劃水,保持威脅性,打不過呂布,他要跑呂布也拿他沒有辦法,沒辦法誰讓他兄弟多。

  好吧,張飛的大嗓門讓在場所有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袁紹,曹操等人帶著微笑看了一眼張飛,并沒有鄙夷,只有少數幾個人竊竊私語,對著張飛指指點點,不過這些對于厚臉皮的張飛來說根本不需要在意。

  “好吧,但愿你能撕了他。”陳曦無奈的說道。

  而就在這時一個黃臉的高大漢子騎馬過來對著關羽一禮,“夏侯妙才見過玄德公,云長兄,翼德。”

  “你不錯。”關羽半瞇著的眼睛張開了一條縫隙。

  “希望有機會能和云長兄切磋一二。”夏侯淵拱手一禮。

  “好。”二爺依舊惜字如金,沒辦法和夏侯淵不熟,能正常說話都算不錯了。

  “你居然借呂布之手突破了,嘖嘖嘖。”張飛一臉好奇的看著他未來的岳父大人,嘖嘖稱奇,反倒讓夏侯淵有些不好意思,不過話說要是夏侯淵知道這家伙以后會娶自己女兒估計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翼德要是想和呂布交手的話,還是多做準備,昨夜呂布的兇悍,至今依舊是心有余悸。”夏侯淵告誡道,呂布的兇殘他已經刻在骨子里,以后若非必要他絕對不去撩撥呂布那個怪物。

  “哈哈哈,放心放心,看到沒有,這都是給我掠陣的,不會有事的。”張飛大大咧咧的說道,一臉的得意,身旁三個超級高手,就算是呂布搞不好也要陰溝里翻船。

  “那就預祝翼德旗開得勝了。”夏侯淵看了看張飛,又看了看趙云,關羽,愣是沒看出什么,無奈之下只好不打擊張飛的積極性。

  “放心放心,就算不能贏,他呂布也別想占到一點便宜,我可是有兄弟的。”說著張飛得意的看了看關羽,關羽也微微點頭。

  “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若是有需要的記得招呼一聲。”夏侯淵見關羽也點了點頭,便沒有說什么,關羽加張飛就算打不過,也不會有什么危險,至少在夏侯淵看來是這樣的。

  呂布坐在虎牢關城門樓下,高大的身軀沐浴著朝陽仿若天神一般,四周寂靜無聲,連一位守城的士卒都沒有,這是呂布的自信,也是所有士卒對于呂布實力的承認,那個地方沒有士卒,想要通過只要擊敗呂布即可,但是有人能擊敗嗎?

  望著天邊那條黑線,以呂布的目力能清楚的看到每一個人的毫發,自然他已經找到了他需要的目標,關羽,張飛,還有昨天敢對他射箭的家伙,他的方天畫戟需要沾染的只有強者的鮮血。

  至于赤兔則已經被呂布解了韁繩,讓其自己去溜達,他根本不怕有人回去搶奪赤兔,不說赤兔那不亞于一般內氣離體程度的實力,就算是他自己的威名也足以讓所有打赤兔注意的人退卻。

  當然呂布也清楚赤兔不會離的太遠,就在方圓十多里之內溜達,在他需要的時候只需一聲長嘯,赤兔就會劃作一條火線踏空而來,再一次變成他的坐騎,追隨他斬殺任何敢于出現在他面前的敵人。

  “來了。”呂布站起身來,看著那聚在一起的十八路諸侯,猛然升起一種古怪的念頭,他要是現在沖過去將那一群人全部干掉會不會很有意思,再或者對著那個方向來一次開屏箭,大概對面會慌亂不已吧。

  滋生出這樣念頭的呂布根本沒有想掩飾的想法,沖過去還需要召喚赤兔,想了想呂布從一旁拿出自己寶雕弓,又抽出四根短槍大小的弓矢,張弓搭箭,朝著地平線那里聚集的十八路諸侯頭目射去。

  一聲爆鳴,呂布看也未看射出去的方向,又是四根弓矢搭在弓上,反復四次之后,呂布收起弓箭。

  在被呂布的弓矢遙遙鎖定之后,趙云就從馬背上拿出了自己的寶弓,不過卻沒有搭箭,只是虛拉,隨著那片音爆云的出現,趙云直接拉開了弓矢,四道接連的銀藍色箭矢擊碎了朝著他們襲來的弓箭。

  “藏刃嗎?”趙云看著雙方箭矢兩相碰撞化作飛灰之后,數道金紅色的氣箭從殘渣中飛了出來,仿若流光一般,平靜的臉上多了一抹戰意。

  拉開弓弦,蜂鳴一般的聲音在弓弦上匯聚,松手而去,銀藍色的細絲逆行而上,籠罩了金紅色光澤劃過的路徑,“來而不往非禮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