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章 投奔我大哥吧,陳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操算得上雄主,可惜疑心病太重了,不過好處就是在他沒有達到鼎盛之前你只要有能力,跟著他混,再怎么囂張都能容忍,去掉疑心病的話,絕對是最佳人選。

  重要的是曹操的謀士除了病死了的被自殺的,沒聽說有被人抓了,或者殺了的,雖說看起來危險,但是實際上曹操對于手下的保護還是很給力的,赤壁那么慘烈,也沒聽說哪個謀士被人抓了。

  不過陳曦一點都不自信自己的作風能不讓曹操懷疑,畢竟自己的言談舉止再怎么琢磨,也和古代人有那么一點不同,無意之間就會得罪人。

  就最終結果,要么到最后像荀彧一樣莫名其妙的因一個空盒子被自殺,要么就像是郭嘉一樣,搞啥曹操都當做沒看見,絕對信任,二選一,要賭不?

  再說說劉備,這個人到現在來說依舊是看不懂,說是這家伙裝吧,但是能裝一生和真的也沒啥差別了,按照某種說法,當開始裝蒜的時候,你可能不習慣,但當你裝的習慣的時候,你就真的成蒜了。

  簡而言之,不管劉備是裝的,還是真情流露,實際上沒啥大差別,基本上都是一個結果,問題是跟著劉備混安全沒保證,而且開始十幾年很憋屈。

  徐州是個好地方,但是無險可守,荊州是個好地方,但是上面有劉表壓制,等到有能力鎮守這四戰之地的時候,荊州失了,然后瞬間天府之國也因為一戰凋敝,整個就是一個倒霉蛋。

  想到這里陳曦就無語了,跟著劉備混,除非他有關張趙的戰斗力否則遲早出事,問題是他沒有,就張飛那一躍十多米,一踩地上一個坑的戰斗力,打他一個排沒有一點問題。

  “哎”陳曦嘆了一口氣,都不算是什么好事啊。

  “公子怎么了。”原本端坐在一旁看書的陳蘭有些好奇的看著自家公子。

  “只是想找一個人投奔罷了。”陳曦笑了笑說道,對于自己這個侍女沒有什么好隱瞞的,這個時候的講究就是這樣,婢女什么的要比手下更值得信任。

  “投奔我大哥吧!”還沒等陳蘭說話,陳曦就聽到了張飛的大嗓門。

  “……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神出鬼沒的,一個壯漢走路沒聲你想干什么?”陳曦翻了翻白眼說道,和他現在嘴相熟便是這個張翼德了。

  “我們練武之人,到了這個人程度走路沒有聲響很正常,相反要是刻意發出聲音那不是沒事找事嗎?”張飛打著哈哈的說道,“子川要是想要投奔的話,投奔我大哥吧,大哥可是漢室宗親。”

  莽漢一般的張飛也有細膩的地方,根本沒有給陳曦轉移話題的機會,而且拽出了劉備最大的招牌,也是以后一直貫徹下去的招牌。

  “玄德公也在我的考慮當中。”陳曦有些推脫不過,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不過好在張飛這家伙并不像關羽那樣傲氣,若是關羽的話,陳曦絕對不會這么說,他可不想在二爺心中留下一根刺。

  “考慮啥!”張飛的大爪子搭在陳曦的肩膀上,“我大哥可是一等一的偉男子,立志匡扶漢室,子川既然有所念想何不和我們一起為之努力。”

  “話都被你說完了。”陳曦翻了翻白眼說道,“這么跟你說吧,玄德公現在要人沒人,要地盤沒地盤,要匡扶漢室不是嘴上說說,首先你要有人,這個人指的是治下百姓,之后你要能將人變成兵,從兵中選拔出將校,然后有了大的框架,你要造勢,才會有英才來投,做完這些你才有和天下英豪一較長短的資格。”

  說完,陳曦可能覺得張飛聽不懂,然后比劃了一下,“看,這大概就是個世家所站立的高度,錢糧人都有,一旦有機會就能從世家豪強轉正,而玄德公差不多在這個高度,啥都沒有,唯一一個漢室宗親的稱號,還沒有得到宗人府的承認,可以說是極端的困難。”

  張飛的臉黑了很多,但是卻沒有反駁陳曦的話,他并不蠢,只是性格有些暴躁。

  “那你再說說別的。”張飛有些好奇的看著陳曦。

  “好吧,先說說這次發檄文的曹孟德,這位我極其看好,刺董不成,之后發檄文聯合天下義士討董,此次之后不管勝敗他都將名滿天下,之后只要把握時機趁勢而起,天下會為之一震。”

  “討董會敗?”很明顯張飛的心思沒有在曹孟德身上而是在那句“不管勝敗”上。

  “討董的目標是什么?”陳曦沒有解釋,反而問了一個問題。

  “救出天子,讓天下不復混亂。”張飛義正言辭的說道。

  “那董卓要是敗了,裹挾著天子跑了……”

  “他敢!”張飛怒斥道!

  “你去問他敢不敢,我耳朵已經開始嗡嗡了,你嗓門太大了,真要命。”陳曦有些頭疼的說道。

  張飛訕笑,但是心中卻已經有了一抹陰影,直覺告訴他陳曦說的事情非常有可能發生。

  “再說其他的,蛇無頭不行,這么多路義士總要有一個指揮的,誰來指揮?糧草,馬匹誰來調動,各方號令如何統一。”陳曦又拋出了幾個問題,“最重要的是洛陽要是打下來,董卓裹挾天子去了長安,怎么辦?追還是不追,糧草能否支持,要是因為追導致天子蒙難,誰負責?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人都是有私心的。”

  張飛沉默了,陳曦說的這些他都沒有想過,但是當陳曦說出來時候張飛就明白了,這些都很致命。

  “按你這么說,天子是救不出來了。”張飛面色失落的說道。

  “絕無可能,想要救天子,首先洛陽里面要有一支天子的部隊,要能保護天子不受損傷,第二,救援的部隊必須要能徹底壓制董卓的部隊,防止對方狗急跳墻,這兩點是最基本,而我們任何一點都做不到。”陳曦聳聳肩說道,這個時段要救天子完全是做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