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章 這個時期的袁紹和董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看著摩拳擦掌的關張二人,陳曦摸了摸下巴,他需要再完善一下自己的計劃,畢竟十八路諸侯討董里面的便宜太多了,有能獲名的,有能獲利的,有能名利雙收的,這些個都是非常的重要!

  公元190年的二月還是很冷的,就這么席地而坐,就算有火盆,陳曦還是微微有些顫抖,和關羽、張飛完全比不了,人家的身體素質在哪里擺著,又有著氣,就算撇到西伯利亞估計都能抗住,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已經非人了。

  很快烤肉,飯食端了上來,歌舞也表演了起來,酒足飯飽,看完歌舞之后,在袁本初的帶領下,開始討論如何收拾董卓,至少在大多數人看來這一次討董必勝!

  先是曹操提議兵分五路,一路襲汜水關,一路佯攻虎牢吸引火力,一路繞洛陽襲其后,一路抄后路斷函谷和洛陽交通,滅了董卓調老家援軍的想法,最后一路斷滎陽連退路一起絕了。

  說實在的,就這個提議可以說將聯軍兵多將廣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而且只要調配得當,就算斬不了董卓也會將董卓的重創,可惜這個提議被否決了。

  袁紹提議正面搞翻董卓,不需要任何掩飾,直接從虎牢關碾過去,將董卓碾死。

  好吧,在陳曦看來袁本初這個提議也很不錯,要是眾人效死力,這個計劃比曹操的計劃更直接,更有效,也更簡單,從這一方面說,這個時候的袁紹還不是草包,也正因此眾人稍一思量也就同意了這個提議。

  要說袁紹這一手,在陳曦看來純粹是以勢壓人,不過效果很好,因為主動權在他手上,他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他要在虎牢關決戰,那么董卓也就只有硬著頭皮跟著在虎牢關決戰了,畢其功于一役,算得上是良策。

  可惜袁紹忽略了這些人的私心,或者說袁紹故意放縱這些人的私心,讓這些人在虎牢關下消磨,死的人都不是他的,削弱的都是以后的敵人。

  對于袁紹來說這很有利,而且很簡單,敗了是因為你們沒有盡力,畢竟我們兵多將廣,只要效死力,絕對能贏,這一點所有人都必須承認,贏了,海內傳唱,必是袁本初指揮得當,輸贏都不會有損失,只會讓自己的優勢更大,這從任何一個角度講都是一個良策。

  酒足飯飽,大的戰略也已經確定,孫堅也領了先鋒之職,打算去探探風,畢竟這個時候汜水關守將是誰還不是很清楚,至于其他的諸侯則晃悠悠的朝著虎牢關進發,兵貴神速并不適合于這一次戰斗。

  而這時洛陽的董卓已經得到了消息,相府一陣打罵之后,熄了火,召集手下眾將,準備狠狠地收拾一頓關東那些前來搗亂的家伙。

  洛陽城中,董卓高坐在榻上,看著手下諸位猛將,心中一安,“關東鼠輩,聚集五十萬大軍前來討伐咱家,你們有什么想法說來聽聽。”

  帳下一人跨步而出,頂束發金冠,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棱角分明的雙頰,顯露出睥睨天下的霸氣,正是飛將呂布。

  三國時期當之無愧的第一武將,通常一出現就是被圍毆的對象,但無論對方多少人,也只能將其擊退的最強者,三國時代武力的最高峰。

  “愿為父親分憂,孩兒視關東諸將如鼠,愿親率三萬精騎為父親擊潰關東群鼠!”

  “不愧是吾兒奉先!”董卓大笑,對于這個兒子他可是非常滿意的,想當初在洛陽,丁原靠著呂布差點將他給宰了。

  呂布一個人鑿穿了手下一萬人布置的防線,若非手下諸將奮死一搏,他自己也有一手,那一次搞不好就跪了,但就算那樣,華雄,郭汜,李榷,潘稠,張濟,張繡加起來也差點被呂布順手帶走一位兩位。

  要知道華雄之前號稱是西涼勇將,張繡年少氣盛,其他人也都有那么一手,可就算這樣差點也被呂布一鍋端了,足可見呂布的強悍。

  就在董卓準備命令呂布結束關東鼠輩的時候,呂布身后一人走了出來,“殺雞焉用牛刀,區區關東鼠輩,末將愿往,定殺的對方落花流水!”

  “好好好,有如此猛將,吾何須在意關東群鼠,華雄聽令。”

  “末將在!”

  “命你為先鋒,率五萬步騎,開往汜水關堅守,謹防關東群鼠偷襲。”

  “末將遵令!”

  “徐榮聽令。”

  “末將在!”

  “命你領五萬大軍堅守虎牢,不得有失。”

  “諾。”徐榮面色堅毅的應和道。

  “潘稠、張濟命你二人領十萬步卒,扼守洛陽各處險要!”“諾!”

  “李榷,郭汜,你二人領五萬步騎扼守函谷,韓遂膽敢有任何不軌直接誅殺!”“諾!”

  “其余人等檢察洛陽動向,若有人敢私通關東鼠輩,定斬不饒!”眾將其稱諾。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董卓還是有些本事的,可惜回轉長安之后,有了函谷天險,董卓徹底墮落了,

  沒辦法,古語說得好,酒是穿腸,色是刮骨鋼刀,財是下山猛虎,氣是惹禍根苗,而回了長安,董卓將這四項占全了,只能說是安逸讓人墮落,沒有了雄心壯志,在這個亂世只能成為別人的踏腳石。

  且說諸侯會盟結束之后,各自回轉各自的營地,劉備的營地自然是靠近公孫瓚,不過和之前不同的是,現在不是依附于公孫瓚,而是和公孫瓚相互獨立,也被劃作一路小諸侯,糧草按時分配。

  等劉備和公孫瓚聊完回來的時候,陳曦和關羽、張飛兩人正在研究之后將要發生的事情,不過很明顯是陳曦在灌輸,關羽、張飛只能坐那里聽。

  “多謝先生近日之助,備無以為報。”劉備進入帳中直直的朝著陳曦走來,對著陳曦躬身一禮。

  和關羽、張飛的遲鈍不同,劉備很明白自己能坐在今天那個位置,混到諸侯當中意味著什么,之前在沒有來之前,對于能混進去最多只是想想,而現在就那么簡簡單單的坐在了其中,和陶謙,孔融聊的很歡樂。

  什么時候,他劉備也能混在一堆封疆大吏里面和他們吹牛打屁,這在以前劉備根本就不敢去想,雖說有那個抱負,但是出生卑微的他,永遠抹不去內心深處當中的那一抹自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