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結局(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一品富貴

  景德四年九月下旬,高麗國滅。

  先是孫全照帶著兩萬多兵步沖上了岸,將城外高麗兵士全部擊殺,然后攻城。這時高麗權相金致陽突然背叛高麗國,責令手下親信打開一道城門,宋軍迅速殺進開京城中。

  到了傍晚時分,開京城中反抗的兵士與貴族以及皇室,就在金致陽帶領下,全部擊斃或俘獲。

  第二天金致陽做了一件有爭議的事,將王訟與他的宗室全部斬殺,然后改國號為新羅。

  為這什事,宋九曾商議過許久,按照李迪的看法,便是將王訟帶回京城,一是宋朝又捉了一個皇帝,二也能對金致陽以后形成掣肘。

  然而最終宋九決定將王訟處死。

  第一個他活著就有威信,可能會導致反抗力量強大。

  他舉了一個例子,唐朝平定高句麗后,由于高句麗百姓不停地反抗,唐朝不得不將高句麗與大部分富戶與數十萬百姓遷于中原各地。

  可是后來反抗仍不停息,當然有一部分是新羅搗的鬼,于是唐高宗又下詔讓高句麗王高藏帶著部分遷民返回遼東,但是到了安東的高藏又產生反心,僥幸提前察覺,召還。

  還有一人,那就是李繼捧。

  不要說朝廷不犯糊涂,只要繼續按照唐朝那種辦法做,那么繼續會犯糊涂。

  因此默認金致陽將皇室會部斬殺,以及那些條約。

  第一條以大同江中下游與蓋馬高原為界,定為兩國國界。大同江北包括平壤以及蓋馬高原為宋朝疆域。以南為新羅疆域。

  可能高麗人覺得很委屈,但宋九覺得更委屈。那怕就是按三國曹魏疆域,那么也至少劃到了開京城北側了。

  然而為了迅速結束戰爭。也為了給金致陽未來能向他的臣民交待,只好做此讓步了。

  第二條金致陽很喜歡,一旦戰事平息,疆界劃分好后,宋九會讓官兵與他配合,將大同江北所有百姓強行驅到江南。

  這條措施會使金致陽得到更多的人口。但宋九也是被迫著出此下策,原地安撫那是不可能了,指望金致陽以后就老實了嗎?說不定唐朝故事又會上演。往東北安置,那個后果可能會更嚴重。往中原安置。不要說花費大量財力,自己馬上就要下去了,說不定以后為了兩國友好,趙恒又將百姓送了回來。

  也就是以后大同江北很長時間除了兵營外,余下成為荒無人煙的所在。但宋九堅信要不了多長時間,這里會重新繁榮,不說別的,就說福建路,因為有了一條出路。溺死自己親生子女的慘劇就很少再發生了。沒有地沒有田,沒有宅,但遙遠的南方還有大片土地可以讓他們子女生存下去,有了活路。為什么還要溺死自己的親生兒女?

  甚至宋九暗中授使,讓銀行開辦了南海匯寄業務,交一些手續費。在南海得到了錢帛,可以寄回家鄉。宋朝有很多方面讓宋九看不習慣。但在內治上幾乎讓人無可挑剔,畢竟這是在古代!

  相信沒有遼國危害。幾年后國家會更繁榮,人煙也更稠密,那么就會有百姓自發往遼東遷徙,往鴨綠江遷徙。

  第三條也是一個互惠互利的條件,未來高麗讓出五個港口讓宋朝海商做為中轉站,但稅務必須與宋朝市舶司稅務相齊,宋朝在那邊如何征高麗人的稅,高麗人就可以在這邊征宋朝人的稅,但不可以高出宋朝稅率,而且只能征交易稅,不交易時不得勒索商人。同時互派官吏,若有糾紛時,共同協商解決。作為互惠,宋朝同時也在幽州密州杭州泉州廣州五大市舶司挪出一些驛舍,讓新羅駐扎官員,協商解決宋朝那邊的新羅商人糾紛。

  第四條若是雙方有百姓去對方國家務工或者留學,行商,以及其他情況,必須由當地官府開出證明,對方才可以接待,否則嚴懲不怠。

  這是防范雙方各自派出斥候打聽或者策反對方的。

  高麗人占了便宜,不過東北還不穩,宋九也不想未來的新羅多事。

  第五條,宋朝可以出兵替金致陽統一大同江以南各地,但統一后金致陽必須向宋朝表示誠服。這是金致陽最需要的,不然靠他,有什么能力統一?

  不過后來又加了一條,宋朝以后每年挪出一批銅錢與交子,準許流通到新羅,做為新羅的準貨幣。

  高麗更缺錢,有了貨幣,國家才能更繁榮。

  然而宋朝也缺少錢幣,因此銅錢與交子的流通管得很嚴。

  這個問題也不大,宋朝采礦業漸漸發達起來,各種金屬課量逐年增加,甚至還在海外發現了許多礦藏,這個宋九未參與了,不過有海商找了出來,包括大洋洲的富鐵礦。

  而且隨著宋九引導,金銀是在往宋朝流通的,還有少量交子的配合,幾年后貨幣慢慢就不會太緊張。只要貨幣問題能解決,宋九也渴望宋朝的貨幣做為世界準貨幣,那也是一種影響。

  應當來說,除了疆域讓金致陽有些難受外,其他的宋朝都做了讓步。

  這也是宋九的心理,迅速結束用兵,一旦結束用兵后,不會留下麻煩以及后續的戰爭,因此主動做了一些讓步。

  并且宋九還全程為金致陽“量身打造”,包括這次的稱王。

  兩種選擇,一是緩稱王,廣積糧,一種迅速稱王。宋九選擇了后一種。

  一是讓部分迷茫的高麗百姓能盡快找到他們的新主子,二是迅速甄別出反對勢力,集中力量對他們打擊,宋朝可以出兵,但不能陷入泥沼戰,持久戰,三是迅速使高麗產生分裂,以便能殲滅高麗北方主力軍隊。

  但沒有那么容易的。

  眼看進入十月。康兆向王訟求救,結果消息傳來。說是宋軍自海上發起突然入侵,金致陽叛變。自立為后新羅國王,他傻眼了。

  王家子孫不僅是在開京城,其他地方也有,他立即找了一個王家的后人王夼,立為新君,分出重兵,一路向南。

  然而他剛剛分兵,宋軍就兵臨城下。

  高麗其他地方權臣于是一直學習康兆,各自扶持著代理人。僅是一個月之內,便出現了六七個高麗新皇帝,然后討伐金致陽這個叛賊,不過除了康兆分出的部分軍隊外,其他人都是在喊口號。如何討伐?開京城此時集結著數萬宋軍,同時大海上又運來大量糧草物資,自己這點兵馬送上去,人家都未必能看上眼。

  果然,康兆的軍隊剛過大同江不久。便是金致陽的手下軍隊與宋軍聯合起來擊敗。

  康兆很苦郁,于是坐等冬天到來。

  天冷了宋軍撤走了,就可以大軍南下,一舉定乾坤了。

  但他又想錯了。此時宋朝與唐朝不一樣的,如果是唐朝,還用宋九花費那么多心思嗎?早就開打了。

  還與唐朝不一樣。

  李世民兩次征高麗。都是畏于嚴寒所迫,最后不得不退兵。

  然而那時候唐軍穿的是什么冬衣?一件麻衣里面塞三兩木棉絮。那就是過冬衣服了。

  此時宋軍穿的可是正宗的棉大衣。

  甚至有的家中條件好,開始穿新出來的羽絨服與羊毛衫。有了這些衣服。在不戰斗的情況下,宋軍足以能在冬天于外興安嶺北方活動。

  戰斗也無妨,深冬到來,宋軍只是防御,避免野戰因笨拙而導致大量犧牲。

  這與扶持金致陽一樣,那就是用最小的代價,達到戰略目標。

  康兆聯合了一些力量,然而于整個冬天里犧牲無數部下,只攻下了幾個城關,相反地看到他攻擊力不強,一把大雪翻飛里,許多豪強與高麗舊城主派出使者,向金致陽表示了誠服。

  不知不覺中,春天就來臨了。

  對康兆來說,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于是決定從鴨綠江撤兵,全力攻打開京。

  然而經過一個冬天,局勢早就截然不同。

  宋軍先是將所謂的東京拿下,高麗國家分裂,北方那數千士兵無心交戰,紛紛投降,讓宋九送去挖礦了。

  然后派出部分軍隊徐徐南下。

  大多數部族投靠了高麗,不能一起打擊,有甄別性地選擇了幾個典型進行鎮壓。這兩年多來,是金是銀,成份一起看出來了。但也不能當真,如南詔開始對唐朝也忠心的,力量強大后,一切不同。

  只能說略略扶持一些忠心的部族,改土地歸流太過激進,會引起騷亂,然而分化依然是治理北方的主調。

  與這些部族聯合起來,將幾個典型的部族狠狠鎮壓下去,甚至有兩個部族整個滅族,春天到來,蓋馬高原與長白山形勢完全巔倒過來,大多數部族向宋朝表示了投靠。不然怎么辦?或者投靠康兆,康光能代表高麗嗎,或者投靠金致陽,那與投靠宋朝有何區別?

  康兆在撤退。

  宋軍分出一部,從蓋馬高原撲下來,在靜戎郡盆地將康兆軍隊堵住,隨后宋朝追兵殺到,金致陽又親自帶著新新羅軍隊殺來,三軍夾擊,康兆軍隊大敗,康兆被亂兵砍死,那個傀儡皇帝王夼被活捉。

  宋九這才將一個皇帝送到京城去,那就是這個王夼,他沒多大作用,僅是送給趙恒的一個玩具,一個小收藏品。

  康兆全軍覆沒,向金致陽倒戈的人更多了。

  到了六月,宋軍開始徐徐從開京撤退,然后于大同江畔劃分國界線,不但有陸地的國界線,還有海上的國界線,以登州到大同江拉成直線,以北屬于宋朝的,以南地區則是以登州到開京的中間一切兩半,東側島礁為新羅,西側島礁為宋朝,這個對宋朝比較有利,畢竟登州伸了出來。

  但在這時代,誰注意海權哪。

  金致陽啼笑皆非簽了條約。

  然后再于陸地分界線立界碑,宋軍開始驅逐百姓了,有些狠,那怕表示忠心愿意留下來的百姓也強行遷徙到江南。還有一些遼東逃亡過來的百姓要求留下,同樣不準,繼續做二等公民去吧。

  這又招來了一些彈劾聲音。

  甚至趙恒下了詔書否決宋九做法,可那時百姓早就遷之一空,詔書下達了也沒有作用。

  可能也做錯了,但宋九無怨無悔,這是為了一勞永逸解決這個麻煩的舉措,至少境內不會有反叛現象了。

  六月末,最后一批宋軍從新新羅撤軍。

  但此時新羅仍有許多分裂勢力,不過那是金致陽的事了,若連這點反叛勢力都鎮壓不下去,憑什么當初有想法?

  可是隨著這批軍隊撤回,也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