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五章 你什么都沒有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十八路諸侯,呵呵呵呵,只要相國雄心依舊,最多三個月我讓你們明白差距。一條條的謀劃閃過李儒的腦海,再一次看到希望的李儒,有的是精力玩死虎牢關下的十八路諸侯,不過這些都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李儒不要發現董卓只是一時腦抽,而其他時候還是洛陽那只貪財**性情暴虐的死胖子……

  就在陳曦思考著怎么一邊收拾董卓,一邊擴大劉備名望勢力的時候,李儒也在思考著怎么在一兩個月將十八路諸侯一鍋端,反正在他看來這件事難度真心不算大。

  “玄德公……”陳曦迷迷蒙蒙的端著酒碗對著進來的劉備遙遙敬道。

  “子川醒醒,醒醒!”劉備將陳曦左右的搖了搖。

  “什么事,玄德公。”陳曦反應有些遲鈍。

  “子川先醒醒,快點醒醒,有事要問子川。”劉備一臉紅光帶著喜意還有急迫。

  “什么事?”迷蒙的雙眼頓時恢復了清明,沒有關張那種將酒氣逼出的本事,但是靠著精神力讓大腦恢復清明還是可以的。

  劉備快速將今天的事情給陳曦說了一遍,陳曦一愣,撓了撓頭說道,“這是好事啊,有什么不好的。”

  話說劉備整軍出去之后就直撲附近的陶謙大營和孔融大營,最近和劉備關系好的就這兩位了,不過很明顯陶謙手下還是有點本事的,雖說由于被襲營,整個大營混亂不堪,但是丹陽精兵始終護衛著中心,而且之后等劉備來了之后內外相合之下很快就穩住了軍心。

  至于孔融那邊則是難看了很多,圣人后裔行教化之事倒是易如反掌,但是行殺伐之事就只能說是強人所難了,孔融整個大營混亂的簡直不可思議,若非有一名武將拖住敵方兩員大將,搞不好孔融就倒在亂軍中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劉備的救援對于孔融可以說是雪中送炭,對于劉備這個漢室宗親原本基本點滿的好感幾乎點爆了,所以在擊退夜襲的部隊之后,孔融就拉著陶謙還有劉備在自己營中喝茶。

  三人聊著聊著就扯到了各自的地盤上,得知劉備寄居于幽州平原國,孔融大手一揮表示愿意保奏劉備為自己旁邊泰山郡的郡守,陶謙稍一思量也就表示愿意一起保奏劉備為泰山郡的郡守。

  這兩個人都同意的情況下,只要劉備不拒絕,這個位置基本就定了,不要小看孔融是一個書生,但是他的身份使得他的話很有分量,可以說如果這次上面駁回了孔融的提議,回頭孔融就能給劉備造勢,讓其名揚天下,然后不行也得行了。

  在加上陶謙一個州牧愿意幫襯,就算上面不愿意,在這么一個時期,比劃兩下,劉備就能坐到那個位置了。

  “子川,你不知道泰山郡的情況,青州自古民風彪悍,再加上黃巾之亂之后,青州一帶可以說是盜匪成風,甚至于一些強大的山賊土匪聚城而守,整個青州算的上安寧的只有幾個郡城了。”劉備苦笑著說道,在他看來陳曦根本就沒有睡醒。

  “不就是一些黃巾和一些山賊土匪什么的嗎?”陳曦撇了撇嘴說道,“就這么一些家伙有什么好怕的,有了泰山郡,就有了屬于自己的地盤,有了自己的民眾,才能發展起來,泰山郡再麻煩也比困守一地好的多。”

  “子川,你酒醒了沒有。”劉備苦笑著說道,“你大概不知道整個青州的匪患有多嚴重吧。”

  “好吧,我酒還沒醒,有多嚴重說來聽聽。”陳曦無所謂的說道。

  “非常嚴重,整個青州有超過一百萬的匪軍,再加上裹挾的百姓,整個青州的匪軍能超過兩百萬,而泰山郡就有三十萬左右的泰山賊!”劉備黑著臉給陳曦說出了自己了解到的信息。

  “兩百萬?”陳曦撓了撓頭,他記得曹操收拾青州的時候才一百多萬吧,從中挑出了三十萬身體素質良好的編成了青州軍,怎么現在有兩百萬。

  “兩百萬還都是少的,加上那些給黃巾賊報信的百姓可以說整個青州到處都是匪。”劉備頭疼的給陳曦講解道,他對于泰山郡的地盤的確很眼熱,問題是那地盤吃不了啊!到處都是匪,他手上五千人撇進去連水花都濺不起來!

  “好吧,到處都是匪,就按照三百萬計算,好多的人啊,這都是人啊,甚至于有十分之一都是見過血的,只要稍稍訓練一番就能成為士卒的青壯人口。”陳曦一臉戲謔的說道,不過很可惜劉備沒有明白。

  “子川,現在不是說士卒的問題,泰山郡以前的確是一個好地方,但是現在那里匪患成災,沒有十萬大軍根本平定不了!而且隨時還面對著整個青州黃巾的反撲,根本沒有辦法駐守!”劉備無奈的說道。

  “玄德公,你的理想是什么?”陳曦隨意的望向了一個方向,“還是和以前一樣嗎?”

  “匡扶漢室!我的理想是匡扶漢室!”劉備雖是不解陳曦為什么轉移話題,但是卻未有絲毫的遲疑。

  “玄德公有袁盟主身后的底蘊沒有?”陳曦扭身直視劉備問道。

  “自是沒有,本初乃是四世三公的袁家之后,底蘊之厚非備可比擬。”劉備搖了搖頭。

  “那玄德公可有孔北海的名望?”陳曦依舊笑問。

  “自然無法相提并論,孔北海乃是圣人之后,一代大儒,豈是備所能并論?”劉備依然搖了搖頭。

  “那玄德公可有陶恭祖的實力?”陳曦面上帶著淡然的笑容看著依舊不解的劉備。

  “自是無有,陶恭祖坐擁徐州富碩,又有丹陽精銳,等閑諸人如何能比。”劉備搖了搖頭說道。

  “那玄德公如何去匡扶漢室。”陳曦笑著問道。

  “自是,自是……”劉備張口卻也再難以說出常說的那句招賢納士。

  “玄德公,什么都沒有啊。”陳曦低聲的說道。

  “什么都沒有……”劉備默念著這句話,這才發現自黃巾之亂以來這么多年他劉備依舊是一事無成,雖說現在能坐在諸侯之列,能坐擁天下精銳,手握天下最雄壯的將領,但是自信想來,的確是什么都沒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