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二章 其實我算卦很好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喏,看來我們還是趕緊回去整頓軍務吧。”陳曦眼見未來的河北大佬不理自己只好一攤手無奈的對關羽張飛還有趙云招呼道。

  “對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常山趙子龍,嗯,我軍的騎都尉,你們可以多交流交流。”陳曦一邊晃蕩著往出走,一邊給關羽張飛介紹趙云。

  “見過關張兩位將軍。”趙云一抱拳。

  關羽瞇著眼睛回了一禮,張飛則打著哈哈用他的大嗓門招呼趙云。

  看起來趙云貌似比關羽和張飛強不少啊,這兩個家伙都沒有看出來趙云也是一個高手。陳曦偏著頭想到,不過他現在可沒有一點想告訴關張兩人的想法。

  “呃……”陳曦撓著頭看著華雄,自己兩人出去之后居然是華雄掌管著白馬從義,我勒個去啊。

  “你為啥不跑啊,這么好的機會,要是我,我肯定走了。”陳曦略帶著好奇說道,聽白馬義從的士卒說,華雄居然還順退了前來襲營的董卓軍,怎么看這都不科學,“你這是要加入我們啊。”

  “沒,只是看張遼不順眼罷了。”華雄看了一眼陳曦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我發現你檔次變低了啊,以前是針對呂布,結果呂布來了你卻去不爽人家的部將,掉價了,老兄。”陳曦一句話差點噎死華雄,“不過話說我臨走的時候不是布置好了巡邏了嗎?而且我們的隊伍沒有一點慌亂,怎么可能被打進來。”

  “因為敵將張遼發現玄德公在不斷的匯聚兵力,穩定軍心,所以親自來襲擊了大營。”一個都伯眼見華雄一臉不爽,不想說的樣子,于是站出來解釋道。

  “哦,原來如此啊,不過他居然能認得玄德公,而且還知道我們的營地在哪里,我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陳曦無奈的嘆了口氣,聯軍的保密措施是負的吧。

  “算了算了,不管這件事了,華雄跟我們來研究研究呂布吧,反正你這家伙也是編外人士,只要不搗亂隨便你了。”陳曦嘆了口氣說道,看了看依舊騷亂的聯軍營地,估摸著劉備還需要好久才能來。

  坐在大帳里,聽完關羽真實的描述,連趙云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哈,大胡子你這下信了吧!”華雄一聽關羽上手一招被反制就樂了。

  半瞇著眼睛的關羽再一次朝著華雄露出殺氣,一般這種時候華雄繼續廢話的話,兩人就會開始拳拳到肉的自由搏擊,然后直到華雄倒地。

  “呵呵呵,我不說了。”華雄識趣的閉嘴了,他可不想挑戰現在心情不大好的關羽。

  “喂,子健依你對于呂布的了解,有啥辦法沒。”眼看在場幾人聽了關羽的描述都沉默了,陳曦只好點名華雄了。

  “這要是有辦法我還會看他張遼不爽?”華雄有些無奈的說道,“就今天那一招你們能感覺到呂布的恐怖是吧,其實你們根本不知道,動起來的呂布更恐怖,我一直懷疑那匹赤兔比我還能打!”

  “……”“……”“……”關羽、張飛、趙云三人都看著華雄,比華雄自己還要兇的馬,華雄是內氣離體好不,那還是馬?

  “我沒開玩笑。”華雄頂著四個人的壓力開口道,“相國大人救了那匹赤兔馬,所以赤兔允許相國騎,而將赤兔送給呂布的時候,相國也沒想過呂布能將赤兔征服。”

  “你是說那匹馬搞不好有內氣離體的程度。”趙云感覺到自己的臉皮在抽搐,這還是馬嗎?想當初自己見到自己師父童淵給他準備的煉氣成罡的夜照玉獅子都樂壞了。

  要知道夜照玉獅子可是趙云師父在大草原整整花了一年時間才抓住的,而且當初剛剛突破內氣離體的趙云為了馴服夜照玉獅子還花了相當長的時間,要是換成內氣離體程度的馬,趙云估摸著就算是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馴服都需要大半月。

  想想看當初煉氣成罡的夜照玉獅子都不比趙云初入內氣離體弱,那赤兔有多?

  “大概吧,反正當初相國不在的時候我想偷偷騎出去溜一下,結果被那匹馬給耍了。”華雄說出了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

  “好吧,就按照這種程度計算呂布的實力,嘛,多了不怕,就怕少了,說說看,能搞定不。”陳曦給幾人倒了杯酒之后說道,至于劉備,在陳曦想來大概還在被他救助的那些諸侯的大營中享樂吧。

  “一百招我估計……”張飛臉一黑先是開口說道。

  “我也差不多。”關羽嘆了口氣。

  “子龍你呢?”陳曦看了一眼張張口卻沒有說話的趙云,“能拿下不……”

  哭笑不得的趙云搖了搖頭,“要是他的馬弱一點的話還一點點有希望,現在的話,要是赤兔真有那種程度不用打了,項王再世騎著烏騅也就那個程度。”

  關羽和張飛皺著眉頭看著面前的小白臉,口氣這么大不怕閃了腰,要不是陳曦在旁邊,這兩個家伙絕對會劃下道來比劃比劃。

  “子龍露一手。”陳曦也看到了關羽張飛的憤懣,不過也是要不是他知道這位帥哥的兇殘的話,估計也不會問這話。

  趙云撓了撓頭,“子川為什么這么篤定我的實力,我不記得我有展示過我的實力。”話是這么說的,但是趙云還是做出了一個虛拉弓的動作,一道銀藍色的箭矢出現在了趙云的手上。

  這一下關張瞬間服了,這尼瑪不就是呂布之前用的那一招嗎?他們兩人試驗過了,這一招難度系數大的要死他們兩個只能整出一個麻餅,根本整不出形狀。

  “哈,這個嘛,以前閑的無聊,用術數算了一下天下的有數的人物,雖說有些人算不出名字,但是當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能對上,你們四個榜上有名。”陳曦隨意的扯了一個噱頭,管你信不信,我自己信就行了。

  “哦?”四人饒有興趣的盯著陳曦,呂布的事情沒辦法解決就不解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