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九章 呂布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坐在呂布身后的高順面無表情的看著李儒,關東諸侯真的連徐榮也壓不住了嗎?要是徐榮壓不住,也僅僅只是兵力的問題,為什么要調他坐鎮后方,韓遂不用管也會被撲滅,調徐榮回來為什么?

  高順的智略并不是很優秀,但是他統兵卻是極其厲害,自然他也更能明白領十萬兵馬的徐榮的恐怖,從他的角度看來補足十萬兵馬的徐榮坐鎮虎牢關,根本不是五十萬號令不齊的關東聯軍所能對付的。

  想不明白他也就不想了,也許聯軍里面有厲害的人物誰知道啊!

  陳曦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之前陳蘭給他倒了杯茶,就這么一會兒喝茶的時間居然起霧了,而且這霧居然大的不正常,十多米外就已經看不清了,之前天空之中潔白的月輪也被徹底遮掩住了。

  “這霧也太大了吧,要不要這么離譜,春天也不是啥好日子啊。”陳曦撓著頭說道,“算了,要不驅散了得了,反正霧霾天并不是什么好天氣。”

  陳曦一邊撓頭,一邊開始自己的動作。

  “咦?”距離虎牢關還有十幾里準備讓呂布夜襲的李儒略略有些驚奇,他布置的霧氣居然在緩緩消散。

  “聯軍也有高人。”一個肥肥的胖子從李儒旁邊擠過去順嘴說了一句,“你借了天時,對面也用了相同的手段,這次有意思嘍”

  “文和不幫幫忙?怎么說也吃著我們的俸祿。”李儒滿不在乎的看著正在消散的霧氣,沒了就沒了,之前呂布就鬧著要強襲,既然霧被驅散了,強襲就強襲吧。

  “我沒看到有需要的地方。”賈詡瞄了一眼虎牢關的方向,雖說看不到聯軍,可是他清楚地知道在呂布這頭猛虎出籠之后,有霧沒霧結局都已經注定。

  “就怕人心不足!”李儒望著虎牢的方向,仿佛能看到呂布已經消失的身影一樣。

  “就算人心不足,損失不也是你所希望的嗎?”繼續嗤笑道,李儒默然。

  “咦,霧氣散了。”沮授望著再一次出現的星辰皺了皺眉頭,“天象變了,北方有明君將出。”

  “敵襲!”就在沮授思考以后出路的時候,一聲慘烈的吼聲打斷了沮授的思維。

  只見一柄數十米大小的金紅色巨大畫戟狠狠地飛了過來,然后重重的轟擊在大寨當中。

  “……”陳曦遠遠地望著那柄超大號畫戟,還有隨后因為爆炸洶涌而來的風沙,不用想都知道是誰來了。

  又是一柄超大的畫戟飛了出來,很快接連十幾柄畫戟一路飛了過去,空中劃過了一道紅影。

  “安靜!”陳曦看著慌亂不已的眾人,皺了皺眉頭,輕聲低喝道。

  就算是精銳的幽州士卒在被夜襲之后也出現了慌亂,這么一想的話,呂布襲擊的那個地方大概炸營了。

  “真是麻煩!”陳曦冷笑著看著依舊慌亂的士卒,就算低層高層的將領已經開始了控制,但這些從營帳中跑出來連武器都沒有拿,皮甲都沒有穿的士卒,真的能稱得上精銳。

  “鎮定!”管不上別人,先管住自己人,陳曦眼見沒有效果再一次使用出了法術,所有人一震,大腦一清,感覺就像一盆涼水澆了下來,以前訓練的東西一一閃現,瞬間劉備營中的混亂消失了。

  “賊將授首!”顏良眼見自己手下被對方一路屠殺,根本沒有想過自己和對方的差距,憤怒的沖了上去。

  “鐺!”一聲爆鳴,那條一路直線的紅影終于停了下來。

  且見那人頭戴三叉束發紫金冠,體掛西川紅棉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弓箭隨身,手持畫戟,坐下嘶風赤兔馬。

  顏良一愣,居然還有這么帥的家伙,對比自己之后頓時大怒,準備上前將其斬于馬下。

  “某刀下不斬無名之輩!汝且報上名來。”顏良大喝道。

  “嗤!”呂布不屑的笑道,若非連放十幾個片殺招數,之前順手就將顏良宰了,沒想到對方居然有膽量這么和他說話。

  “找死!”顏良大怒,煉氣成罡巔峰的他耳聰目明,在月光下如同白晝,清晰的看到了呂布的不屑。

  隨意的用畫戟擋住顏良的奮力一擊,又反手一劃,一大片想上來占便宜的士卒直接被呂布一分為二。

  “袁紹和曹操在哪里!還有斬殺了華雄的那名叫做關羽的武將在哪里?”呂布目視著顏良,根本提不起絲毫的興趣,太弱了,弱到高傲的呂布根本不屑于其一戰的地步。

  反震過來的力量讓大意的顏良差點握不住刀,這時的他才明白面前這位絕對是內氣離體的巔峰高手。

  “我一早就想感受一下更強的力量。”顏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向呂布的眼神就像盯著一個獵物。

  呂布根本沒有看顏良,對于他來說煉氣成罡的家伙根本不堪一擊。

  “看刀!”顏良大喝道,將積蓄的力量瘋狂的朝著呂布的方向宣泄而去。

  “真是麻煩!”呂布蔑視一眼顏良,為了減少消耗,外加提高夜襲的突然性,收斂了氣勢的呂布看起來并不是很強。

  略一思考之后,一股龐大的氣勢從呂布的身上蕩開,既然夜襲已經被發現,呂布已經懶得掩飾了,整個人身上散發出金紅色的光澤,身后的披風無風自動,整個人仿若天神下凡一樣。

  “叮!”顏良看著自己全力一擊直接停留在呂布面頰前數厘米處,不由得驚恐不已。

  “滾!”呂布大喝道,聲若驚雷,聲音凝聚的氣彈直接將震驚當中的顏良打飛了出去,斑斑鮮血散落了下來。

  “袁紹受死!”眼尖的呂布在人群中看到了被一堆人保護的袁紹,不過這對于呂布來說都不算什么。

  被呂布打飛出去的顏良躺在地上,大口的噴出鮮血,被封作河北名將的他只在對方手上走了三招,而且還是因為對方根本懶得殺他,絕望,疲累一起涌向他的心頭,也許就這么倒下也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袁紹受死!”就在顏良準備放棄自己武者道路的時候,耳邊傳來之前那名男子帶著喜意的叫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