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零四章 煉丹術的較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武煉巔峰

  圍觀的人們也齊齊發出一聲驚呼,似乎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楊開那一拳,雖帶有殺意,卻只是警告對方,并沒有痛下殺手,聶從的手腕被砍斷,直接原因是那個年輕人下的手,沒了真元的保護,斷掉的手腕在楊開力量的作用下,直接爆開。

  賣主更是瞠目結舌,張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們……你們膽敢傷我?你們該死!”聶從驀然回過神,手捂著斷腕處,睚眥欲裂,沖楊開和那年輕人嘶吼連連,歇斯底里。

  楊開神色淡然,冷冷地盯著他。

  那年輕人卻是森冷道:“我說過吧,再敢伸出手,就把它給剁了。”

  聶從神色一呆,忍不住全身冰涼,心中泛起一股子寒意,眼珠子顫抖起來。

  “你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殺了你!”年輕人又冷冰冰地拋出一句話。

  聶從神色變幻起來,強忍著鉆心的劇痛,忽然怒吼道:“你們等著!”

  撂下一句狠話,聶從騰空飛起,沿路鮮血灑落。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按捺住斬草除根的念頭,瞥了自己的競爭對手一眼。

  現場一片靜謐,針落可聞。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楊開和那年輕人身上,表情不一,有幸災樂禍的,有同情憐憫的,也有人若有所思,認為這兩人是不是也有什么強大的靠山,并不懼怕入圣境強者。

  “兩位小哥,你們……哎!”那賣主也無語了,他沒想到自己只是賣些藥材,居然就引出了這么大的風波。

  “不好意思。稍微有些激動。”那年輕人訕訕一笑,又看了看楊開:“惹出這么大的事,你不怕?”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楊開嘿嘿一笑。

  “有意思。我發現自己有些喜歡上你了。”

  楊開臉一黑:“我對男人沒興趣。”

  那年輕人也迅速意識到自己話語中的歧義,連忙擺手:“你誤會了,我只是覺得你很對我的胃口,交個朋友怎樣?”

  “好啊,先把地火膽讓給我。”

  對方不禁咬了咬牙,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這么爭下去,我們怕是誰也不會退讓。”

  楊開輕輕點頭,嚴格來說,他也察覺了。自己與對方的性格有些象。性格相象的人在遇到爭執的時候,往往很難解決達成統一的意見,因為大家都會認準一個方向行事,但也有時候會很有默契,比如說剛才同時出手對付聶從。再比如說剛才想斬草除根,不但楊開有這個念頭,對方也有。

  “朋友是煉丹師吧?”那人笑吟吟地詢問。

  “你也是。”

  “既然都是煉丹師,又因為藥材而起紛爭。不妨切磋一下如何?”那人瞇起眼睛,輕聲提議。

  “可以!”楊開微微點頭,臉上洋溢出自信的神采。

  “痛快!”對方重重點頭,大笑起來,“不過咱們先說好,誰贏了,這地火膽就歸誰,在此之前,這東西就先由這美麗的姑娘保管著。”

  這般說著,看了緋雨一眼。

  緋雨咯咯嬌笑,捂嘴小嘴道:“你這年輕人,真會說話。”

  “事實如此!”

  緋雨笑得更開心了。

  向那賣主詢問了下地火膽的價格,楊開與對方各出一半的晶石,從賣主那將地火膽購買了回來,緋雨鄭重接過,開口道:“小師侄,雖然師叔很想幫你,但既然這是你跟人家約定好的比試,那么誰贏得最后的勝利,師叔就會把這東西給誰。到時候你若是輸了,可不要怪師叔哦,男人嘛,說話就要算話。”

  “恩。”楊開點點頭,“先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吧,這里人似乎有點多。”

  對方也表示贊同。

  賣主一臉無語道:“兩位小哥,你們還是趕緊離開浮云城吧,傷了聶從公子,再不走的話,只怕是走不了了,他現在回去,定是會搬來救兵的。”

  “無妨。”那年輕人淡淡搖頭,沖楊開道:“去你們那吧,我住的地方有些不太方便。”

  楊開神色淡然,與緋雨兩人領路而去。

  直到一行三人離去,那賣主才搖了搖頭:“這兩個瘋子。”

  “你擔心什么?他們這般有恃無恐,定是有所依仗了,聶從這次恐怕要載個跟頭,嘿嘿,好想去看看啊。”賣主的同伴,輕聲獰笑起來,顯然是對聶從也沒什么好感,心中期待這兩個年輕人好好教訓下他。

  這話引起不少人的贊同,當下便有無聊之人,跟著三人的方向而去,準備靜待好戲登場。

  客棧內,楊開和緋雨的屋子中。

  進來之后,那年輕人四下打量了一番,微微點頭,隨即沖楊開伸出一只手,自報家門道:“翟耀,朋友怎么稱呼?”

  “楊開。”楊開并沒有隱藏自己的姓名,又看了一眼緋雨道:“這是我師叔緋雨。”

  “你們是為千年魔花而來的吧?”

  “恩,你也是?”

  “算是吧,不過目的跟你們不一樣,所以不用擔心我會跟你搶千年魔花,說不定到時候我們還可以合作一番。”

  “合作?”楊開的眉頭皺了皺,“怎么合作?”

  “這事暫且不提,到時候再說吧。說不定你上不了望天崖呢。”翟耀微微一笑,“還是先處理眼前的事。”

  “你想怎么比?”楊開盤膝坐了下來,取出自己的香爐。

  這個香爐是從黑書第三頁中獲得的。楊開現在煉丹,一般都是用它作為爐鼎。

  一見到這香爐,翟耀不禁眼前一亮:“朋友果然是高手,這么小的丹爐可不多見。”

  煉丹師,在煉制丹藥的時候需要在丹爐里刻畫各種靈陣,輔助煉丹,丹爐越大,刻畫靈陣自然就越容易,反之則越難。

  所以一個技藝嫻熟的煉丹師,是不需要太大的丹爐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煉丹師用的丹爐越小,就說明這個煉丹師的手段越高超。

  說話間,翟耀也隨手招出了自己的丹爐。

  他的丹爐很精致。雕龍畫鳳,做工精良,顯然是出自煉器大師之手。而且個頭與楊開所用的,相差無幾。

  楊開的丹爐與之一比較,就顯得有些古樸無華了,但任誰都看出來,楊開這個香爐,檔次要比對方的高。

  翟耀一臉艷羨地望著楊開的香爐,嘖嘖稱奇。

  他的丹爐是老師送給他的,乃是天下間有名的丹爐。是老師年輕的時候煉丹所用。他本以為世上不可能再有比自己的還好的丹爐,現在卻是發現了。

  “一顆定勝負。不管煉制什么丹,咱們只看丹藥的檔次和品質,還有所用的時間。”翟耀收斂心神,說出了規則。

  “好。”楊開爽快應戰。

  “那便開始吧。”翟耀歪了歪腦袋。下一刻,神色一正,迅速取出好些樣藥材。

  與此同時,楊開的手也動了起來。各種珍稀的藥材從黑書空間里源源不斷地被取出,無論是分量還是年份,都恰到好處。

  無形的力量縈繞在這房間中,兩個年輕人全都神色一絲不茍,運轉真元,包裹著自己的丹爐,在丹爐內刻畫靈陣。

  緋雨的美眸一霎不霎,緊盯著他們的動作,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小嘴,一臉贊嘆的表情。

  她發現,面前這兩個小伙子,動作出奇的一致,在刻畫靈陣的速度上,不分上下。

  這世上,居然還有人能在煉丹術上與小師侄一較高下?這翟耀到底是什么人?

  緋雨驚呆了,全神貫注地觀看起來,屏氣凝聲。

  前后不過十息的功夫,靈陣便已完美地被刻畫在丹爐中,兩人同時取出自己的一味藥材,手上真元吞吐不定。

  楊開的真元,是至剛至陽的元氣,而對方的真元,跟蒼炎一樣,是灼熱的火焰,兩種都很適合煉丹。

  藥材在真元中翻滾,藥液迅速被激發凝練出來,一縷縷雜質肉眼可見地被剔除出去,蒸發干凈。

  藥液如雨滴一般在那真元里翩躚起舞,每一次浮動,都能讓藥液變得更加精純,更加凝練。

  兩人的手都是微微一抖,凝練好的藥液精準地落入彼此的丹爐中。

  第二味藥材被取了過來,如法炮制。

  緋雨美眸中泛著異樣的光芒,緊密關注。

  她發現,面前這兩個年輕人的心神已經全部沉浸在煉丹之中,對四周的一切都不再有反應,認真的程度無可挑刺。

  男人認真起來,都有一種別樣的風采。

  緋雨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心中一動,頓時明白,這兩人在未來都必定會有一番大作為,那是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時間緩緩流逝,房間內漸漸地彌漫起誘人的丹香。

  兩人的真元包裹著各自的丹爐,在做最后的煉制。

  驀然,翟耀神色一喜,嘴角噙著一抹微笑,伸手一拍丹爐,一枚金黃色的滾圓丹藥應聲飛出,被他一把抓在手上。

  查探了下丹藥的品質和檔次,翟耀滿意點頭,雖然很倉促很緊張,但他完美地發揮出了自己的煉丹水準。

  反觀楊開,似乎也已經進行到了最后關頭。

  緋雨也不禁緊張起來,在時間上楊開已經落后,如果無法在品質上超越這個翟耀的話,楊開必輸無疑。

  這兩個年輕煉丹師之間的較量,暗藏著驚濤駭浪,讓緋雨幾乎喘不過氣。

  今天兩更……

  慘叫聲傳來,聶從踉蹌后退,鮮血止不住地從傷口處迸發,噴泉一般壯觀。

  圍觀的人們也齊齊發出一聲驚呼,似乎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楊開那一拳,雖帶有殺意,卻只是警告對方,并沒有痛下殺手,聶從的手腕被砍斷,直接原因是那個年輕人下的手,沒了真元的保護,斷掉的手腕在楊開力量的作用下,直接爆開。

  賣主更是瞠目結舌,張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們……你們膽敢傷我?你們該死!”聶從驀然回過神,手捂著斷腕處,睚眥欲裂,沖楊開和那年輕人嘶吼連連,歇斯底里。

  楊開神色淡然,冷冷地盯著他。

  那年輕人卻是森冷道:“我說過吧,再敢伸出手,就把它給剁了。”

  聶從神色一呆,忍不住全身冰涼,心中泛起一股子寒意,眼珠子顫抖起來。

  “你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殺了你!”年輕人又冷冰冰地拋出一句話。

  聶從神色變幻起來,強忍著鉆心的劇痛,忽然怒吼道:“你們等著!”

  撂下一句狠話,聶從騰空飛起,沿路鮮血灑落。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按捺住斬草除根的念頭,瞥了自己的競爭對手一眼。

  現場一片靜謐,針落可聞,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楊開和那年輕人身上,表情不一,有幸災樂禍的,有同情憐憫的。也有人若有所思,認為這兩人是不是也有什么強大的靠山,并不懼怕入圣境強者。

  “兩位小哥,你們……哎!”那賣主也無語了,他沒想到自己只是賣些藥材,居然就引出了這么大的風波。

  “不好意思,稍微有些激動。”那年輕人訕訕一笑,又看了看楊開:“惹出這么大的事,你不怕?”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楊開嘿嘿一笑。

  “有意思,我發現自己有些喜歡上你了。”

  楊開臉一黑:“我對男人沒興趣。”

  那年輕人也迅速意識到自己話語中的歧義,連忙擺手:“你誤會了,我只是覺得你很對我的胃口,交個朋友怎樣?”

  “好啊。先把地火膽讓給我。”

  對方不禁咬了咬牙,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這么爭下去,我們怕是誰也不會退讓。”

  楊開輕輕點頭,嚴格來說,他也察覺了,自己與對方的性格有些象。性格相象的人在遇到爭執的時候,往往很難解決達成統一的意見,因為大家都會認準一個方向行事,但也有時候會很有默契。比如說剛才同時出手對付聶從,再比如說剛才想斬草除根,不但楊開有這個念頭,對方也有。

  “朋友是煉丹師吧?”那人笑吟吟地詢問。

  “你也是。”

  “既然都是煉丹師。又因為藥材而起紛爭,不妨切磋一下如何?”那人瞇起眼睛。輕聲提議。

  “可以!”楊開微微點頭,臉上洋溢出自信的神采。

  “痛快!”對方重重點頭,大笑起來,“不過咱們先說好,誰贏了,這地火膽就歸誰,在此之前,這東西就先由這美麗的姑娘保管著。”

  這般說著,看了緋雨一眼。

  緋雨咯咯嬌笑,捂嘴小嘴道:“你這年輕人,真會說話。”

  “事實如此!”

  緋雨笑得更開心了。

  向那賣主詢問了下地火膽的價格,楊開與對方各出一半的晶石,從賣主那將地火膽購買了回來,緋雨鄭重接過,開口道:“小師侄,雖然師叔很想幫你,但既然這是你跟人家約定好的比試,那么誰贏得最后的勝利,師叔就會把這東西給誰。到時候你若是輸了,可不要怪師叔哦,男人嘛,說話就要算話。”

  “恩。”楊開點點頭,“先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吧,這里人似乎有點多。”

  對方也表示贊同。

  賣主一臉無語道:“兩位小哥,你們還是趕緊離開浮云城吧,傷了聶從公子,再不走的話,只怕是走不了了,他現在回去,定是會搬來救兵的。”

  “無妨。”那年輕人淡淡搖頭,沖楊開道:“去你們那吧,我住的地方有些不太方便。”

  楊開神色淡然,與緋雨兩人領路而去。

  直到一行三人離去,那賣主才搖了搖頭:“這兩個瘋子。”

  “你擔心什么?他們這般有恃無恐,定是有所依仗了,聶從這次恐怕要載個跟頭,嘿嘿,好想去看看啊。”賣主的同伴,輕聲獰笑起來,顯然是對聶從也沒什么好感,心中期待這兩個年輕人好好教訓下他。

  這話引起不少人的贊同,當下便有無聊之人,跟著三人的方向而去,準備靜待好戲登場。

  客棧內,楊開和緋雨的屋子中。

  進來之后,那年輕人四下打量了一番,微微點頭,隨即沖楊開伸出一只手,自報家門道:“翟耀,朋友怎么稱呼?”

  “楊開。”楊開并沒有隱藏自己的姓名,又看了一眼緋雨道:“這是我師叔緋雨。”

  “你們是為千年魔花而來的吧?”

  “恩,你也是?”

  “算是吧,不過目的跟你們不一樣,所以不用擔心我會跟你搶千年魔花,說不定到時候我們還可以合作一番。”

  “合作?”楊開的眉頭皺了皺,“怎么合作?”

  “這事暫且不提,到時候再說吧。說不定你上不了望天崖呢。”翟耀微微一笑,“還是先處理眼前的事。”

  “你想怎么比?”楊開盤膝坐了下來,取出自己的香爐。

  這個香爐是從黑書第三頁中獲得的,楊開現在煉丹,一般都是用它作為爐鼎。

  一見到這香爐,翟耀不禁眼前一亮:“朋友果然是高手,這么小的丹爐可不多見。”

  煉丹師。在煉制丹藥的時候需要在丹爐里刻畫各種靈陣,輔助煉丹,丹爐越大,刻畫靈陣自然就越容易,反之則越難。

  所以一個技藝嫻熟的煉丹師,是不需要太大的丹爐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煉丹師用的丹爐越小,就說明這個煉丹師的手段越高超。

  說話間。翟耀也隨手招出了自己的丹爐。

  他的丹爐很精致,雕龍畫鳳,做工精良,顯然是出自煉器大師之手。而且個頭與楊開所用的,相差無幾。

  楊開的丹爐與之一比較。就顯得有些古樸無華了,但任誰都看出來,楊開這個香爐,檔次要比對方的高。

  翟耀一臉艷羨地望著楊開的香爐,嘖嘖稱奇。

  他的丹爐是老師送給他的,乃是天下間有名的丹爐,是老師年輕的時候煉丹所用。他本以為世上不可能再有比自己的還好的丹爐,現在卻是發現了。

  “一顆定勝負。不管煉制什么丹,咱們只看丹藥的檔次和品質,還有所用的時間。”翟耀收斂心神。說出了規則。

  “好。”楊開爽快應戰。

  “那便開始吧。”翟耀歪了歪腦袋,下一刻,神色一正,迅速取出好些樣藥材。

  與此同時。楊開的手也動了起來,各種珍稀的藥材從黑書空間里源源不斷地被取出。無論是分量還是年份,都恰到好處。

  無形的力量縈繞在這房間中,兩個年輕人全都神色一絲不茍,運轉真元,包裹著自己的丹爐,在丹爐內刻畫靈陣。

  緋雨的美眸一霎不霎,緊盯著他們的動作,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小嘴,一臉贊嘆的表情。

  她發現,面前這兩個小伙子,動作出奇的一致,在刻畫靈陣的速度上,不分上下。

  這世上,居然還有人能在煉丹術上與小師侄一較高下?這翟耀到底是什么人?

  緋雨驚呆了,全神貫注地觀看起來,屏氣凝聲。

  前后不過十息的功夫,靈陣便已完美地被刻畫在丹爐中,兩人同時取出自己的一味藥材,手上真元吞吐不定。

  楊開的真元,是至剛至陽的元氣,而對方的真元,跟蒼炎一樣,是灼熱的火焰,兩種都很適合煉丹。

  藥材在真元中翻滾,藥液迅速被激發凝練出來,一縷縷雜質肉眼可見地被剔除出去,蒸發干凈。

  藥液如雨滴一般在那真元里翩躚起舞,每一次浮動,都能讓藥液變得更加精純,更加凝練。

  兩人的手都是微微一抖,凝練好的藥液精準地落入彼此的丹爐中。

  第二味藥材被取了過來,如法炮制。

  緋雨美眸中泛著異樣的光芒,緊密關注。

  她發現,面前這兩個年輕人的心神已經全部沉浸在煉丹之中,對四周的一切都不再有反應,認真的程度無可挑刺。

  男人認真起來,都有一種別樣的風采。

  緋雨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心中一動,頓時明白,這兩人在未來都必定會有一番大作為,那是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時間緩緩流逝,房間內漸漸地彌漫起誘人的丹香。

  兩人的真元包裹著各自的丹爐,在做最后的煉制。

  驀然,翟耀神色一喜,嘴角噙著一抹微笑,伸手一拍丹爐,一枚金黃色的滾圓丹藥應聲飛出,被他一把抓在手上。

  查探了下丹藥的品質和檔次,翟耀滿意點頭,雖然很倉促很緊張,但他完美地發揮出了自己的煉丹水準。

  反觀楊開,似乎也已經進行到了最后關頭。

  緋雨也不禁緊張起來,在時間上楊開已經落后,如果無法在品質上超越這個翟耀的話,楊開必輸無疑。

  這兩個年輕煉丹師之間的較量,暗藏著驚濤駭浪,讓緋雨幾乎喘不過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