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五章 董卓的戰爭潛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嘆了口氣,開始給劉備介紹潁川的狠人,“有一些人沒有名氣,但是這些人任何一個只要君主放權,都足夠撐起一方諸侯。”

  陳曦最大的優勢在于知道所有人的未來形勢,也知道所有有名有姓的人的能力,畢竟這些人都是經過了歷史的考驗,在戰場上用功勛證明了自己,或者在后方用能力證明了自己。

  同樣也因為這樣,陳曦很清楚曹操手下的最初期的戲志才,之后的五謀估計都不好挖。

  在陳曦的介紹下,劉備兩眼放光,不管是陳曦對于荀彧政略的評價還是對于荀攸謀略的肯定,亦或是對于郭嘉天馬行空的思維方式的分析,還有程昱狠辣的忌諱都讓劉備大開眼界,這些人只要能力真像陳曦說的那樣,任何一個只要有一塊平臺都足夠攪得天翻地覆。

  “子川看起來很了解這些人啊。”劉備笑了笑說道,他倒是很希望能將這些人得到,可惜劉備在聽了陳曦的話之后,這些個人,估計也就荀彧叔侄能有點希望,當然他也清楚這希望也是壓在他是漢室宗親,而且還需要有一塊地盤的份上。

  “嗯,基本上,這天底下有能力的我都有些印象,說個實在的,董卓這個人其實很有希望擊敗天下諸侯的,可惜他的心太大了,迷失了方向了,不再是之前那個西涼勇士了,已經被洛陽的生活迷醉了。”陳曦先是面上帶著一絲得意,隨后又有些感嘆。

  “董卓居然有這種實力?”劉備眉毛一挑有些不太相信的說道。

  “是啊,他有這種實力,他手上有著天下第一的騎兵,他手下有著天下第一的武將,他手上還有兩名能排到天下前十的文臣,甚至于有一名能排到前三!而且他還有崤函之險,有著西秦之勢,若不是他被關東的繁華所迷失,徐徐圖之,未必不能像當初的秦王朝一般鯨吞天下,即使現在董卓已經迷醉,但只要醒悟,依舊保留有鼎烹失鹿的能力!”陳曦感慨的說道。

  對于李儒這個人,陳曦不太好評價,按照當前董卓的實力還有入洛陽之前的規劃來說,他的能力就算從黃巾之亂開始計算,一直到西蜀滅亡這近百年時間里也能排到前十,但是入了洛陽李儒好像就開始進入混亂期了,智略直線下降。

  要知道李儒可是將董卓從西涼一個武夫硬生生撐到了東漢末年最強的軍閥,甚至于十八路諸侯討董的時候,董卓都具有剿滅天下諸雄的能力,就這方面而言,李儒的智略絕對是整個東漢末年最頂尖的一撮。

  最重要的是陳曦清楚一點,這貨在歷史上可是識破了連環計,給董卓直說,結果董卓沒理,他便已經料定了董卓必亡,在呂布斬殺了董卓想要找李儒的時候,他已經跑出了洛陽,跟著李榷混去了,之后曹操收拾李榷的時候這家伙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至于另一個也就是賈詡,這也是董卓手下的部將,他可不是三國演義里面說的某一個無名主簿,要知道李榷、郭汜可都是手握十萬西涼士卒的將帥,在賈詡一番話下幡然醒悟,二話沒說就聽賈詡指揮,若非早已知道賈詡的能力,有這么好說話?

  劉備眉頭擰著一個疙瘩,“天下第一精銳,天下第一武將,兩個天下前十的謀臣,一個甚至能有前三,崤函之險,西秦之勢。”

  每念一句,劉備就不自覺的將眉頭擠得更緊,“且不說天下第一精銳,就說天下第一武將,有誰敢自認這個稱號,至于天下前十的文臣,又是誰評價出來的。”

  “天下第一的武將這一點很快就能證明,至于天下前十的謀臣,玄德想想董卓崛起于哪里,花了多長時間,現在有多大的勢力。”陳曦苦笑了一下,要回答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只能靠事實了。

  劉備仔細思量了一下,點了點頭,“的確,從一個西涼武夫到現在力壓群雄的相國,想來留侯也不過如此了,可惜委身于賊!”

  “……”陳曦翻了翻白眼沒說話,這一點他不認可,要是李儒將他們掀翻了,到時候說誰是賊,誰就是賊,不是也必須是了。

  “至于我說的另一位謀臣,他的強大在于奇謀百出,算無遺策,這一位很好拉攏,只要董卓死了,有人能讓他有安全感就能拉攏。”陳曦想了想還是提了一下賈詡的事情,這位相對比較好拉攏,但是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否則,看不上眼的,沒有安全感,絕對不會跟你混的。

  “算無遺策!”劉備吃驚的看著陳曦,這算是對于一個謀士最高的評價了,就這么一個評價在劉備看來只要能達到,那么陳曦之前的評價就不算過分。

  “嗯,算無遺策,不管是小略,還是大勢,所謀必中。”陳曦嘆了口氣說道,“可以說,現在入世的謀臣,基本上沒有能和他比劃的,嗯,韓冀州文節最近才招攬來的沮公與可以比劃比劃……”

  陳曦原本想說現在這個時間段沒有能和賈詡比劃的,后來才想到,潘鳳死了之后,韓馥將自己留守冀州的沮授招來了,從這一方面說,韓馥這家伙底子還是很敦實的,怪不得袁紹要搶,再想想張郃也在他手下,陳曦不由得有些眼熱,的確敦實。

  劉備不自然的看向韓馥的大帳,他和沮授談的不錯,不過沒想到的是沮授居然這么有料。

  “那你呢?子川你自己呢?”劉備眼見陳曦說了不少其他的人,卻沒有提及他自己,于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要是說謀略的話,我完全屬于紙上談兵,要說政略的話咱完全是奇思妙想,至于真正手底下的本事那就不多了。”陳曦想了想自己,最后有些無奈的說道。

  “哈哈哈,子川何必如此自謙,且記著子川自入我營中所謀必中,何必如此怯場。”劉備看著一臉無奈的陳曦先是一愣,之后哈哈哈大笑,在他看來陳曦現在不過是少年致使的內向所造成的不自信罷了,只要之后證明自己夠強,自然就會自信了。

  對于這一方面,劉備比陳曦還要自信,至少在他看來現在的陳曦當真是言出必真,所謀必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